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ITIES PRESS (HK)
  

 
 
 
 
   

低級紅高級黑 夾著尾巴逃跑

  毛教訓知識分子要夾起尾巴走路,不要翹尾巴;紅大媽跑到紐約聯合國大廈前唱紅歌,罵「帝國主義夾著尾巴逃跑了」。這是引起爭議的「低級紅」。

丁望

原載:信報〈思維漫步〉專欄,2019.3.14,A17版
上網:2019.4.11
字數:原文1,888,上網2,418


 圖1,北京持續宣傳「講政治」,強調「紅色基因」和政治思想教育。網絡圖片。

  關鍵詞:低級紅,高級黑,反諷,紅大媽,唱紅歌,尾巴,崛起,狼圖騰,亮劍,兩面人,小丑,阿Q

  「低級紅」和「高級黑」,是近來北京熱炒的術語。

  北京官媒以正面、負面影響力的角度,解說「低級紅」和「高級黑」。本文則增加引進「反諷」概念,伸延詮釋意涵。

  1.紅頭文件源 20條之第4

  新術語熱起來,關乎中共中央紅頭文件,2月底公布的〈中共中央關於黨的政治建設的意見〉(俗稱「黨建20條」或「20條」),觸及「低級紅」和「高級黑」。

  文件的主題,是強化「講政治」,並以「兩維護」為重中之重:維護黨總在全黨和黨中央的核心地位、維護權威和集中統一,達致「定於一尊」和「一錘定音」(集中權力統一意志),以便統攬推進「四個偉大」(偉大鬥爭、偉大工程、偉大事業、偉大夢想)。在「兩維護」的同時,清查、清算、清除「兩面人」。

  「20條」的第4條「堅決做到兩個維護」,聲稱要完善貫徹黨總「重要指示批示」的督查問責機制,防止偏離「兩維護」,「不搞任何形式的低級紅、高級黑」。

  北京聯合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一位官員說,「低級紅」是指「把黨的政治主張簡單化、庸俗化」;「高級黑」則是以「華麗」的外衣表達「低級紅」。這樣的解說,讀者未必「聽懂」。

  2.低級愛國秀 衍生黑形象

  搜狐的「中青評論」解說,則比較通俗。它把「低層次、形式上的政治正確舉動」,稱為「低級紅」;把經包裝而「使人產生錯覺……產生負面效果的宣傳活動」稱為「高級黑」。意即經包裝後外表似「高級」,實際卻產生諷刺味道的「黑」。

  「中青評論」舉了馬拉松賽「遞國旗」事件。此事發生於2018年,地點在江蘇蘇州市的太湖馬拉松比賽場地(港人從電視新聞中得到的印象諒未淡忘),紅色中國(紅中)的選手衝線前,竟有人兩次「遞國旗」,要她舉旗「弘揚愛國主義精神」,她因受干擾而未獲冠軍。「中青評論」稱,這樣的「愛國秀」是典型的「低級紅、高級黑」。

  這類「愛國壯舉」較早前就有過。例如,在球賽中日本隊打贏紅中隊,一群高喊愛國口號者竟大鬧球場;再如,有抗議日本軍國主義的「愛國者」,包圍同胞擁有的日本汽車,甚至砸爛。這就是粗野的「低級紅」;慷慨激昂的「愛國」說詞(包裝),只是掩飾暴力的「高級黑」。


 圖2,山東濟南紅大媽在聯合國大廈前唱紅歌〈社會主義好〉。網絡圖片。

  3.山東紅大媽 紐約小丑化

  在香港、美國也有類似的「低級紅」和「高級黑」。

  2016年,山東濟南紅大媽(有人稱紅婆)群集紐約聯合國大廈前,大唱〈社會主義好〉,罵「帝國主義夾著尾巴逃跑了」,「社會主義已經勝利、共產主義已經來到」。

  這也是「宣揚愛國主義」的「低級紅」,其效果並未顯現「大國崛起」的文明,反而給人小丑化的印象。

  有人說,紅大媽的行為像潑婦罵街式的「黑」。我倒覺得似魯迅筆下的阿Q精神勝利法,既罵了「帝國主義夾著尾巴逃跑了」,又吹「社會主義已經勝利,共產主義社會已經到來」(有人問:共產主義在哪堙H),吹噓中有炫耀富起來、強起來的「大國豪情」,豈不像阿Q的精神勝利法?這就是「反諷」的效果。

  所謂反諷,是指行為主體(給選手遞旗者、唱紅歌的紅大媽)並無諷刺他人的意圖,而是認為自己的行為「政治正確」和「絕對愛國」,但其行為產生的效果,卻是旁觀者的諷刺感覺(愚昧、無知、阿Q)。

  「中青評論」說,「低級紅」能「招搖過市」,主因是「許多幹部的政治素質和人文素質不高」:「很多人打著『極左』的旗幟,大肆鼓吹無法適應時代的錯誤觀念,卻被誤以為是『紅』的力量,迷惑了不少愛國群眾,這無疑是最典型的『高級黑』。」

  4.因過於蔽塞 紅婆罵尾巴

  所謂人文素質不高,就是常識不足、蔽塞乃至愚昧、不講理。恰如歷史典籍《荀子.解蔽》:「凡人之患,蔽於一曲,而闇於大理」。

  毛時代(1949—1976)流行的紅歌,不少是堆滿造神口號的「低級紅」,〈社會主義好〉、〈大海航行靠舵手〉和〈東方紅〉就是「代表作」。
 
  罵人「夾著尾巴逃跑了」源自毛語錄,與罵知識分子的話相關連。毛說:「知識分子是最無知識的。知識分子把尾巴一翹,認為老子不算天下第一,也算天下第二。」他教訓知識分子要夾起尾巴走路,不要翹尾巴。

  在紐約大唱〈社會主義好〉的紅大媽,大都是毛文革(1966—1976)的一代、下鄉知青的一代,只受到小學或初一的正規教育,有知識不足的缺陷。在毛文革結束後,又未能吸收新知識、反思毛文革的極左禍害,「習慣地」把唱熟的紅歌搬出來。

  一個國家或經濟體是否文明崛起,且讓各國民眾理性判斷,不必天天忙於宣傳「大國崛起」、「中國方案引領全球」。當務之急,是外遊者必須展現「大國公民」的德性。當副總理時主管商務、旅遊的汪洋說:

  「部分遊客的素質和修養不高,公共場合大聲喧嘩、旅遊景區亂刻字、過馬路時闖紅燈、隨地吐痰等不文明行為,也常常遭到非議,有損國人形象,影響比較惡劣。」

  5.低級紅氾濫 紅色恐怖感

  低級紅的氾濫,並不只是知識不足者「懷念」毛文革,也有高幹的霸道。

  在外國的外交場合,有紅中高官指責向其本國外長提問的外國記者:你知道中國已是第二大經濟體,中國已崛起嗎?外國媒體的反應是:太霸道,有點紅色恐怖感。

  這樣的「訓話」效果,不能達致「我說你聽」的「絕對服從」,卻是對「中國崛起」、「大國外交」或「中國模式引領全球」的「反諷」。

  「中青評論」有這樣一段話:

  「製造『高級黑』的關鍵是『低級紅』,而『低級紅』之所以容易氾濫,關鍵在於其中那點『紅』的元素。……都起到了讓人望而生畏、不敢駁斥的作用。」

  在北京、香港、美國看到的「低級紅」和「高級黑」,都是攀比「左」,話越說越「左」,狠話說得多;在鼓吹狼圖騰崇拜之下,人性稀薄,狼性則顯得囂張。亮劍鬥爭的姿態,確令人「望紅生畏」,有紅色恐怖之感,仿佛回到毛文革的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