CELEBRITIES PRESS (HK)
  

 
 
 
 
   

炎黃說實話 揭殺人放火

丁望

原載:信報2013.1.8
   兩岸消息版(A16版)
   中國21 專欄
上網:2013.1.12


炎黃春秋網站被關閉。


   《炎黃春秋》(下稱「炎黃」)的網站被關閉前,就備受「頂層」宣傳官的壓力。受壓關乎執政黨高層的政治理念、施政取向的分歧,也與對「重大歷史事件」(如文革)的評價差異有關。

  「炎黃」支持改革家溫家寶的深化改革論,贊同他的「封建殘餘文革遺毒」說,發表一系列揭露左禍和呼籲「汲取文革教訓」的文章。薄熙來則在重慶「唱紅歌念語錄」,以「復活文革」借事立威,獲得北京等地極左派支持。

  有計劃屠殺 黑四類活埋

  最近幾期,「炎黃」發表一系列文章,更深入揭露「無產階級專政論」弊端和毛澤東左禍,對文革的社會災難尤多著墨,被極左派視為違背「唱主旋律」、「穩定壓倒一切」之舉。

  在呼籲正視「文革遺毒」和「汲取教訓」的文章中,以公安部退休官員晏樂斌的〈我參與處理廣西文革遺留問題〉,最有系統揭露廣西的大屠殺。此文之引起廣泛關注,不只是因為作者參與胡耀邦主導的中共中央調查組,還引述官方重要的解密檔案,揭露大屠殺的真相較全面。

  此文述評的是文革初期(1966-1968年)廣西的大屠殺,特別是對地、富、反、壞四類分子(所謂「無產階級專政對象」)的折磨和屠殺。

  在文革武鬥和「清理階級隊伍」中,廣西的黨政軍要員韋國清等推行極左政策和恐怖統治,任由地方幹部以革命名義整人或殺人放火。

  晏樂斌透露,據中共中央廣西調查組的統計,文革十年期間,廣西「非正常死亡者」有名有姓有地址的近九萬人,其中武鬥致死的三千七百人、批鬥逼死的七千人,其餘約八萬人是被殺的。他多次強調,這是「有組織、有計劃、有領導地打死和槍殺的」。

  據其它的官方調查,如加上不知姓名、不知何處(外省)人,「非正常死亡」人數在十五萬上下。

  調查組發現 極左派吃人

  晏氏指出:「廣西不僅死人多,而且殺人手段之殘忍、狠毒,駭人聽聞。有砍頭、棒打、活埋、石砸、水淹、開水澆灌、集體屠殺、剖腹、挖心、掏肝、割生殖器、零刀剮、炸藥炸、輪姦後捅死、綁在鐵軌上讓火車壓死等等,無所不用其極。」

  這些殺人放火的縣、市武裝部部長、農村治保主任和民兵排長之類的「革命派」即極左派,竟剖人體取心肝熱炒下酒取樂。

  他提到文革紅人岑國榮的惡行:「柳州鋼鐵廠『聯指』頭目岑國榮(原為該廠工人,『文革』起來造反,當過中共九大、十大、十一大代表,是第九屆中央候補委員,第十屆中央委員,第十一屆中央候補委員,擔任過自治區工會主任、自治區黨委常委)等人在該廠『4.22』成員黃日高(該廠人事科幹部)的背上綁上炸藥,一按電鈕,炸得黃骨肉橫飛,還美其名為『天女散花』,以此取樂。」

  晏氏透露,在廣西農村,「女民兵班長陳文留,她一個人吃了六副人肝,還割下五名男人的生殖器泡酒喝,說是『大補』」。

  被殘害層殺的無辜者,多為四類分子及其家屬。晏氏透露:「在農村中成立起了『貧下中農最高人民法庭』,搞群眾專政,殺了一大批四類分子及其家屬、子女……其中靠近湖南零陵地區的桂林地區各縣,尤為嚴重,有的四類分子之家被全家殺絕。『靈山縣譚禮大隊民兵排長黃培立召開民兵統一行動,把地、富及其子女全部殺掉,全大隊共殺了一百三十多人,財產、房屋沒收蓋禮堂,禽畜、糧食全部吃掉。』」

  湖南零陵地區、北京市大興縣等,也發生地方官對黑四類及其家屬的大屠殺。

  這類悲劇的「歷史教訓」,是毛澤東的權力不受制約,在權力無窮大之下為所欲為,以「無產階級專政」之名,任意編造「敵人」,並鼓動各地幹部「狠鬥」敵人。他的「和尚打傘」──無髮(法)無天,必引起社會混亂,人命難獲保護。這是文革和其它政治運動的社會災難。

  胡耀邦曾慨嘆「文革陰魂不散」,要有憂患意識。走法治之道,無疑是當今第一「中國夢」。沒有法治,就沒有文明,文革就可能重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