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代名家網 CELEBRITIES PRESS (HK)
 首頁   專欄(信報)   政治   經濟
 國際關係分析   法律與公共治理   香港、台灣熱點   書評.書訊   精英文摘   歷史   文藝與歷史文化   回想錄 
    法律與公共治理 > 武漢肺炎 > 有六億千元戶 李克強說地攤  

精英文摘
歷史
文藝與歷史文化
回想錄
 
 
有六億千元戶 李克強說地攤
 
  李克強總理主張局部開放地攤經濟,為「困難群眾」解燃眉之急。不妙的,北京等地再現疫情大浪,6月17日北京市取消七成航班,地攤經濟舉步艱險。
 
丁望

原題:李克強說地攤 千元戶須救急
原載:信報〈思維漫步〉專欄,2020.6.4,A16版
上網:2019.6.19
字數:原文1,888,上網2,818

 

  關鍵詞:地攤經濟,復活,障礙,窮困,窮則變,千元說,休養生息,民生為要,權宜,城管,富起來,體面,李克強

 
圖1,李克強在5月28日記者會上。電視新聞截圖。

 

  「窮則變,變則通」,「變而通之以盡利」,是歷史文化典籍《易經.繫辭》留給後人的「思維遺產」。

  它讓困境或絕路中的人,思索變危機為契機,激發擺脫「囚徒困境」的動力。

  李克強總理說貧困,承諾「放水養魚」,催化地攤經濟的復活,一些城鎮因地攤小檔的興旺,顯現有點喘息之氣。這就是困境中之「變」,「變」中之「通」,「通」中之「利」。


  1.貧困勞動力 月入僅千元

  天天喊「鬥爭論」與瘟疫的肆虐,使整個社會和人際關係繃得很緊,社會底層面對管控軍管化和失業、生活貧窮之困,極盼有讓人「活起來」的人本之政:真正以人為本、體恤民疾、緩解民困的善政。

  在5月28日的記者會上,李克強不唱「富起來」的高調,卻透露6億人的月均可支配收入只有1000元左右。

  他說:「1000元在一個中等城市可能租房都困難,現在又碰到疫情。疫情過後,民生為要。」

  他又說:「保障困難群眾和受疫情影響的新的困難群眾的基本民生,……放在極為重要的位置。」

  在6月9日國務院常務會議上,他強調「一些群眾無法靠外出打工增加收入,生活陷於困難」,必須增強「貧困勞動力穩崗、消費扶貧、產業扶貧。」【註1】

  有6億中低收入者月入千元,佔14億總人口的比例很大。如以就業人口7.7億計算,比例就更大。


  2.崛起富起來 窮人難吃肉

  這幾年,官方政治宣傳的主旋律,是「兩個維護」、「四個偉大」。有義和團傾向的戰狼,則高喊「中國崛起:從站起來到富起來」。

  李克強的「千元說」卻道出貧困的另一面,頗令民眾驚訝。有外國媒體採訪中國大陸城市居民稱,對於李克強的「公開講真話」頗感意外。

  「意外感」關乎多年來「富起來」的政治宣傳,稱全球第二經濟體、第一製造大國、國際旅遊消費大國。

  新出台的宣傳品《後浪》,強調新一代(90年代或以後)享受富裕的物質生活,諸如到外國旅遊,他們充滿「幸福感」。

  網民的留言卻說,「富起來」的只是極少數人,大多數人生活並不富裕,只是剛過溫飽門檻;有的留言謂,豬肉貴至30多元1斤,月入千元者「食無肉」也,僅可吃飽飯。

  經濟規模大(GDP總量大),並不等於經濟強國。李克強說,「中國是製造大國,卻非製造強國」,最核心的技術裝備往往依賴外國;他又提到,工匠的缺乏,也是發展工業的短板(大意)。

  其前任溫家寶曾說,GDP雖然很大(分子),但被分母(總人口)除之就很小了。

  他們都提過「文革教訓」,主張持續深化改革。

 
圖2,李克強考察城鎮地攤一角。網絡圖片 。

 

  3.有人愛炫富 赤貧六千萬

  據國際貨幣基(IMF)的數據,2019年的人均GDP(美元),中國大陸首次達1萬(不含港澳台數),香港4.5萬,台灣超2.4萬,同為華人聚居地的新加坡,則高至5.7萬。華人聚居地經濟體的差距,其他全球指數(自由、廉潔、營商環境)的高低,一直是很大的【註2】。

  據國務院統計局不久前公布的統計公報,中國大陸也遠非「富得出油」、可以天天炫富。2019年城鎮和農村的人均可支配收入(全年),分為5個等次(各佔20%),其中低收入階層7380元,中下階層15777元,中間階層25035元;每月的平均數,分別為615,1314,2086。

  至於受最低生活保障者(領取赤貧救濟金),城鎮861萬、農村3456萬(出奇的順位數字),另有特困救助者439萬,共接近4800萬。這樣的數據,還能炫富嗎?

  李克強說出6億人月均可支配收入千元的事,關乎復活地攤經濟的「正當性」。


  4.大碗茶救急 知青解溫飽

  本文對「千元說」的解讀是:既然還有6億人月入千元,僅堪「解決溫飽」,得略鬆動「城管」政策,讓出店前或某些街道的部分地段,給居民擺地攤、有序地謀生,以緩解失業之困。這是危機「疊加期」的權宜之計,為貧困者留一條「自力救濟」的生路。這或可視為1980年代初「胡耀邦經驗」的移植。

  1968年以來的上山下鄉潮,使數千萬知識青年受盡苦難【註3】。

  1980年代初,大量下鄉知青抗議下鄉政策,要求返城。在國企控制就業的計劃經濟體制下,返城知青面對就業的極大困難。

  改革家胡耀邦等主張開放個體戶 (個體勞動者),有限度允許個體經濟(私人商店),即改變單一化的所有制(含國企的公有制和含街道企業的集體所有制)。

  在第一代老人支持下,個體戶、私人商店的開放,創造了就業空間。北京天安門廣場的第一個攝影個體戶,就是胡耀邦支持開業的。北京、上海等地賣大碗茶的山寨式小茶檔、補鞋檔、擦鞋攤,急返城知青之急,讓他們謀得一口飽飯。


  5.有失業大軍 暫准擺地攤

  李克強一方面主張放寬街頭地攤,另方面有「放水養魚」之舉,如放寬提供微企貸款,增加對失業、赤貧者的保障程度。

  在記者會上,他宣布對低保、特困救助者的扶持人數,全年將達6000萬,比去年增1200萬,這也是一種「放水」。

  李克強宣布,今年內減低稅、費,增加2.5萬億扶持中小企,並揚言禁止「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幹部「玩手腳」的「絕對嚴懲不貸」。

  放寬地攤經濟,是苦於「經濟形勢嚴峻」。現在的官方調查失業率,已高達6%,實際的比例高得多,有人說或超過20%。6月上旬,北京等地的疫情又重起來,農民工回不了城、無法就業的更多。今年內的財政赤字,預期達6萬億的高位【註4】。

  地攤經濟與個體戶的政策不同,後者由權宜轉為常態,地攤經濟的前景則難樂觀。

 
圖3,北京新發地農產品批發市場爆發新疫情。網絡圖片。


  6.北京新疫情 地攤障礙大

  擺地攤早被嚴加管制或取締。這幾年,有主張「集中統一」者強調,「城管」須集中從嚴取締地攤,並使「城市容貌」統一於整潔和「體面」的標準。在「城中村改造」,有驅趕「低端人口」的強制行動。

  各地「城管」特別著力市容統一和「富起來」的「體面」。有地方官逢迎「崛起」和「富起來」之說,把街頭地攤視為旅遊污點,有礙「富起來」、「厲害了,我的國」和「引領全球治理」之「體面」。

  於是,粗暴執法、毆打小販、掃蕩地攤事件頻生;有些「城管」還與黑幫勾結,敲詐、欺凌地攤個體戶。北京學者杜君立對地攤謀生有深入觀察,提及河南鄭州賣煎餅的攤販被幾個城管暴力欺凌:「二話不說,就將他們正賣的雞蛋灌餅掀翻在地,還對他們夫婦進行追打,造成二人口鼻流血,牙齒盡落,多處受傷。……『我是個因公傷殘的退伍軍人,每個月就靠這個煎餅攤養家糊口。』」【註5】。

  在「中國崛起」高調之下、在「城管」勢力強大之下,地攤經濟或只是少數城鎮的權宜「項目」,常態化的障礙多。有黨媒就指責地攤經濟,妨礙「城市治理像繡花一樣精細」【註6】。

  在「富起來」的口號聲中,「面子」和繡花,比擺地攤掙一口飯吃重要。

 

 註:

 1.http://www.gov.cn/premier/2020-06/10/content_5518416.htm
 2.港司法受衝擊 經濟自由仍高
 3.芳華無語問天 觀眾淚灑影院
 4.中國暫停多國債務償還,觀察人士:旨在避免更大的危機
 5.http://www.aisixiang.com/data/61861.html
 6.央視熱評:地攤經濟並非靈丹妙藥 一哄而起就會適得其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