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代名家網 CELEBRITIES PRESS (HK)
 首頁   專欄(信報)   政治   經濟
 國際關係分析   法律與公共治理   香港、台灣熱點   書評.書訊   精英文摘   歷史   文藝與歷史文化   回想錄 
    香港、台灣熱點 > 國民教育 > 毛多次謝皇軍 幫大忙奪政權  

精英文摘
歷史
文藝與歷史文化
回想錄
 
 
毛多次謝皇軍 幫大忙奪政權
 
  文憑試歷史科一試題引起的爭議,至今仍未了結。有資深教師認為,出題是考核學生的思辨能力,無意美化日本侵華。熟悉中日戰史者則提到,應正視毛澤東(1893—1976)多次謝皇軍、相關的戰略設計。
 
丁望

原題:官方文獻記錄 毛多次謝皇軍
原載:信報〈思維漫步〉專欄,2020.5.21,A16版
上網:2019.6.22
字數:原文1,888,上網2,403

 

  關鍵詞文憑試,歷史科,中日關係,抗日,日軍,侵華戰爭,毛澤東,謝皇軍,奪政權,槍桿子出政權,思辨,獨立思考,歷史事件

 
 圖1,1937年七七盧溝橋事變,爆發中華民國全民全面抗日戰爭。圖為國軍陣地警戒日軍來犯。抗日戰史檔案圖片。

 

  社會變遷的敘事、歷史事件的論析,必須尊重事實,在疏理歷史文獻和考證中,盡可能還原「場景」,讓人了解歷史真相、思索歷史教訓。

  近日,香港中學文憑試(DSE)的歷史科,有一條試題引起風波。有人指責出題者美化日軍侵略,似偏離探討歷史事實的理性。政治的壓力,衍生「沒有討論空間」的武斷。

  1.考核思辨力 非美化侵略

  引起爭論的試題是:

  「『1900—45年間,日本為中國帶來的利多於弊。』你是否同意此說?試參考資料C及D,並就你所知,解釋你的答案。」

  考評局出試題,吸納大學教授、資深中學教師參與,有一套行之有效的機制,以監察其專業性。

  本文對上列試題的解讀是:考核學生的獨立思考、思辨能力。試題所附的歷史文獻片斷,並不足以支持「利多於弊」的假定,而學生比較熟悉日軍全面侵華戰爭(1937—1945)的禍害,可助學生反轉「利多於弊」的假定。

  DSE試題模式,與北京「高考」出題截然不同。香港的教育非馴服工具型,重訓練對社會、歷史的多元化觀察,參閱不同類型歷史文獻、當今傳媒訊息並比較差異,從而建立、提升獨立思考、邏輯思辨能力。


  2.日軍國主義 對華傷害重

  試題風波發生後,有考評局前成員、資深教師發表文章,稱考卷題型「沒有問題」,不可能有「美化日本侵略」的成分。

  不過,試題的時間跨度(1900—1945)太大,是否適用於中學生?這是值得理性地討論。

  在中國近代史(1840—1911)、現代史(1912—1949),中日關係演變對政治、社會影響甚大。

  1900年前,有1894年的甲午戰爭及其次年的馬關條約;
  1900年,八國聯軍(英、法、德、意、奧、俄、美和日本)侵華,次年中日訂立不平等的辛丑條約;
  1915年,袁世凱(1859—1916)承認日本二十一條要求;
  1919年,五四遊行有抗議日本訴求;
  1931年,瀋陽九一八事變(日軍侵略東北瀋陽);
  1932年,淞滬一二八事變(日軍侵略華東上海);
  接下去,是1937—1945年日軍的全面侵華戰爭,中華民國的全民全面抗日戰爭。

  這一系列事件、戰爭,都給中國和民眾造成沉重的災難。

  香港中學生即使對中史有興趣,大都未必能全面了解上述的史實,更難以全面分析事件背後錯綜複雜的因素。

 
 圖2,毛澤東會晤日本首相田中角榮(1972)。為加快與日建交,毛將釣魚台領土事「暫時擱置」。新聞檔案照片。
 

  3.中日關係變 影響有差異

  跳出試題的範圍,無妨就中日關係史作伸延性的探討。

  中日關係的演變、日軍侵華戰爭的社會影響,不應是「沒有討論空間」。歷史研究有共識(例如日軍侵華的禍害),或也有對歷史事件評價的一些差異。

  探索中日關係演變的社會影響,首先涉及受影響的主體(國家、政黨、族群、政治人物)。就政黨而言,對中共(1921—)、國民黨及其主導的中華民國政府,影響的差異很大。

  毛澤東近10次說「謝皇軍」,決不是兒戲,而是關乎宏觀戰略,即實現「槍桿子出政權」、建立列寧(1870—1924)式「無產階級專政」政體的目標。


  4.多次謝皇軍 說帶來利益

  中共黨史教科書,沒有宣傳毛的「謝皇軍」,胡溫新政時段(2003.3—2013.3)編撰的《毛澤東年譜》一類的圖書(輯錄一些解密檔案),卻有「謝皇軍」的語錄。

  早在1956年,毛就對日本「友好人士」說感恩的話。1960年代說得更密,直至1970年代也還在說。這都有官方文獻記載。

  1960年,毛接見日本文學界代表團,說:

  「日本幫了我們中國的大忙。假如日本不佔領大半個中國,中國人民不會覺醒起來。在這一點上,我們要感謝日本皇軍。」【註1】

  據《毛澤東年譜》和文革時出版物《毛澤東思想萬歲》,1964年7月,毛對日本社會黨政客佐佐木更三等再說感恩的話。他說:

  「他們說,很對不起,日本皇軍侵略了中國。我說,不!……沒有什麼抱歉。日本軍國主義給中國帶來了很大的利益,使中國人民奪取了政權。沒有你們的皇軍,我們不可能奪取政權。」【註2】

  他又說:

  「我們為什麼要感謝日本皇軍呢?就是日本皇軍來了,我們和日本皇軍打,才又和蔣介石合作。二萬五千軍隊,打了八年,我們又發展到一百二十萬軍隊,有一億人口的根據地。你們說要不要感謝呀?」
【註3】

  香港、台灣有人把「謝皇軍」說,解說為外交場合的「應酬話」,以「幽默」外交辭令營造友好氣氛。本文無法苟同。

 
圖3,毛澤東「謝皇軍」的一段話,收入《毛澤東思想萬歲》一書,頁540。
 

  5.二萬五千兵 增至一百萬

  毛的「謝皇軍」,不止對日本人說,也對美國親共記者斯諾(Edgar Snow, 1905—1972)講。斯諾不具美國外交官身份,毛與這個「老朋友」交談,不必以日本話題「幽默一下」,增加友好氣氛。

  1970年12月,毛與斯諾談文革和國際關係,再說「謝皇軍」:

  「那些日本人實在好,中國革命沒有日本人幫忙是不行的。這個話我跟一個日本人講過,此人是個資本家,叫作南鄉三郎。他總是說:『對不起,侵略你們了。』我說:不,你們幫了大忙了,日本的軍國主義和日本天皇。你們佔領大半個中國,中國人民全都起來跟你們作鬥爭,我們搞了一個百萬軍隊,佔領了一億人口的地方,這不都是你們幫的忙嗎?」
【註4】

  毛還特別強調與斯諾35年交情、講真話,說:「我對你不講假話。」

  毛的談話原不發表。1971年5月,中共中央按毛的批示印發「談話紀要」,以紅頭文件形式下發到基層支部,指令「口頭傳達」至全體黨員。

  「傳達面」如此寬,足證毛的「謝皇軍」說,不是外交場合的開玩笑,而是闡述「槍桿子出政權」的「戰略思想」。

 

 註:

 1,《毛澤東文集》(人民出版社,北京,1999),卷8頁201。
 2,《毛澤東思想萬歲》(1969,北京),頁534。
 3,同2,頁540。
 4,《建國以來毛澤東文稿》(中央文獻出版社,北京,1998),頁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