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代名家網 CELEBRITIES PRESS (HK)
 首頁   專欄(信報)   政治   經濟
 國際關係分析   法律與公共治理   香港、台灣熱點   書評.書訊   精英文摘   歷史   文藝與歷史文化   回想錄 
    文藝與歷史文化 > 歷史文化 > 史學家余英時 知識人自由魂  
專欄(信報)
政治
經濟
國際關係分析
法律與公共治理
香港、台灣熱點
 

精英文摘
歷史
文藝與歷史文化
回想錄
 
 
史學家余英時 知識人自由魂
 

  與余英時教授首次見面,是1980年代初的事,地點在台北市聯合報大樓。當時,聯合報創辦人王惕吾(1913—1996)董事長請他吃午飯,邀我參加。飯後,出版余氏著作的聯經出版社,送了幾冊他的大作給我。
  此後,我便更加留意讀他的著作和時評,感受到他的社會關懷和為民請命的使命感。

 
丁望

原載:信報〈思維漫步〉專欄,2021.8.14,A13版
上網:2021.9.28,更新:2021.9.29
字數:原文1,888,上網2,960,更新3,685

 

  關鍵詞傳統文化,大旗手,知識人,自由魂,自由,思想史,個人自主,邊緣化,社會關懷,社會批判

  相關人物:余英時,本杰明.富蘭克林,胡適,陳獨秀,蔡元培,項子明,彭真,羅素

 
圖1,余英時教授在美國的書房,唐獎基金會(台北)網絡圖片。

 

  剛辭世的史學家余英時(1930—2021.8.1)教授,是研究、弘揚中華傳統文化的大旗手。他的史學著作、現實政治評論,讓人感受到知識人的自由魂。


  1.哪埵釵菪恁@那堿O故鄉

  他分析傳統「士」階層的風骨,呼籲當代知識人「重振獨立自由的人格」。

  自由的價值觀,是他的生命、著作之靈魂。他說:
 
  「哪埵釵菪悀憭ヾA那奡N是我的家鄉。」

  這或許是從本杰明.富蘭克林(Benjamin Franklin, 1706—1790)的名言演化而來:
 
  「哪埵釵菪恁A那奡N是我的國家」(where liberty dwells, there is my country.)

  富蘭克林為美國的報人、政治家、發明家,曾任賓州州議員、駐法大使,鼓吹並獻身自由和民主,1775年參與起草、修改《獨立宣言》(1776.7.4通過)。

 
 圖2, 左,本杰明.富蘭克林畫像;右,富蘭克林(中)與傑佛遜等,討論《獨立宣言》未定稿。《富蘭克林傳》(台灣英文雜誌出版公司插圖)
 

  2.澎湃網報道 史學影響大

  北京的《新京報》和上海的澎湃網,是相對較「開放」的體制內媒體,均有報道余英時之辭世。

  《新京報》只介紹簡歷。澎湃網則稱他是「全球極具影響力的史學大師」,並略述其成就:

  「他深入研究中國思想、政治與文化史,貫通古今,在當今學界十分罕見。他專長以現代學術方法詮釋中國傳統思想,為當代最具影響力的華裔知識分子,在中國歷史、尤其是思想史和文化史方面所作的研究,皆扮演開創性的角色。」

  半民間的胡耀邦史料信息網,於8月9日轉刊他2014年的演講稿〈中國史研究的自我反思〉,很快便刪除,可能是批評「斯大林欽定中國社會發展五個階段論」,被視為敏感話題。不過,知識界的愛思想網,仍有此演講稿。

  正統黨報或因「反自由化」,未刊余英時辭世訊息;極左毛派的網絡,則有一系列的「痛罵」。


  3
.傳統士階層 應保留風骨

  余英時精研中國古代史,包含思想史、文化史;對社會精英階層「士」,亦深入論析。

  代表作有《歷史與思想》、《史學與傳統》、《宋明理學與政治文化》、《論天人之際—中國古代思想起源試探》等。

  關於「士」的專著,有《中國知識階層史論(古代篇)》【1】。含四個部分:古代知識階層的興起與發展,東漢政權之建立與士族大姓之關係,漢晉之際士之新自覺與新思潮,名教危機與魏晉士風的演變。

  後來,他還有相關的論文發表,如〈重振獨立自主的人格〉、〈中國知識分子的邊緣化〉。

  這兩篇論文,析社會變遷中的知識分子角色,特別是1915年新文化運動、1919年五四運動以來,知識階層「從中心走向邊緣」的變化。

  近期香港播映的電視片集《覺醒年代》,觸及新文化、五四運動中知識分子的自由和處於思潮中的「中心」,如將它與上述兩篇論文參照、比較,或許會有「有趣巧合」之感。

 
圖3, 余英時著《中國知識階層史論(古代篇)》、《歷史與思想》封面。
 

  4.文人邊緣化 重振自主性

  在〈中國知識分子的邊緣化〉【2】,余英時指出:

  「中國共產黨在打天下的過程中,逐漸形成了一個最徹底的邊緣人集團。這個過程的本身便是知識分子在政治上從中心走向邊緣的最好說明。五四以後最先提倡共產主義的是陳獨秀和李大釗,他們當時都是在社會上負重望的知識領袖。早期參加共產主義運動的也是以理想主義的青年知識分子為主體。所以初期的共產黨並不是一個邊緣人的集團。」

  他認為,後來知識分子被中共排擠,從「中心」的地位被邊緣化。國民黨北伐成功以後「實行一黨專政」,也越來越和知識分子疏離。


  5
.立自主人格 須獨立思考

  〈重振獨立自主的人格〉一文【3】,論及新文化、五四運動以來,知識人對自由和個人自主的追求。

  此文提到清末譚嗣同(1865—1898)鼓吹「個人自主權」價值觀,陳寅恪(1890—1969)的題詞:「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又提及陳獨秀在《青年雜誌》提倡「尊重個人獨立自主的人格」;「個人自主」的涵義,在新文化、五四運動以後「才獲得深入而全面的開展」,「胡適、陳獨秀、魯迅也都能各持其理念,終身不向權勢低頭」。

  此文認為,「在五四前後約10年左右,中國知識人確曾發展了『獨立自主的人格』」,後來「在……集體性的政治符號前失去了批判的能力」。這是現在要「重振獨立自主人格」的原因。


  6
.個體自主性 不依附政治

  在《覺醒年代》中的陳獨秀,有「個人自主」的話題。他在《青年雜誌》創刊號提出對年輕人的6點期望,其中之一是:「自主的非奴隸的」;片中的北大教室,有校長蔡元培「語錄」:兼容並包,思想自由。這些畫面恰印證余英時對「個人自主」的闡釋。

  對於人的「個體」,本人的解讀是:人的「自主性」或「工具性」,是截然不同的價值觀。「自主性」即「個人自主」,意味一個人有其「個體」,「個體」有自主權,包含選擇權;「集體性」或「工具性」,是個人對政治的依附,人只是「集體主義」(或集權主義)大機器中的一粒螺絲釘,缺乏個人的選擇權。「自主性」是知識人追求自由不可或缺的部分。


  7
.辦學生周報 吸引年輕人

  知識人的「自主性」,或「獨立自主的人格」,自應包含社會批判的責任或使命感。

  余英時如同英國哲學家羅素(1872—1970),並不只在學術園地優哉游哉,還有「社會關懷」之情,一直批判斯大林主義一類的極權主義。

  在紀念余英時的報道和評論中,沒有人提及1950年代,他參與香港《中國學生周報》的創辦,一度任總編輯【4】。《中國學生周報》是當時對年輕人有影響力的報紙。這份傳媒的經驗、史學研究引發的知識人使命感,或許衍生在報刊發表時評的動力。
 
圖4,《余英時回憶錄》扉頁、〈壽錢賓四師九十〉題詩。
 

  8.常發表時評 社會關懷情

  所謂時評,實際是現代史(1911—1949)和當代史(1949—)一些話題的評論。

  余英時的報刊評論,有關於新文化、五四運動的民主、科學,有中共得政前的農民運動,更多的是毛時代(1949—1976)的左禍,特別是文革(1966—1976)對傳統文化的摧殘,例如毛的「焚書坑儒」、對知識人的打壓。

  他的時評,亦常涉及現實與儒家文化的種種、價值觀的糾結。在〈價值荒原上的儒家幽靈〉,他寫道:

  「1993年以後……,大陸儼然已是經濟大國。但是價值『荒原』(wasteland)或『廢墟』(ruins)的狀態不僅沒有改變,而且日益暴露了出來,官商勾結和腐敗的普遍化,學術界抄襲作假的風氣,『一切向錢看』的心理等等都是價值荒原的明確表徵。」

  接著他指出:「這一類不道德的行為,自不是從今天始,也不限於中國大陸。但最大不同之處在於以前或別處有此等行為,一旦被揭發之後,當事人必感羞愧,無面目見人。今天大陸上的貪官、奸商、知識竊賊等等,不幸而被揭發……則只怨自己運氣太壞或『關係』不夠強大,卻全無羞愧之感。這才是價值荒原的中國特色。」【5】

  這些時評是理性、有充分文獻根據的。

  除了文獻的參照,他廣泛接觸來自大陸赴美的知識界人士,擴大了現實生活的訊息。與表兄項子明(彭真手下大將,曾任中共北京市委副秘書長)的久別重逢【6】,或也增加對社會生態大變化的了解。

  就時評的理性分析而言,且看1981中共十一屆六中全會的決議,就稱文革「帶來嚴重災難」,要改變「輕視教育科學文化和歧視知識分子的完全錯誤的觀念」【7】,這正是余氏早已提到的「文化摧殘」。

 
1,余英時履歷和著作

 

 

 1,台北聯經版,台北,1980。
 2,共識網(北京)2013.11.1。
 3,愛思想(北京)2012.7.28。
 4,余英時回憶錄(允晨,台北,2018),141頁。
 5,余英時:《中國情懷》(北京大學出版社,2021),265—270頁。
 6,同4,47頁。
 7,紅旗雜誌(北京)1981年第13期,26頁。

 

 

 

 

余英時履歷和著作
表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