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ITIES PRESS (HK)
  

 
 
 
 
   

鬥地主批首富 小風波難推高


丁望

原載:信報〈思維漫步〉專欄,2019.9.26,A18版
上網:2019.10.7
字數:原文1,888,上網2,882

  北京有人發起「鬥地主批首富」之舉,指李嘉誠的「網開一面」說,是「縱容犯罪」、包庇香港暴力分子。
  事實並非如此。「網開一面」說可歸納為3個關鍵詞:渡過難關,體諒大局網開一面。


 圖1,香港大地主、首富李嘉誠講「網開一面」(9月8日)。網絡圖片。

  關鍵詞:鬥地主,批首富,分田地,微博,網開一面,關鍵詞,包容,縱容,意涵,政治生態,雲端,疏離
  引述歷史典籍
  非利不動(孫子兵法.火攻篇)
  以利動之(孫子兵法.勢篇)


  「鬥地主,分田地」,本是毛主導農村土地革命(或稱土地改革)的暴力鬥爭口號,近日卻成為香港的熱話題。

  「鬥地主」指清算大地主、首富李嘉誠等;「分田地」指某些建制派收回農地之想,旨在「爭取基層支持」、分選票,在今年底區議會和明年立法會選舉中,能保住票源。

  「鬥地主」和批首富、罵囤積土地,涉及大地產商,引起社會熱議。西方媒體把「鬥地主」說成由中共中央主導、第一黨媒《人民日報》執行,是高估了它的「政治意義」。


  1.微博署名文 不代表高層

  關於「鬥地主」的「輿論地位」(規格),本欄的判斷不同於西方媒體。

  根據中共黨史(1921—)和政治清算模式,1980年代以來,黨媒政治清算的「輿論地位」,最高的是《人民日報》社論,第二是《人民日報》評論員文章(署名「本報評論員」),第三是「任仲平」(「人」民日報「重」要「平」論的近似諧音,為「本報評論部」文章)。

  公權機構的微博,《人民日報》或海外版的網評、署名文和客戶端博文,都不代表《人民日報》,更非代表中共中央。

  海外有些媒體分不清黨媒的規格(等級),亂套的事常發生。例如,9月23日,一家西方國家電台的中文網稱,《人民日報》發表「社評」批「雙普選」之說,題為〈何為民主的真正意義〉。事實是:這是《人民日報》客戶端博文(9月22日),《人民日報》並無發表「社評」。

  2.連續刊三文 涉鬥爭地主

  西方媒體大概沒有讀到「鬥地主」的原文,就斷定中共中央下令清算大地主、香港首富。

  以「中央政法委長安劍」微博發表的短評(9月12日),是針對「網開一面」說,題為〈李嘉誠發聲,到底誰該給香港人「網開一面」〉。

  《人民日報》的「人民銳評」信博,題為〈解決住房問題,香港不能再等了〉,從香港建制派的廣告談起,稱《收回土地條例》和興建公屋,是「止暴制亂」和解決「深層次矛盾」的「重中之重」,觸及「地產商囤地居奇,賺盡最後一個銅板」和「網開一面」說,但未點名批首富。

  另一篇新華社的署名文章,題為〈香港修例風波背後的一些社會深層根源〉,評香港房價大漲、「位居富豪榜前列的……都是地產商及其家族」,亦未點名批首富。

  此文發刊於「網開一面」說之前幾天,因與前面提到的第一、二篇同涉及大地主,故被視為「鬥地主」系列。

  3.網開一面說 3個關鍵詞

  第一篇文章針對「網開一面」,指責「香港富豪李嘉誠再發聲」,提出對有街頭暴力的未來主人翁「網開一面」,「無非就是縱容犯罪……看著香港滑向深淵」。

  「網開一面」說,發聲於9月8日的慈山寺聚會。首富回應第一篇文章稱「言論被曲解」,「寬容不等於縱容,不等於無視法律程序」(大意)。

  把「網開一面」上綱為「縱容犯罪」,難以服人。本欄把「網開一面」說歸納為3個關鍵詞:渡過難關、體諒大局、網開一面。它們分別針對港局勢、年輕人和執政者;3個關鍵詞環環相扣,不應只取一詞而羅織罪名。

  4.涉行止有度 非縱容暴力

  3詞搭配在一起,令人體會的意涵是:

  一,面對當前的困境,大家同舟共濟渡過難關;
  二,參加請願、示威、社會抗爭的年輕人,要行止有度,體諒大局(勿超越「一國屋簷」的底線主權地位);
  三,執政者對待年輕人要有些包容,不要都趕到絕路上。

  「網開一面」說並非支持街頭暴力和「縱容犯罪」。事實是:首富及其家族早在報紙刊廣告,表示反對暴力,勸止暴力行為。

  就常識判斷,全球聞名的企業家、大富豪,重視財富的增值和生意的暢順,怎麼會縱容暴力犯罪而自找麻煩?

  至於清算大地產商的文章,雖觸及香港社會某些「深層矛盾」,諸如住房不足、地產商囤地,但引發修例風波有更複雜的社會因素。

  體制的弊端,政治干預對兩制邊界的衝擊,特區政府施政的失誤諸如高地價、未有效收回農地和「移民政策」(涉及每天150名單程證配額),都不可迴避。

  把社會抗爭的爆發,全歸罪於大地產商,並高喊「分田地」的口號,只是某些政治既得利益者應對選票可能流失的「救亡」,很難凝聚社會共鳴。

  5.政治生態變 曾經被炮轟

  首富本是中共中央高級統戰對象,與權力雲端要人向來關係好,曾獲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單獨接見。2013年以來的「新時代」,政治生態變化大,新權要未接見過他,凸顯疏離他的取向。

  這種取向成為北京新極左和老毛左的「藉口」,於2015年「炮轟李嘉誠」,新華社的外圍機構幹部發表〈別讓李嘉誠跑了〉,稍後又有媒體發刊〈李嘉誠真跑了〉,攻擊首富不顧大陸經濟下行而撤資,「上演金蟬脫殼法」。這是毛文革式的整人,煽動仇富。


 圖2,2015年,中央黨校教授蔡霞挺身而出,說:李嘉誠為何不能跑?網絡圖片。

  6.批資本逃亡 蔡霞有話說

  成功的商人,精於「唯利是圖」之術,資本的投入必以取利為首要目標。恰如《孫子兵法》言:「非利不動」(火攻篇)、「以利動之」(勢篇)。

  香港富商在中國大陸投資,其資本的進出有法律的依據(如《物權法》、《外資企業法》、《公司法》),只要符合法律規範,官媒不應對「資本逃跑」橫加政治罪名。

  2015年,北京網絡平台的言路還未完全堵塞。有思考型文人表示,不認同「炮轟李嘉誠」這樣的文革式清算。

  中央黨校名教授蔡霞(紅二代)說,資本的投入是賺利潤:「哪埵釦Q潤賺,就往哪堨h」;有人喊「不能讓李嘉誠跑」,是「強盜邏輯」。
蔡霞又說:

  「李嘉誠為什麼現在走?在我看來,我們的制度環境,其實對於經濟發展是不利的,權力過分壟斷,權力壓榨資本,資本壓榨工人。現在第一強勢力量是權力,第二強勢力量是資本,社會底層是最弱勢力量。資本一遇到權力,就得乖乖投降,就像有些議論所說的『豬養肥了就得挨宰』。當權力和資本合流時,共同壓榨的是社會底層。」
【註1】

  她認為,「左」的一套「會引發更多的資本外逃,加劇用腳投票趨勢」【註2】。

  改革家溫家寶的智囊、原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劉世錦,在2015年的一次演講提到房地產市場將逐步下行,「李嘉誠撤資中國大陸房地產市場,……很正常」【註3】。

  2015年後,權力雲端有清查「妄議中央」之舉,網絡平台控制更嚴,「蔡霞們」已被戴上口罩,言路堵死了,沒有人再敢說「李嘉誠為何不能跑?」

  7.雲端之取向 仍會有影響

  去年北京評選對「改革開放」有貢獻人士,李嘉誠和田家炳都不在名單內,有人對此抱打不平。這兩位都熱心「扶教」,李氏創辦並資助汕頭大學,田氏在大陸各地捐資興辦數百間中、小學,竟未上榜。

  現在的「鬥地主」宣傳,非由權力雲端主導,只是一場小風波,很難推高其宣傳聲勢。但是,這一類政治清算,與政治生態的變化息息相關;雲端疏離首富的取向,仍將被對港特別強硬一派「利用」,或有後續的「炮轟
」。

 註釋

 1,李嘉誠出走之後
 2.左轉倒退正是歪曲共產主義理想
 3.劉世錦:房地產拐點已到 李嘉誠撤資很正常

 .更正:在報上刊出的本文,第1分題下第3段第2、3行「合部都不代表《人民日報》」,原稿並無「合部」兩字,是被誤加的,應刪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