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ITIES PRESS (HK)
  

 
 
 
 
   

猶抱琵琶遮面 官民糾結難消

  行政長官於18日向市民道歉,但吝於一鞠躬;仍是「猶抱琵琶半遮面」,拒絕說「撤回」修例。民怨未消,糾結難解。

丁望

原題:官不撤民不散 社會糾結未了
原載:信報〈思維漫步〉專欄,2019.6. 20,A21版
上網:2019.6.23
字數:原文 1,888,上網2,457


圖1,「六一六大遊行」中密密麻麻的和平請願者。本網記者攝 。

  關鍵詞:六一六大遊行,和平,理性,停止,送中案,道歉,辭職,添麻煩,不撤不散,秩序文化

  繼「六九大遊行」之後,人數倍增的「六一六大遊行」,譜寫了維護「免於恐懼的自由」和法治的交響曲,凸顯「守護香港家園」的情懷。

  「六一六大遊行」主辦者民陣聲稱,遊行人數約200萬;警方則稱,在原有路線最高峰人數超過33萬,如加上另外4條交通幹道的遊行人數,應在150萬以上。

  這是九七後最大規模的和平請願,主題是官方撤回修訂「逃犯條例」(下稱「送中案」)、行政長官下台。

  遊行和平、理性、有序,警、民兩方均十分克制,未發生衝突,為香港的秩序文化,增加了一條註腳。

  1.有公開道歉 已停止修例

  對於「六一六大遊行」,官方於當晚發新聞稿回應。新聞稿可歸納為三要點:

  一,肯定兩次遊行的動機,是「出於對香港的關心和熱愛」(「六九大遊行」後,官方有「暴徒」和「暴動」之說,極左派則把和平請願扯到「港獨」和「西方策動顏色革命」)。
  二,官方的自我檢討。新聞稿稱,行政長官承認「政府工作的不足」,「令很多市民感到失望和痛心」,並「為此向市民致歉」。
  三,對「反送中」的回應:「考慮到社會有強烈不同的意見」,政府已「停止」修例,並無重新啟動程序的「時間表」。

  6月16日的兩項官方行動(行政長官的檢討、警方未強制清場),是官方初步釋出善意的政治符號,意在緩和官民緊張關係。


圖2,遊行者手持標語「學生沒有暴動」。賀名慧攝。

  
  
2.大專生不滿 周五再請願

  許多港人的焦慮並未消除,官民之間的良性互動還未形成。

  18日,民陣發言人表示,官方未正式宣布撤回「送中案」、行政長官仍未下台,對此不能接受。

  名為「抗爭者」的群組,發出呼籲:「市民周四、五勿往金鐘政總」,稱「不排除會以更強烈的方式抗爭」。

  香港「大專學界」群組的19日記者會,呼籲官方在20日下午5時前回應訴求,否則在21日(周五)「包圍政總」,「用和平方式表達訴求」。訴求是下列4項:撤回條例,收回「六一二暴動」之定性,撤銷檢控被捕市民,徹查警察濫權。

  3.拒絕說撤回 道歉未鞠躬

  16日的政府新聞稿,稱政府「停止」修例,與15日新聞稿中的「暫緩」不同。以「停止」取代「暫緩」只是文字遊戲,仍非正式「確定撤回」的表述。

  在18日的記者會,行政長官稱自15日起,已「停止」修訂條例,不可能重新開啟修訂的程序。她的談話,實質是確認「送中案」已撤回(撤消、取消),不會推倒後再來。

  16日政府新聞稿,讚市民遊行的良好動機,實質是收回原來的「暴動」和「暴徒」之說,也是讓步了。這是兩次大遊行的成果。

  但是,行政長官一直拒絕使用「撤回」一詞。總是東繞西轉,以「猶抱琵琶半遮面」的姿態,面對市民的聲音;說「道歉」時,則吝於一鞠躬,欠缺「禮數周到」的謙恭、修養。

  她即使願意回應民意說「撤回」,也或還有難處。一是必須獲阿爺點頭,二是要對政界建制派或社會上的極左派「有交代」,他們認為「讓步太多」。

  4.疑官方誠信 憂敗部復活

  和平請願者則擔心「送中案」可能「敗部復活」,堅稱必須正式宣布撤回。

  港人期待的「明天」,是一片晴朗的天空,而非陰晴不定帶來市民的不安,或者一天天黑下來的天空。


  請願者堅持「不撤不散」,是因為質疑政府的誠信。一系列施政的失誤(沙中線豆腐渣,N無4000元龜步發放、港鐵故障頻仍),積聚民怨太深,導致政府公信力薄弱。

  至於請願者對行政長官下台的訴求,相關各方都有難處。主要港官的任免決定於阿爺,不在港官的意向;換人還得有適合人選,換了更差的人豈非又有苦受?換了人,N無的4000元可能要2年才能發清,豈不更失望?

  抗爭一方是否可以不再提「下台」,以交換被捕學生的釋放?在第三方參與下,官民能否嘗試對話,踏出官民諒解、社會和解的第一步?


 圖3,港人期待的「明天」,是一片晴朗的天空。圖為藍天白雲景觀。作者攝。

  5.西方憂僑民 添外交麻煩

  在18日記者會,沒有人提問「送中案」在外交、兩岸層面的影響。

  北京當局之不能不決定(或同意)「暫緩」,關乎外交、兩岸層面「添麻煩」。

  「送中案」上立法會以來,美、英、德、加和歐盟等都表示關切,有的還以外交照會表達疑慮。他們在香港的僑民、公司,擔心「送中案」影響人權保障、商業利益。不少國家與香港有引渡協議,因應「送中案」擬重新檢討引渡安排,是無可非議的。

  外國的外交聲明,不只關注其僑民及商業,亦涉及普世價值。加拿大外長方慧蘭(Chrystia Freeland)聲明:「加拿大政府關注修例可能對大量居港加籍公民、香港的商業信心和國際聲譽所構成的潛在影響。」又說:「言論與集會自由是香港社會的基石,任何法例均需保持香港的高度自治及獨立法治精神。」

  「送中案」引發的外交紛爭,成為國際傳媒的「聚焦」,增強西方抵制「送中案」之「勢」。廣義而言,這是「送中案」給北京當局添了外交層面的麻煩。

  例如,6月底的G20峰會,可能有「送中案」及人權保障的議論。

  再如,1992年以來的《美國—香港政策法》(United States–Hong Kong Policy Act),也面對重新評估的可能。按此法案,香港是不同於中國大陸的經濟實體,故美國給予香港特殊待遇(稅項、簽證、執法、投資);「送中案」引發美國國會關注,不少議員有重新評估特殊待遇之議。


 圖4,德國RTL記者訪問參加「六一六大遊行」的年輕人。本網記者攝。

  6.影響台選情 助小英連任

  香港官方強推「送中案」,被不少人視為對蔡英文競選連任的「助選」,這是給北京當局的對台統戰「添麻煩」。

  原因是香港市民的和平請願,激發台灣更多人排拒「一國兩制」的樣板(香港模式)。政治大學(台北)外交系的一位副教授,接受BBC訪問時慨嘆:說一國兩制50年不變,現在22年就大變了(大意)。

  「送中案」的挫折,亦影響香港立法會的選情(2020),不少選民因失去對政府的信任可能改變投票選項:由支持建制轉為泛民。


 圖5,天主教香港教區輔理主教夏志誠神父和唱詩班,接受傳媒訪問。本網記者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