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ITIES PRESS (HK)
  

 
 
 
 
   

六二六靜默行 年輕人再抗議

  「六二六靜默行」的參與者,向外國領事館呼籲,各國在G20峰會關注香港的「送中案」,「愛丁堡廣場集會」也傳達了同一訊息。年輕人走在集會前頭,關乎對「香港明天」的憂患意識。


丁望

原題:送中案未了結 六二六靜默行
原載:信報〈思維漫步〉專欄,2019.6. 27,A21版
上網:2019.7.4
字數:原文 1,888,上網3,546


圖1,「六二六靜默行」的遊行者,美國領事館外。網絡圖片。

  關鍵詞:六二六靜默行,和平,自由,法治,學生,年輕人,領事館,G20,大阪,送中案,糾結

  「六一六大遊行」之後,修訂《逃犯條例》(下稱「送中案」)引發的社會抗爭未了,官方與市民的糾結仍難消除。

  1.抵制送中案 明天有焦慮

  6月26日的上午,馬拉松式的「六二六靜默行」,多為年輕人,特別是學生。他們呼籲外國領事館,持續關注港人反「送中案」的訴求,並協助「解救香港」(Liberate Hong Kong)。

  26日晚上,民陣主辦的「愛丁堡廣場集會」,主題相似。

  同一天的兩次和平、理性集會,如同「六九大遊行」和「六一六大遊行」,傾情於維護香港「免於恐懼的自由」和司法獨立的法治,反對拆除(香)港、(大)陸之間的司法防火牆(反送中),避免兩制變樣、兩制邊界模糊化。

  大致如同法律界的「六六黑衣遊行」,「六二六靜默行」的參加者穿黑衣,持小型標語牌靜默而行,偶有揚聲器讀聲明。

  這是社交網絡平台發起的小型遊行,向G20中的19國領事館表達對「送中案」的焦慮,多數領事館接收遊行者的聲明。遊行發言人稱,原估計數百人參加,至上午十一時已超過1500人。「愛丁堡廣場集會」的參加者,則超過10000人。

  參加者多為年輕人,特別是大、中學生,也有些中、老年市民。


圖2,6月26日的「愛丁堡廣場集會」。取材自毛孟靜facebook。


   2.年輕人出頭 盡責任發聲

  年輕人特別是大學生成為社會抗爭的主力,是很自然的事。

  美國政治學家塞繆爾.亨廷頓(Samuel P. Huntington, 1927-2008)名著《變動社會的政治秩序》(Political Order In Changing Societies),論述政府與大學(大學生)普遍有裂痕。它說:「如果總統府是(政府)權威的象徵,那麼學生會所在的建築物就是反抗的象徵」。

  年輕人、大學生站出來「反送中」,是對社會責任的承擔。「六二六靜默行」的一位參加者,接受立場新聞訪問時表示,對G20峰會並無大寄望,但「不能坐視香港死」,要發聲守護香港的自由(大意)。在「六九大遊行」和「六一六大遊行」者的談話中,也有「盡自己責任」的表示,這就是自覺地承擔社會責任。

  在他們看來,香港的自由、法治急需守護時應站出來發聲,否則會感到慚愧。這與亨廷頓書中說的「愧疚感」相似。

  3.政治生態變 陸化正加劇

  香港年輕人熱心參與和平請願,與台北近期的民間遊行相似。後者抗議「紅色媒體」(指《中國時報》)淪為「中共宣傳工具」,數萬參加者中,多為年輕人。這是關乎政治生態變化衍生的憂患意識。

  近幾年,北京政局左轉,回到毛的政治老路【註1】,重提「階級鬥爭」,藉口「敵對勢力」煽動顏色革命,鼓吹並製造社會仇恨。在中共黨內,有清查、清洗「兩面人」之舉【註2】。

  當權者強調「講政治」和「強(敢)亮劍」【註3】。在「黨領導一切」的口號下,推進文教界的「亞文革」,強化思想、言論的控制。

  最近的多次大會,都推動、監督學習總書記「重要講話」,聲稱要「提升政治站位」,大力宣傳「兩維護」(維護總書記在黨中央和全黨的核心地位,維護權威和集中統一)、包含「偉大鬥爭」的「四個偉大」。所謂「政治站位」,實際是支持個人集權、個人權威、個人崇拜,並表態效忠(定於一尊、一錘定音)。

  在「一國」大框架之下,香港不可能置身於北京政治生態的變局之外;台灣的政局和選情,亦受到北京「左局」的影響。

  在香港,陸化(紅色化、赤化)的程度增強;「高度自治」的程度更弱,兩制邊界模糊化。許多港人因此對香港的自由、法治、民間社會(市民社會、公民社會)有焦慮感。

  「送中案」的出台,更令許多港人困惑。年輕人的「壓迫感」更大,憂慮個人前途,站出來發聲的意願更強。

  4.對G20峰會 難施加壓力

  G20峰會的會場外,向來有各國民間團體、非政府組織(NGO)的抗議活動,本屆的大阪峰會亦不例外。

  比較特別的,香港也有民間的請願,數十位港人於6月28日在會場外請願,呼籲各國關注港人抵制「送中案」。這是靠網絡平台聯絡的集會,「眾人連彼此的名字也不知道」【註4】。

  這種會場外的請願和在香港的「六二六靜默行」、「愛丁堡廣場集會」,對北京不可能有壓力。G20的大阪峰會,不會有什麼影響,峰會不會有正式的香港議題。

  在峰會前,北京的「中外媒體吹風會」稱G20不會有香港話題,只「聚焦」於全球的經貿、金融。又強調「香港事務純屬中國內政」,「不允許任何國家、任何個體干涉」。

  儘管對G20峰會議題不會有影響,但「六二六靜默行」等請願活動,港人在西方媒體刊廣告,會使西方媒體保持對「送中案」的關注。

  港人設眾籌平台籌得的廣告費,已超過500萬港元(原定300萬),凸顯香港民間社會的動力。籌款用於G20峰會期(28、29日)在西方大媒體刊廣告,表達撤回「送中案」的堅定意向。

  5.英國曾出聲 關注度較高

  美國正苦於與北京的貿易糾結,不可能替香港出頭「爭取」什麼。

  「送中案」和大遊行發生後,特朗普只說遊行規模大,有點小學生式的「驚訝」,並沒有表達什麼「關注」和立場。

  他的前任奧巴馬到北京訪問,在大學的演講中,尚宣揚普世價值:和平、自由、法治、民主、人權。特朗普從不說這些,對香港的「關注度」甚低。

  相對而言,對「送中案」和香港自治、自由、法治的「關注度」,英國、加拿大、歐盟的政府比美國總統高。

  即將離任的英國首相文翠珊,不久前在倫敦接見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副總理胡春華,強調《中英聯合聲明》仍有法律效力,表示關注香港的自由、人權和「送中案」。外相侯俊偉則呼籲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六一二事件」,並將考慮是否應繼續供應催淚等裝備。

  對於香港「六一六大遊行」,英國《經濟學人》讚賞港人「非凡的勇氣」。《金融時報》亦讚港人為自由「做出了榜樣」,它說:「隨著中國影響力的增強,中國試圖向香港甚至亞洲輸出其制度和影響力。而西方政府應該站出來為香港人民提供道義上的支持,捍衛民主,勇敢發聲。」【註5】


 圖3,為香港發聲的延森(Gyde Jensen),德國議會人權和人道援助委員會主席。網絡圖片。


  6.德國重人權 說普世價值

  德國政府、議會和大型報紙,對香港自由、法治受到的衝擊和「送中案」的糾結,關注度亦高。

  德國議會人權和人道援助委員會主席、自民黨議員延森(Gyde Jensen)對德國之聲說:「百萬香港示威者走上街頭抗議,這些年輕人的勇氣應當得到認可,……香港當局必須盡全力維護人權的普世性,並且化解公民社會與政府之間的僵局。中國對權力有著肆意的渴求,正在埋葬香港的自治、人權和基本自由權利。」【註6】

  6月27日,她又公開呼籲總理默克爾,在大阪峰會替香港出聲,與中方討論人權、香港話題,明確「人權是普世價值」【註7】。
  
  在G20峰會前,西方媒體就已大量報道、評論「送中案」,網絡平台德國之聲、美國之音和BBC等,更有專題特輯。西方媒體對港人的「同情」、把「送中案」熱炒,令西方民眾更了解香港的實況,香港抗爭者獲得的「道義支持」會更大,但實際不能解決香港官民的糾結。

  7.我說你聽式 扯顏色革命

  社會抗爭者在西方媒體的廣告、「六二六靜默行」向外國領事館發出呼籲,在北京當權者看來都是「告洋狀」。它不可能回應許多港人對自由、法治的焦慮感,更不會承認「高度自治」走樣。北京官方習慣於「我說你聽」式的訓政,對香港民意冷漠。

  當前,北京政治宣傳的「主旋律」,是強化「西方勢力干預香港事務」的宣傳,把港人的和平、理性請願扯到「西方煽動顏色革命」。港人與香港官方、北京當局仍缺乏對話、溝通的空間。

 註釋

 1,許章潤再議論 停改革回老路,灼見網2019.9.22。
 2,新疆高級法院院長文,新疆日報2018.12.28,A2版。
 3,維護核心權威 亮劍清兩面人
 4,〈G20峰會前夕〉,立場新聞2019.6.27。
 5,
http://www.bbc.com/zhongwen/trad/world-48665903
 6,德國之聲2019.6.12。
 7,德國之聲2019.6.27。

表,G20與大阪峰會

0.引題

 概況

1. G20(20國集團)
 1999,
 成立於柏林

G7(1975)+金磚5國(BRICS)等
 G7:德國,英國,法國,意大利,美國,加拿大,日本
 金磚5國: 巴西(B),俄羅斯(R),印度(I),中國(C),南非(S);後加印尼、墨西哥、阿根廷、土耳其
 發達國家:澳大利亞、韓國、沙特阿拉伯和歐盟

2. 受邀參加峰會
  國際組織

聯合國,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貿組織,世界銀行,國際勞聯,國際經合會,金融穩定委員會

3. 大阪峰會
  6.28—6.29

主要議題:全球經濟與貿易,數字經濟(數碼貿易),氣候變化,能源,環境保護,可持續發展,基礎設施,人權

4.出席者聚焦

 1.中美貿易談判與全球貿易,2.全球氣候變化,3.朝鮮半島無核化,4.美國伊朗緊張關係,5.歐盟的前景

5. 北京官方宣傳
 「主旋律」

 1.反對單邊主義、貿易保護主義、霸凌行為(針對美國);
 2.2016年G20杭州峰會,中國為全球經濟合作「指明新方向」,為G20「注入新活力」;
 3.「中國……為全球經濟治理提供中國方案,貢獻中國力量」

2019.6.28編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