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ITIES PRESS (HK)
  

 
 
 
 
   

60年前建公社 狂生暢想天堂

丁望

原題:60年前建公社 狂生夜坐暢想
原載:信報〈思維漫步〉專欄,2018.9.6,A21版
上網:2018.9.27
字數:原文1,888,上網2,941


 圖1,毛澤東、劉少奇在北戴河會議(1958.8.17—30)主席台,會議決定成立人民公社。

  關鍵詞:人民公社,大躍進,土法煉鋼,三面紅旗,狂生,暢想,天堂,五風,浮誇風,農奴,飢餓

  60年前(1958)的9月10日,毛澤東指令發布建立人民公社的決定,在各地急速推動公社運動,稱公社是向共產主義「加快過渡」的最好組織形式,農民快將生活在美好的共產主義天堂。

  1.挾飛仙遨遊 仙樂處處聞

  這是「狂生夜坐」的「暢想」(官方又稱革命浪漫主義,民間稱狂想、夢想),「暢想」中或有蘇東坡(1037—1101)筆下的「挾飛仙以遨遊」(赤壁賦)之「暢快感」。

  在農奴化的公社體制下,農民受盡瞎指揮風、浮誇風一類的左禍;在向共產主義「加快過渡」中,未見「仙樂風飄處處聞」的天堂美景竟餓死了,喪命的農民和少年兒童超過3000萬,【註1】。

  適值改革40年,北京等地媒體有相關話題;為「殘存」的幾個公社,極端毛派(民間稱毛左或毛五)則在網絡平台發文「慶祝公社60年」。

  面對這些話題,本文疏理60年歷史脈絡,述評「狂生夜坐」說之源,公社的一哄而起,狂想與飢餓。

  2.夜坐不怕鬼 舉三面紅旗

  1958年是毛的「暢想年」,主要的標誌是三面紅旗運動和炮轟金門(823炮戰)。前者指社會主義總路線(鼓足幹勁,力爭上游,多快好省)、人民公社和大躍進;大躍進包含土法上馬、全民煉鋼的「大煉鋼鐵」(又稱「大鬧鋼鐵」)。

  這是「狂生夜坐」的「暢想」(狂想)。據包含解密檔案的毛年譜等文獻,毛說炮轟金門「整人」【註2】,引古代小說大談「狂生夜坐」。

  他習慣半夜辦公、決策,且時在游泳池畔決定「宏偉計劃」和「作戰部署」【註3】。「夜坐」中的「暢想」,常道不怕鬼,一邊講還一邊伸出舌頭,說鬼的舌很長,描繪鬼的形象。

  所謂不怕鬼,就是敢想、敢說、敢幹(民間稱蠻幹)。「三敢」衍生建立公社、推動大躍進和土法煉鋼的「壯舉」。在現實生活中,這是違背常識、科學、民意的蠻幹。

  官方「暢想」的是:「加快過渡」到共產主義天堂(3、4年);「一天等於20年」、3年趕上英國(1958年的談話:最初是15年,後來說10年、7年、3年);吃飯不要錢。

  在此「暢想」下,山東省范縣(今河南境內)成為「跑步進入共產主義的典型」,其1958年10月的2年實現共產主義規劃,稱共產主義新樂園勝於天堂:

  「人人進入新樂園,吃喝穿用不要錢;雞鴨魚肉味道鮮,頓頓可吃四個盤;天天可以吃水果,各樣衣服穿不完;人人都說天堂好,天堂不如新樂園。」


 圖2,毛到河南新鄉縣七里營公社視察,稱讚公社好,1958.8.6。網絡圖片。

  3.一哄而瘋狂 聲稱公社化

  毛建立公社的亢奮,發生於1958年上半年,他到處宣講農業合作社併成大社的構想;8月上旬,他到山東、河南等地視察農村,鼓吹鼓足幹勁、加快從社會主義到共產主義的過渡。

  加快的取向,一是合併高級農業合作社,擴大農業生產的組織規模;二是加快土地所有制(產權)的轉變:從農民集體所有制轉為全民所有制(國家所有制,實是黨有制)。地方領導人以併社方式擴大農業生產組織,迎合他的大躍進思路;他表示,這些併大的農業社應稱人民公社。

  1958年8月17日至30日的北戴河會議(政治局擴大會議),按毛的意旨通過建立公社的決定(29日)。9月10日公布後,各地引發公社運動高潮。

  10月底,74萬農業社合併為26,000個公社,社員佔總農戶的99%,每個公社平均約4,700戶。大體而言,每一個區(當今的鎮或鄉)一個公社,每一自然村一個生產大隊。


 圖3,第一黨報以〈人民公社好〉為題,稱讚河南的大躍進和人民公社運動。

  4.軍事化管理 農民似農奴

  公社的特點,官方聲稱是「政社合一」和「一大二公」。

  「政社合一」指公社替代原來的區政府和黨委、生產隊替代原來的村政府和黨支部,公社又是農業生產的組織。

  一大是指規模大、人多,二公是「公有化」,實際是公社幹部可藉公有之名,挪用、侵佔農民的私人財產(如農具、生活用品)。

  公社實施強制的監管,引入軍事化的管理模式,公社民兵參與監視,農民不得私開廚灶,必須到公共食堂用餐,老年人編入「黃忠隊」、婦女在「梁紅玉隊」;在「日戰夜戰」之下,大家忙於農耕和土法煉鋼,失去家庭的緊密關係。

  5.共產暢想曲 大家都去拿

  在此模式下,農民實淪為任由擺布的農奴,毫無個人自由。

  農村幹部的強迫命令、浮誇風對農民的折騰甚重。曾任國務院副總理的薄一波(1908—2007),在回憶錄提到河北最早成立公社的徐水縣,幹部的強迫命令風很重,動不動開鬥爭會整農民。

  徐水縣農民的家具被沒收「歸公」,這是「共產化」的一步。胡溫新政時的官方出版物《中國共產黨歷史》透露:「除了一雙筷子、一隻碗是個人的,其他都歸公了」【註4】。

  「共產化」不只在家具,還有山寨式的「各取所需」。薄一波的回憶錄,提到湖北當陽縣跑馬鄉轉為公社後的「共產化」:

  「1958年10月中旬的一天,跑馬鄉的黨委書記在大會上宣布:11月7日是社會主義結束之日,11月8日是共產主義開始之日。會一開完,大家就上街拿商店的東西,商店的東西拿完後,就去拿別人家的:你的雞,我可以抓來吃;這個隊種的菜,別個隊可以隨便跑來挖。小孩子也不分你的我的了。只保留一條:老婆還是自己的。」【註5】

  以「各取所需」為名的、大家都去拿的「共產」,實是偷、搶、搜,能有「幸福的天堂」嗎?

  有的鄉黨委書記說得更「勇敢」,聲稱加快過渡到共產主義,只要大家自願,老婆也可以試一試「共」。


圖4,四川省新繁縣新農公社的「黃忠隊」胸牌。

  5.浮誇瞎指揮 5年大飢餓

  這樣的公社,類似列寧的戰時共產主義(1917—1924),對農民的管控則更加苛嚴。

   在農奴化的公社體制內,農村幹部的「五風」損害農民利益,形成危害個人生命安全的左禍。

  「五風」是官方術語,指共產風、浮誇風、瞎指揮風、強迫命令風、幹部特權風。

  浮誇風、瞎指揮風對農民的折騰很深,其中最瘋狂的是編造豐產「衛星」。水稻畝產只有二、三百斤,幹部竟吹成數千、上萬,公社建立不久,貴州省就出現畝產萬斤「衛星」。有不少文章說,最高的「衛星」,是廣西環江縣的畝產13萬斤。

  事實是:更高的「衛星」是上海左王柯慶施在郊區的17萬【註6】。柯是逢迎毛甚起勁的「老左」,他說:「我們對毛主席的信仰要到迷信的程度,對毛主席的服從要到盲從的程度」,「共產黨員不說三分大話不算數,有三分大話、七分可靠就行了」。

  6.3年大飢餓 長期吃不飽

  1959年,彭德懷(1898—1974)曾說,公社、大躍進運動,是左傾機會主義,共產風勞民傷財;「千萬人將要遭到飢餓,甚至餓死一些人」【註7】。

  吹牛和高額徵糧,導致1958—1962年的大飢餓,大量農民和農村的少年兒童餓死。在5年大飢餓之後,直到1980年代初,不少貧困山區農民仍有「吃不飽」之困。

  1979年,陳雲(1905—1995)說:「30年了,……不少地方還有要飯的,這是一個大問題」【註8】;萬里(1916—2015)則說:「一個種地的,自己吃不飽肚子。我們共產黨幹了30年,連這麼一個要求都不能滿足!」

  薄一波評人民公社、大躍進運動,稱是「脫離現實的空想」、烏托邦;「帶來的災難是深重的,留下的教訓是深刻的」【註9】。

  註釋:

 1,http://www.celebritiespress.com.hk/00130901.htm
 2,http://www.celebritiespress.com.hk/01180823.htm
 3,《毛澤東年譜》第3卷,頁388。
 4,《中國共產黨歷史》,第2卷上冊,頁499。
 5,《若干重大決策與事件的回顧》(薄一波),頁754、755。
 6,人民日報2005.3.23,16版。
 7,《彭德懷年譜》,頁755。
 8,《陳雲文選》,頁226。。
 9,同5,頁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