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ITIES PRESS (HK)
  

 
 
 
 
   

哈佛大學校長 呼喚思想自由

  哈佛大學校長白樂瑞(Lawrence S. Bacow)在北京大學的演講,呼喚自由,泛起人們一圈圈的「思維漣漪」,令人嚮往「思想多元化」的知識界生態。


丁望

原載:信報〈思維漫步〉專欄,2019.3.28,A23 版
上網:2019.6.25
字數:原文 1,888,上網2,606


圖1,白樂瑞北大演講。網絡圖片。

  關鍵詞:思想,自由,北大,獨立思考,追求真理,對話互動,傾聽,普世價值,大學校園,檢驗,集中統一
  相關人物:白樂瑞(Lawrence S. Bacow),高克,奧巴馬,屈原,蔡元培,胡耀邦,吾提庫爾,徐志摩,戴望舒,李金髮,徐訏,黃震遐
  引述古典詩詞
  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屈原:離騷)

  白樂瑞校長說自由、自由主義和獨立思考,是2019年3月20日北大校園的另類聲音。

  他發表演講頗有特色的一筆,還在於引述「中國偉大的現代詩人」、維吾爾作家阿布都熱依木.吾提庫爾(1923—1995)的詩,作為演講的終結段:
 
  「漫漫人生路上,我尋覓真理,嚮往正義的途中,我苦思冥想。/我時時刻刻期望著傾聽的機會……讓我們暢所欲言,各抒胸臆。」

  前幾句,似屈原(約前340—前278)〈離騷〉中的兩句:「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引述者留在詩句間的隱碼,則有待大家解讀。

  1.德國總統說 個人自由權

  西方的國家元首、名校校長,在北京、上海有精彩的演講。2009年胡溫新政時(2003年3月至2013年3月),美國總統奧巴馬在上海復旦大學的演講,直言宣揚普世價值,包含人的自由、平等和人性,特別提到表達自由、訊息自由、宗教自由和政治的參與。

  德國總統高克於2016年訪問上海同濟大學時,北京政局已左轉,回到毛嚴控思想意識的老路,但他仍「勇敢地」面對二戰以來的極權統治悲劇:希特勒和東德蘇聯式政權的暴力專政,1950年代「毛主義的群眾運動,飢餓與絕望」和後來的文革浩劫(1966—1976)。
 
  高克弘揚自由的價值,強調國家必須服從「最高的基本原則」即人的尊嚴。

  在高克的心目中,「主權在民」和「個體的自由權利」,是不可侵犯的。


  按照他對自由、個人尊嚴的詮釋,人不是沒有思考力和選擇權、任由一兩個政客擺布的「馴服工具」,任何國家須依據聯合國《人權宣言》的規範:「人人生而自由,在尊嚴和權利上一律平等」。

  哈佛大學校長白樂瑞訪問北大,正是北京大力宣傳「兩維護」和「清除兩面人」時,已沒有奧巴馬發表演講時略為「寬鬆」的空間,亦比高克到訪時面對「更嚴峻形勢」,他只好選擇迂迴進言之路。

  官方的「兩維護」,是指維護核心人物在黨中央、全黨的核心地位,維護核心的權威和集中統一(指權力的高度集中、政治意志的高度統一),必須擁戴、效忠核心。「亞文革」的擴大,思想意識的嚴控,令知識界困擾【註1】。


圖2,蔡元培主持北大時鼓吹思想自由。網絡圖片。


   2.有思想自由 能追求真理

  白樂瑞的演講,題為〈真理的追求與大學的使命〉(The Pursuit of Truth and the Mission of the University)【註2】。

  講者避開五四運動百年的「民主與科學」話題,似刻意不作政治制度的比較,避免弘揚西方的民主政體,而是從蔡元培(1868—1940)主持早期北大的理念、成就入手,宣揚大學的思想自由和追求真理。

  我反覆閱讀白樂瑞的演講,深感其撰寫非常用心,富有政治技巧。一方面,他避免太敏感的話題;另方面,他以暗喻的手法,觸及校園控制之弊,闡述對話、討論的渠道及其暢通,獨立思考和「傾聽」的不可或缺。

  他的演講,可歸納為5個關鍵詞:思想自由,追求真理,對話互動,傾聽,機會。

  他首先讚揚蔡元培主持北大的理想:思想自由的大學。他認為,思想自由的大學,「必須接受並欣賞思想的多元」,「開創性的思想和行動往往是大學校園媔}始生長」。

  他重墨解說追求真理。他說,大學必須堅持真理,追求真理者要有面對風險的勇氣。他提到,追求真理可能會招來「政治攻擊」;他特別強調,真理必須經過「檢驗」才能成立。

  他也述評大學能否成為思想自由的園地、追求真理應秉持的理性,特別著墨「對話互動」和「傾聽」。

  他說,在大學校園,要有「歡迎對立觀點的意願」,又要有「直面自己錯誤的勇氣」;不同想法可以切磋、爭論,但不應被壓制或禁止。

  他又說,大學校長的職責,不是決定學校「正確的立場」,而是讓討論渠道的暢通。大學要鼓勵「傾聽」,達致暢所欲言。


 圖3,白樂瑞讚揚蔡元培主持的北京大學是思想自由的大學,圖為北大校門。網絡圖片。


   3.集權體制下 難獨立思考

  白樂瑞說的並非深奧的大道理,稍了解西方、香港大學校園生態者,都有這些「常識」。

  可悲的,是在「一黨領導」體制之下,「常識」往往成為高不可攀的東西;思想自由、獨立思考、對話互動和「傾聽」,也在「短缺」之列。

  這幾年「講政治」,大力宣揚「兩維護」和「敢亮劍、震懾力」,以達致集中和統一於權要的思想和「指示」,衍生「七不講」和「妄議」之禁,校園實無思想自由,官方亦無「傾聽」的包容。

  在此政治現實之下,白樂瑞的演講很容易引起現實的「聯想性」。例如,他提到真理必須受「檢驗」,令人聯想到改革家胡耀邦(1915—1989)的「實踐檢驗真理」說(任何政策、理論必須避免脫離現實,應在實踐中受檢驗)。白樂瑞強調「傾聽」,北京的現實卻無對話溝通的渠道、機會,上訪維權往往招來「尋釁滋事」或「煽動顛覆」罪名。


圖4,維吾爾族名詩人吾提庫爾(1923—1995)。網絡圖片。


   4.提維族詩人 說期望傾訴

  白樂瑞的擇善固執,不只在校園的思想自由,還在於對維吾爾人處境的關懷。他引述吾提庫爾的詩,是巧妙的暗喻。

  他稱吾提庫爾是「中國偉大的現代詩人」,對於涉獵過中國新文學史(1919—1949)的人來說,難免有點意外。提現代名詩人,會想到自由派的徐志摩、戴望舒、李金髮和徐訏、黃震遐,或紅派的郭沫若、臧克家等,很難會想到吾提庫爾。

  吾提庫爾是維吾爾族文化名人,畢業於新疆學院(1942),在新疆地方報《阿爾泰報》擔任編輯多年(1942—1949),1980年代為新疆社會科學院高級研究員,詩集有《心愁》(1946,蘭州)、《塔爾木河沿》(1948,迪化)、《人生里程碑》(1989,烏魯木齊),參與《突厥語大辭典》之編寫。

  白樂瑞引述吾提庫爾的詩,或許是影射當今維人的處境:缺乏「傾聽」和「暢所欲言」的機會。在「清除兩面人」和感恩的政治壓力下,有人被強制進入職業教育培訓中心(簡稱教培中心,西方稱再教育營)【註3】,有人因「妄議」而有監牢之災。


 圖5,2018年至2019年5月,《新疆日報》第2版幾乎每天刊出政治表忠文稿,聲稱「勇於亮劍」鬥爭「兩面人」,並頌黨恩和「感黨恩」。

 註釋

 1.議論文革左禍 許章潤有何罪
 2.中譯稿刊胡耀邦史料信息網
 3.德國之聲2019.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