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ITIES PRESS (HK)
  

 
 
 
 
   

胡耀邦信息網 抵制神化個人

丁望

原載:信報〈思維漫步〉專欄,2018.7.19,A23版
上網:2018.8.16
字數:原文1,888,上網3,391


 圖1,華國鋒初任中共中央主席、軍委主席時的「標準像」(1977),標明「英明領袖華主席」。這是個人崇拜造神的標誌。


  關鍵詞:抵制,造神,個人崇拜,個人迷信,個人專斷,實踐觀,歷史經驗
  相關人物:胡耀邦,華國鋒,毛澤東,斯大林,葉劍英,鄧小平,陳雲,沈寶祥,王立本

  個人崇拜(個人迷信)的造神,在北京政界和社會上有爭議。

  最近頗引起關注的訊息,是官方新華網於7月11日轉載一篇舊文(下稱「7.11文」),議論華國鋒(1921—2008)(表1)當中共中央主席時(1976—1980)的造神活動。刊出不久即被刪除,引起外國和香港媒體的政治猜測。

  「7.11文」有後續的訊息,卻未為媒體發現或關注。7月13日,胡耀邦史料信息網(下稱胡信息網)刊出〈「杯子、椅子」引起的思考〉(下稱〈杯子〉),提到類似的造神活動,並引述批評者的話:把人變成「神」,領袖和人民之間「變成封建關係」。

  此文的刊出,與紀念「實踐檢驗真理論」40周年有關,更有抵制個人迷信的強烈訴求。知識界視為有「現實針對性」:藉華國鋒的舊事,對神化個人說「不」,表達對「黨內民主」、領導人「接受批評」的期望。這是有政治風險的另類表態。


 圖2,華國鋒成為毛接班人後,各地有毛、華「標準像」並舉的造神活動,圖為貴州省貴陽市表態支持華國鋒的遊行(1977)。

  1.提杯子展覽 反思造神熱

  此文的作者沈寶祥,是中央黨校退休資深教授。

  1978年前後,他協助改革家胡耀邦(1915—1989)批判「兩個凡是」,執筆轉述胡的實踐觀:

  尊重事實、科學,政策和理論必須受實踐驗證;改變脫離實際和違背常識的政策、施政,停止形式主義活動;變通毛的過時教條改善民生,遏制個人迷信,糾正權力過度集中的弊端。


  〈杯子〉引述1978年中央黨校學員王立本給「中央主要領導人」(華國鋒)的信,提到華視察北京紅星養豬實驗場後,場方把他用過的杯子、椅子、熱水瓶,陳列於特製的玻璃櫃。王立本認為這種形式主義是造神。後來華下令撤去展品。

  關於王立本的信,「7.11文」亦提到,這是早已解密的「雲端」(高層)舊事。很早前官方出版物《中國共產黨黨史鏡鑒》就提到王立本的信,並透露其身份:上海第二醫學院副院長。

  〈椅子〉提王立本故事的動機,本欄的解讀是,一.強調神化個人、個人迷信違背「黨內政治生活準則」;二.華國鋒接受批評,有糾偏的行動。

  〈椅子〉的重墨之處,是胡耀邦抵制神化個人的理念、作者對「產生個人迷信的土壤」的認知。

  〈椅子〉列舉胡耀邦在1979年的幾次演講,提到對領袖「不要迷信」:

  多年習以為常,甚至到現在的宣傳還在搞那個突出宣傳個人,……非常錯誤。

  他呼籲幹部「不要搞形式主義」,不要老喊「英明呀,正確呀,偉大呀」。

  2.共運史文件 批個人專斷

  在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史(簡稱共運史),推動個人迷信的造神與反對造神,一直是爭議的重大話題,亦關乎高層的「黨內鬥爭」。斯大林(1879—1953)、毛澤東(1893—1976)家長專權和個人迷信導致的「左禍」,在共運史的文件、著作中並不迴避。

  1956年9月,中共八大修改黨章的報告,述評神化個人造成「嚴重的惡果」,必須堅決執行「反對把個人突出、反對對個人歌功頌德的方針」。

  同年的官方「兩論」(關於無產階級專政的歷史經驗、再論無產階級專政的歷史經驗),批評斯大林當權時(1924—1953)的個人專斷和個人迷信的錯誤,並預言個人迷信的頑疾不易消除:

  「毫無疑義,脫離群眾的個人突出和個人英雄主義這一類現象還會長期存在的。一次克服了,下次還會再出現。……有些人就很容易犯出狂妄自大、迷信自己或者盲目崇拜別人的錯誤。

  62年後讀此段文,感受到文中的「還會再出現」具「預見性」。聯想當今的政治現實,不能不對「還會再出現」的判斷驚嘆。

  3.1980年代 評論一言堂

  毛文革結束後,中共第一代的葉劍英、鄧小平、陳雲和第二代的胡耀邦等,合力「總結」毛文革的「歷史教訓」和共運史的經驗,對個人專斷和神化個人有較深入的批判。

  1981年6月的十一屆六中全會「決議」,提到毛的個人專斷:

  「他的個人專斷作風逐步損害黨的民主集中制,個人崇拜現象逐步發展……導致了文化大革命的發動」,「左傾錯誤的個人領導實際上取代了黨中央的集體領導」。

  在此「決議」公布前,中共中央於1980年2月出台的〈關於黨內政治生活的若干準則〉,提到脫離群眾、獨斷專行、特權思想之錯;強調「堅持集體領導,反對個人專斷」,「不允許搞一言堂、家長制」;並列出禁令:「對領導人的宣傳要實事求是,禁止無原則的歌功頌德」,「不許歪曲歷史和捏造事實來宣揚領導的功績」。

  它還闡述「黨內民主」:「允許黨員發表不同意見」,不得「打擊陷害……亂用專政手段,進行殘酷迫害」。

  這份「準則」由胡耀邦主導中央書記處擬草,第一代葉劍英、鄧小平、陳雲拍板後成為「黨內法規」。這是清除毛文革「左毒」的重要文獻。

  1980年12月,在鄧小平、陳雲主導下,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決定,停止華國鋒的兩個主席職務(中共中央、軍委主席),分別由胡耀邦、鄧小平接替,後者實際控制大局。會議的通報,批評華國鋒:「熱心於製造和接受新的個人迷信,被稱為英明領袖,……接受種種出格的歌頌,覺得心安理得。」(表2)

  上述一系列「決議」和重要文獻,反襯胡信息網抵制神化個人的「正當性」,這或是它甘冒風險的主因之一。


 圖3,〈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通報〉(1980)首頁,稱華國鋒不適宜繼續擔任中共中央主席、軍委主席。

  4.以迂迴方式 表達焦慮感

  這幾年政局左轉,在「講政治」和「敢(強)亮劍」中回到毛的政治老路。許多了解共運史的幹部和文人,對於類似毛文革的觀念、政策、個人極度集權的造神有憂患意識。

  毛文革的造神「場景」,諸如高喊「四個偉大」(偉大導師,偉大領袖,偉大統帥,偉大舵手)和「萬萬歲」,膜拜塑膠芒果模型的「聖典」,「兩論」中預言仍將出現的「突出個人」和「狂妄」,許多人仍記憶猶新。他們對新造神熱有焦慮感,表達抵制神化個人的意向。這是「7.11文」和〈杯子〉一文出現的一個因素。

  在言路堵塞、人人戴口罩避風險之下,還有正視文革餘毒、封建殘餘者挺身而出,以迂迴方式進言。這是非常值得關注的社會現象。

  所謂迂迴方式,就是藉歷史影射現實;或在講述黨史故事中,表達避免神化個人、個人集權的期望。紅二代主持的胡耀邦史料信息網,在這方面扮演了活躍的角色。

表1,華國鋒(1921—2008)經歷


0時期(年代)

職務

1抗戰時期
 (1937—1945)

中共山西省交城縣委宣傳部長
中共山西省交城縣委書記

2國共內戰時期
 (1946—1949)

中共山西省交城縣委書記
中共山西省陽曲縣委書記

3毛時期〔1〕
 (文革前1949—1966)

中共湖南省湘陰縣委書記
湘潭縣委書記,湘潭地委副書記、書記
湖南省委文教部長、統戰部長
湖南省委書記處書記、副省長

4毛時期〔2〕
 (文革1966—1976)

湖南省革委會副主任、主任
湖南省委第一書記
國務院業務組副組長〔類似副秘書長〕
國務院副總理兼公安部部長
國務院代總理〔1976〕
中共中央第一副主席〔1976〕

5後毛時期
 (1976—1980)

國務院總理〔1976.10—1980〕
中共中央主席〔1976.10—1980〕
中央軍委主席〔1976.10—1980〕

6中共中央政治局職務

中共中央委員〔1969—2002〕
中央政治局委員〔1973—1982〕
中央政治局常委〔1976—1982〕

表2,中共中央文件批評華國鋒「左」偏失


0引題
.文件名稱(時間)

內容摘要

1兩個凡是,照搬「左」 
 的一套
.政治局會議通報
 (1980.12.5)

「華國鋒同志在粉碎『四人幫』這一事件中是有功勞的,這應當肯定」;
「華國鋒同志提出『兩個凡是』,長時間堅持這個完全違背馬克思主義的錯誤觀點。提出『兩個凡是』,實際上是要把毛澤東同志晚年『左』的一套繼續照搬下去」。

2未提糾正文革錯誤
 的創議
.同上

「華國鋒同志在十一大前後提出的一系列政治口號,基本上還是『文化大革命』中的口號」;
「他從來沒有主動地提出過糾正『文化大革命』錯誤的創議」。

3個人迷信
.同上

「華國鋒同志很熱心於製造和接受新的個人迷信。……接受種種出格的歌頌,覺得心安理得」。

4繼續犯左的錯誤
.〈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
  歷史問題的決議〉
 (十一屆六中全會,
 1981.6.27)

「當時擔任黨中央主席的華國鋒同志在指導思想上繼續犯了左的錯誤。華國鋒同志是由毛澤東同志在1976年『批鄧』運動中提議擔任黨中央第一副主席並國務院總理的。他在粉碎江青反革命集團的鬥爭中有功,以後也做了有益的工作。但是,他推行和遲遲不改正『兩個凡是』(即『凡是毛主席作出的決策,我們都堅決維護,凡是毛主席的指示,我們都始終不渝遵循』)的錯誤方針。」

5繼續維護個人崇拜
.同上

「在繼續維護的個人崇拜的同時,還製造和接受對他自己的個人崇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