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ITIES PRESS (HK)
  

 
 
 
 
   

擔心公私合營 難忘抱頭痛哭

丁望

原載:信報〈思維漫步〉專欄,2018.10.4,A22版
上網:2018.10.13
字數:原文1,888,上網2,130


1,胡德平發表講話。網絡圖片。

  關鍵詞:私企,公私合營,老路,共產風,講政治,離場說,共管說,亞文革,焦慮,強制,個人集權

  改革家胡耀邦(1915—1989)之子、紅二代開明派代表人物胡德平,再次理性進諫:「警惕新的公私合營」,走過的公私合營之路,「今天絕不再走」。

  他提到毛主導的「工商業社會主義改造運動」(1953—1956),使「工商業處於四面楚歌的境界(地),別無出路可走」,「在工商業者中,白天掛牌,晚上抱頭痛哭者當不在少數」。


2,胡德平的文章(2018.9.27),發表於胡耀邦史料信息網。


  1.正視共產風 勿回毛老路

  這些話,見於他在9月27日發表的文章,題為〈警惕打著共享的旗號搞新的公私合營——重溫中共中央﹝1991﹞15號文件〉(下稱〈新公私合營〉),刊於胡耀邦史料信息網(下稱耀邦網);9月30日,民間平台愛思想網轉載,改題為〈警惕新的公私合營〉。

  在〈新公私合營〉發表之前,耀邦網刊出《中國民商》雜誌對胡德平的專訪,題為〈應當繼承的一份思想遺產——關於共產風、反省、改革問題答《中國民商》問〉。

  兩篇文章述評1956年的公私合營、公社在1958—1960年的共產風,呼籲正視毛颳共產風的錯失,不要「重走五十年代的公私合營的老路」。

  胡德平出身於紅色政治家庭,曾任中共中央統戰部副部長、工商聯第一副主席兼黨組書記(正部級),熟悉國企和民企(私企)的實況,在政界、紅二代、工商界的人脈廣,對目前的社會焦慮了解至深。他的再次進諫,在社會引起了廣泛的關注。

  正視焦慮的,還有在民間影響力相對較大的《新京報》和《財新周刊》,都發表了社論。後者的社論稱:「民企類似焦慮並非首次,只是此次更為激烈、波及更廣。……民營企業日子相當艱難,為1992年鄧小平發表南方談話以來所僅見。」


 圖3,各地大資本家發表聯署「報喜」函,慶賀公私合營,聯署者李燭塵、榮毅仁(上海)、樂松生(北京)等。網絡圖片。

  2.私企離場說 提工人共管

  從迂迴進諫勸止個人崇拜的造神,到近日為私企吶喊,胡德平及其主持的耀邦網,扮演了甘冒風險建言、為民請命的角色。

  胡德平這次出馬,迎戰「兩個小平」。一個小平姓吳,是金融界人士,他提出「私企離場」說,稱私人企業已完成「階段性任務」;另一個小平姓邱,是十八大後提升起來的人力和社保部副部長、總工會副主席,他強調黨委領導企業、工人參與私企管理,被稱為「工人共管私企」說。

  提「私企離場」說者不具官方身份,不可能獲雲端要人授權發表試探性的「左調」;「工人共管私企」說,亦恐非直接獲授權的「政策說明」,但深受雲端「講政治」和「黨領導一切」之說的影響。

  此兩說引起社會更大的焦慮後,雲端的黨總表示對私企的政策不會改變。這是重申舊口號的「最高指示」,黨媒馬上呼應,稱是「一錘定音」,指責「私企離場」說是「別有用心」。

  李克強以國總身份發表的談話,則對私企有較具體的承諾。9月28日,他邀請私企老闆對話,他說:「銀行不能厚此薄彼」,對私企應一視同仁;在簡政、減費、減稅等環節,降低企業承受的「制度性交易成本」。


 圖4,李克強稱:「打造內外資一視同仁和公平競爭的營商環境」(2018.10.12,塔吉克斯坦首都杜尚別)。網絡圖片。

  3.亞文革正熱 有人提共管

  近幾年政局左轉,衍生政治回歸毛老路的「亞文革」,口號和政策反覆多變,令許多人有無所適從的困惑。執政黨的個人極度集權,既加劇黨政不分的體制弊端,亦侵蝕私營企業傳統的管理機制,不少私企擔心共管有變相共產之危。

  共管說與雲端的「最高指示」有關。按照「最高指示」制訂的〈新時期產業工人隊伍建設改革方案〉,於2017年6月下達各地。文件強調工人的「主體地位」和「全心全意依靠工人階級方針」。

  所謂工人是國家主人翁、具主體地位,早就是虛幻的政治命題。以主體地位為藉口,鼓吹建立私企的共管機制,必引起私商對共產的焦慮。

  以法律的視角觀察,合同法、合夥企業法、物權法、公司法、外資企業法,對公司的董事會和股東大會地位、股份和私有產權均有規範。私企的管理權在股東大會、董事會及其授權的行政主管,不持股份的工人並無必然的管理權。

  在共管說出台之前,私企設黨委或黨組已成為「趨勢」。最近官媒推介「浙江經驗」——蕭山私企傳化集團建黨委的「先進經驗」。黨委打入私企之舉,被許多工商業者視為官方強化控制的一步,「太上皇」來了,私企的自主性被削弱。

  4.藉共享之名 行共產之實

  胡德平文章的「內核」,是反對再颳共產風,觸及毛時代的公私合營、公社運動的共產風。他認為,兩次的共產風,都以強制手段把私人財物拿走。

  對於60年前建立公社,他說:毛失敗了。失敗關乎農村「五風」:共產風、浮誇風、瞎指揮風、(強迫)命令風、幹部特殊風,公社「錯誤地」共了生產隊和社員(農民)的產。

  他認為,應汲取共產風的歷史教訓,現在不應重走老路;對於私企,不應以工人參與管理之名、「打著共享、民主的旗幟搞大鍋飯、鐵飯碗、颳共產風」。

  他說:

  「今天一些地方發生的情況,和昨天人們的思想認識差別太大了。昨天已經認識清楚,解決了的問題,今天又用一種新的形式復活起來。仍用一條擠壓民有企業,迫其走上公私合營之路。如果形成一股潮流,無人敢提批評意見,那麼後果將非常可怕。」

  這一段話可圈可點。「無人敢提」的背後,是極度集權、「妄議」戒律和「口罩主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