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ITIES PRESS (HK)
  

 
 
 
 
   

馮蘭瑞說初階 避烏托邦狂想

  老一輩經濟學者馮蘭瑞關心民疾,提到農村「土皇帝」折騰農民,所謂農民「主人公地位」,只是「一句奢侈的空談」,連農地種什麼也由「官」決定。

丁望

原題:馮蘭瑞說階段 面對左禍飢餓
原載:信報〈思維漫步〉專欄,2019.3.21,A23版
上網:2019.4.24,更新:2019.4.26
字數:原文1,888,上網4,910,更新5,090


 圖1,年輕時(31歲)的馮蘭瑞,1951,上海。《炎黃春秋》(被接管前)插圖。

  關鍵詞:階段,初階論,變通,僵化教條,韜光養晦,八九學潮,四君子,極左折騰,體制弊端,土皇帝,家長制,個人崇拜
  相關人物:馮蘭瑞,李昌,蘇紹智,于光遠,李銳,杜潤生,胡耀邦,朱厚澤,何方,胡績偉,資中筠,江春澤,蔡霞,江平,陳雲

  致力於變通「馬克思理論」的經濟學家馮蘭瑞(1920—2019), 2月28日病故於北京,享年99歲。

  紅二代的胡耀邦史料信息網和財新、新浪、鳳凰等網都發訃聞,中共黨報則未發布消息。

  胡耀邦史料信息網的標題是:〈著名經濟學家馮蘭瑞去世,曾提出社會主義階段論等重大理論觀〉。

  馮蘭瑞曾為社會主義初級階段論(下稱初階論)【註1】做「鋪墊工程」。初階論是1980年代推行改革的指導理論之一,也關乎穩健外交的「韜光養晦」取向。

  1.直言評專制 農村土皇帝

  馮蘭瑞是李昌(1914—2010)的夫人,經濟學者(表)。出身於貴州書香之家,父親在1949年前在貴州當縣長。她年輕時是大美女,年邁時有慈祥福態。

  在女性著名學者中,馮算是老一代,於1938年前後去延安的「三八幹部」。「三八幹部」仍健在者,在百歲上下。

  馮蘭瑞以下,是1950年代前期大學畢業、就業者,如外交史專家資中筠【註2】、經濟學者江春澤【註3】,都已80多歲;比他們年紀小的,則有中央黨校、政治學者蔡霞【註4】等,年在70上下。他們都嚮往自由,在言路堵塞之下仍盡可能為民請命。

  馮氏發表大量文章探討體制弊端、極左折騰,並關心民疾,結集於《新綠集》。

  提到農民缺乏耕種自主權時,她說:

  「農民種什麼,由官決定;農產品價格,也由官決定。……農民仍然是統治的對象,主人公的地位不過是一句奢侈的空談」。


  「不少政府官員包括縣、鄉鎮基層領導幹部,已變成了騎在百姓脖子上的官老爺、土皇帝。」


  「從農民手媗u派收繳各種費用,自己大肆揮霍,老百姓敢怒不敢言。」
(頁265—266)

  對於「一黨領導體制」,她有直率的批評:

  「中國現在政治上實際是專制制度,離民主還有相當長的距離,……我們還在搞『四個堅持』,哪有什麼民主和自由?」(頁270)

  她也關心言論自由、居住自由,呼籲保障公民的遷徙自由,主張以憲法保護公民的權利。


圖2,馮蘭瑞與夫君李昌,1996,《新綠集》插圖。

  2.胡耀邦戰友 支持僱工制

  李昌為改革家胡耀邦的老戰友。國共內戰時期(1946—1949),共事於華北野戰軍19兵團(楊羅耿兵團)63軍。在19兵團,胡耀邦是兵團政治部主任(政委羅瑞卿,司令員楊德志,參謀長耿飆),兼63軍政委;李為63軍政治部主任。

  1950年代,他們共事於共青團中央,胡是第一書記,李為書記(曾是上海市團工委書記)。文革時(1966—1976),他們都關入「牛棚」。

  1974年,鄧小平復出後主持國務院「整頓」,胡、李和于光遠等在科技系統協助整頓,1976年被指為「右傾翻案」分子,被趕下台。

  1982年—1985年,李昌是中紀委幾位書記之一(第一書記陳雲、第二書記黃克誠、常務書記王鶴壽),後轉入中顧委,他入中紀委,是由胡耀邦提議的【註5】。

  1983年,李昌堅持反對開除僱工超標的黨員,以利於扶持農村經濟發展,曾陷於孤立狀態。當時,官方依據馬、恩著作規定,城鎮私人企業僱工以7人為限,農村包產戶僱長、短工以3人為限。歷經波折,胡耀邦主持中共中央書記處討論會,同意李昌的建議,才平息下來。

  關於李昌面對的困境,〈智者李昌〉一文,有這段說明:

  「1983年秋冬之交,在中紀委關於是否開除農村僱工黨員的問題上,絕大多數常委認為僱工就是剝削,主張開除超標僱工的黨員。李昌秉持異議,獨唱反調,反對開除僱工黨員。他認為僱工是農村經濟發展必然出現的現象,包產到戶後農村經濟剛剛有所發展,就要開除帶頭致富的黨員,會動搖黨的農村經濟政策,使黨失去廣大農民的信任,不利於改革和經濟社會的發展。有關常委會開了六次,爭論激烈,無法達成統一意見,李昌雖陷於孤立,但一直堅持不能開除僱工黨員。……上報書記處。經書記處討論,同意了不開除,李昌的意見得到支持。」

  3.顧委四君子 反六四開槍

  相對而言,李昌、馮蘭瑞與胡耀邦都是黨內開明派。他們正視長期的極左折騰、個人崇拜的左禍,主張全會深化改革,再加上私交深,在政界便能相互支持。

  1987年初,耀邦被抹黑而下台,李、馮甚表同情。1989年4月,耀邦突然病故,李、馮十分哀傷,李昌說馮「不禁淚流滿面,泣不成聲」。

  1988年春節前,李、馮去看望耀邦,李昌在〈我與耀邦共事〉一文寫道:
  「耀邦就迎了上來,衝著我老伴雙手作揖,開玩笑地說:『你是英雄,我是狗熊……』耀邦與馮蘭瑞也是老朋友,每次見面兩人總喜歡開點玩笑。然而,在這次玩笑的背後,卻可見他在辭職後的複雜心情。我當時就對耀邦說:『馮蘭瑞不是什麼英雄,你也不是狗熊!』耀邦接過說:『看來我是檢討過頭了……』耀邦指的是辭職前在生活會上那次違心的檢討,此事一直讓他懊惱,我則始終認為耀邦的辭職是被迫的。」【註6】

  八九學潮期間,中顧委的委員李昌與李銳、于光遠、杜潤生,主張以和平方式平息學潮、反對開槍;中顧委之外的江平(中國人民大學校長)、胡績偉(人大常委)等,亦反對動武。六四事件後,此四位中顧委委員險被開除黨籍,後陳雲開腔(他們是在黨的會議上表達不同意見,不應被開除黨籍)而過了關。


圖3,李昌、馮蘭瑞與老友于光遠(右),2007,《新綠集》插圖。

  4.經濟學周報 馮蘭瑞批左 

  馮蘭瑞原是共青團中央系統的幹部,為胡耀邦部屬,與胡啟立等熟絡。她曾任《中國青年報》文教部主任。

  1964年,她入中央黨校念政治經濟學專業,後來轉行研究社會主義經濟理論。1980年代,在社科院任馬列所副所長(所長蘇紹智),後來是《經濟學周報》社長,因牽涉八九學潮而被邊緣化。

  在1980年代後期,《經濟學周報》是比較開放的報紙,致力於推動「思想解放」和改革開放,發表了不少好的報道和思考型的評論。這種良好的形象,與馮蘭瑞有關,亦關乎總書記趙紫陽、主管意識形態的常委胡啟立和書記芮杏文比較開明。

  八九學潮後,體制內的改革派「中顧委四君子」、朱厚澤、胡績偉、馮蘭瑞、何方(曾當張聞天秘書)、許良英、曾彥修、江平(都反對六四開槍)和《炎黃春秋》的一批人,均被邊緣化。

  他們擇善固執,仍主張變通極左僵化教條,深化經改,讓政改起步,推行憲政民主。他們認同自由、平等、法治、個人尊嚴的普世價值,呼籲正視文革可能回潮、個人崇拜造神的極左折騰。

  胡耀邦史料信息網提到她的《新綠集》時,說她感嘆:「歷史是不能忘卻的」,「人們往往忽略了存在於平靜滄海萬頃碧波下的險灘暗礁。」

  它對她的評語是:

  「竹之高雅、剛正不阿、秀勁挺拔、無限生機,正是馮蘭瑞人品學識之象徵。」

  5.初級階段論 于光遠加工

  近期北京發表大量文章述評「改革開放40年」,有文章提及初階論,但有錯述。有的稱鄧小平最早提出初階論,有的則誤以為提出者是蘇紹智和馮蘭瑞。

  事實是:蘇、馮最早提出的是階段說【註7】。他們認為,應以發展階段論的觀點,解釋漫長的社會主義歷史。他們最初並無提出初級階段的概念,而是說現在的社會主義還在不發達、不完善的階段,以後再發展成更高級的、完善的階段(大意)。

  階段說見於1979年在《經濟研究》月刊發表的長文。後來,于光遠(1980年代任社科院副院長)根據他們的階段說提出初階論【註8】。馮蘭瑞後來出版的文集《新綠集》(2010)對此有說明。

  1981年,總書記胡耀邦主導中共十一屆六中全會決議的起草,于光遠等參與實際的起草工作。在胡同意和鄧小平、葉劍英等拍板下,他寫入初階論。

  「決議」全稱為〈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是第一個全面批判文革、局部觸及毛晚年「左傾錯誤」的中央全會決議。

  「決議」稱:「我們的社會主義制度還是處於初級階段」,「由比較不完善到比較完善,必需要經歷一個長久的過程」【註9】;它強調改革:「努力改革那些不適應生產力發展需要及人民利益的具體制度」。

  除了改革經濟體制,也要全面清除文革時極左的政策、觀念,改變權力的過分集中,施行集體領導,「禁止任何形式的個人崇拜」。


圖4,馮蘭瑞「九十自壽」文集《新綠集》封面。

  6.耀邦和紫陽 重申初階論

  1982年的中共十二大報告,1986年的〈關於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建設指導方針的決議〉,在胡耀邦主導下也寫入初階論。

  趙紫陽代表中共中央發表的十三大報告(1987年10月),亦闡述初階論,重申「我國的社會主義還處於初級階段,……必須從這個實際出發」,「以為不經過生產力的巨大發展就可以越過社會主義初級階段,是……空想論,是左傾錯誤的重要認識根源」。

  報告特別強調體制弊端:

  「過分單一的所有制結構和僵化的經濟體制,以及同這種經濟體制相聯繫的權力過分集中的政治體制,嚴重束縛了生產力和社會主義商品經濟的發展。」

  胡錦濤在中共十七大(2007年10月)的報告,仍有初階論:「仍處於並將長期處於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基本國情沒有變。」

  這幾年,官方政治宣傳的主旋律,是權威人物的「新時代」和「新思想」,強調「偉大鬥爭」和「新飛躍」、「引領全球」,初階論被淡化;權力體制則強化個人極度集權,即「集中統一」。

  7.初階實踐觀 糾極左折騰

  1980年代的改革開放,以理論更新(或稱理論創新)為一大特點的「解放思想」,是嘗試、推行改革的一大動力。

  實踐觀、初階論、和戰說,是社會主義理論的一大突破,對政治、經濟、外交的影響大。

  初階論是針對毛時代(1949—1976)的好大喜功、天堂夢幻、烏托邦狂想。毛以加快「過渡到共產主義天堂」為名,發動大躍進、人民公社運動(1958—1960)和全民煉鋼,導致大飢餓,3000萬人餓死。後來,又以「反資」和階級鬥爭為名,發動「鬥爭走資派」和「橫掃牛鬼蛇神」的文革,既傷害了很多人,也使經濟陷於崩潰邊緣。初階論強調施政要符合實際,烏托邦狂想式的舉動是勞民傷財。

  胡耀邦主導「實踐檢驗真理」與「兩個凡是」的論戰,初階論的形成,對戰爭與和平的觀念更新(不再堅持毛的戰爭不可避免論),對於變通馬、列、毛僵化教條及試行改革大有幫助。

理論的更新,是面對現實的經濟落後、貧困和民眾的飢餓,也正視「一黨領導」體制弊端(特別是極度集權和「一人說了算數」的家長制一言堂)、與全球現代化的巨大差距。

  8.仍然在初階 須韜光養晦

  這種更新,仍有現實的意義。紅色中國(紅中)已成為全球第二經濟體,但GDP總量大的背後,是人均量低和三高三低之弊。

  人均量低例如人均GDP(美元),2018年只有9600元(國際貨幣基金2019年4月數據),低於全球平均數,與其他華族經濟體比較,更顯得差距大:香港超過4.8萬,台灣近2.5萬,新加坡6.4萬。

  紅中雖是製造大國,卻非製造強國,長期未緩解「三高三低」:高投入、高耗能、高污染,低效益、低質量、低產業鏈。

  天天喊「新飛躍」、「中國方案引領全球」,引起全球的爭議大。政協前高官、殘聯前要人在演講中呼籲不要「妄自尊大」,仍須「韜光養晦」。

註釋

 1.丁望:社會主義初級階段論的社會背景和影響,潮流月刊(香港)1987年12月號、1988年1月號,收入《六四前後—對八九民運前後的政治分析》,遠景(台北,1995),頁181—222。
 2.
極權並非愛國 學者熱議納粹
 3.公權力有邊界 不能重演文革
 4.實行憲政民主 應是執政使命
 5.李昌:我與耀邦共事,炎黃春秋(北京)2006年第1期,頁22。
 6.同註5。
 7.蘇紹智:社會主義初級階段論評析,當代中國研究(季刊,美國),1998年第4期。
 8.于光遠:從「階段風波」到「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炎黃春秋2008年。
 9.紅旗雜誌(北京),1981年13期,頁24。


表,馮蘭瑞經歷


生卒

1920,貴州貴陽—2019.2,北京

教育

高中一年級停學、自修
1954—1956中共中央黨校進修

重慶、延安時段
1938—1945

1938,加入中共,在川東南特委工作
1940—1945,在延安中央研究院文藝室工作

晉察冀時段
1945—1949

《晉察冀日報》(河北石家莊)編輯
《冀晉子弟報》、《華北戰友雜誌》編輯

上海時段
1950—1951

上海團工委(書記李昌)宣傳部部長
兼《青年報》社長、總編輯

團中央時段
1951—1953

《中國青年報》文教學生部主任
(團中央書記李昌等)

哈爾濱時段
1954—1964

哈爾濱工業大學(校長李昌)黨委宣傳部部長
《哈爾濱日報》總編輯
哈工大政治經濟學教研室主任
黑龍江省政府統計局副局長

北京時段
1964—1977

國務院對外文委(副主任兼黨組書記李昌)
政策研究室副主任(1964—1966)
文革停職(1966—1974)
復出在國務院研究室工作(1975—?)

社科院時段
1978—1989

社科院馬列所副所長
中國經濟學團體聯合會秘書長
《經濟學周報》社長(1987—1989?)

著作

1《中國社會主義經濟問題》(合編)
2《論按勞分配》 3《勞動就業六議》
4《新綠集》

親友

1 陳清泰,大女婿,動力工程師,官至國務院研究室副主任
 (副部級)
2 萬潤南,二女婿,電腦專家,四通(電動)公司創辦人,
 八九學潮後流亡法國

2019.4.18編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