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ITIES PRESS (HK)
  

 
 
 


評說文革50年 豈可沒有金庸

   ——金庸與文革
(一)

丁望

原載:信報〈思維漫步〉專欄,2016.12.22,A14版
上網:2016.12.23
字數:原文1,888,上網2,591



 早期明報的要聞版(第1版,有時第4版),是報道和評論文革的主要平台。1966年10月24日的要聞版,左上角是社評〈釋牛鬼蛇神〉 (金庸撰);其下,是「本報特稿」〈一九六一年的中共黨內鬥爭〉(丁望撰)。報紙影印圖,是由微型膠卷打印出來,字體不清晰。


  關鍵詞:文革,香港,明報,明報月刊,四大板塊,批判文革,領域,平台,社評,和文革對著幹
  相關人物:金庸,林彬,錢穆,余英時,徐復觀,張國燾,李璜,江青,胡力漢,陳素雯,馮志弘
  引述典籍
  夏商有鑒當深戒,簡策汗青今具在。(李清照:浯溪中興頌詩和張文潛二首)
  飄風不終朝,驟雨不終日。(老子.二十三)
  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王維:終南別業)

  走過半個世紀,回顧50年前文革爆發的場景,讓人感受到歷史的脈動。1966年的清算三家村和四家店、「五一六通知」和紅衛兵紅色恐怖潮,仿佛就在眼前;令人聯想北宋詞家兼詩人李清照(10841156?)的詩句

   「夏商有鑒當深戒,簡策汗青今具在。」

  文革的禍害,是應引以為戒的歷史教訓,史籍(古時歷史記錄於竹簡,即詩中的簡策汗青)的歷史記載,是抹不掉的。

  值此文革爆發50周年、江青集團倒台40周年之際,香港一些媒體未忘文革之災。信報和明報、蘋果日報,有關於文革的系列分析或報道特輯;電子媒體的文革特輯,則以有線電視中國組製作的特輯(胡力漢主編)最為用心。

  西方媒體也透過網絡平台,推出文革50年特輯。紐約時報和德國之聲、美國之音、BBC的報道和分析,比香港中文媒體更為廣泛。北京、台北的主要紙媒,則避開了文革50年的話題。

  金庸四板塊 堅持批文革

  香港與文革息息相關。文革前的五月大逃亡(1962),是大陸飢餓人群向自由、溫飽的香港求生之博弈。1966年文革爆發後,香港也有紅衛兵式的小規模「造反」,1967年則有傳統左派的五月暴動;接著是粵、桂武鬥中「五花大綁」者的浮屍,漂到香港海面。

  香港是最早研究文革和出版叢書的一個中心(以友聯研究所和明報為代表,大陸當時無此研究);北京中國社科院的幾位學者,提到「最早研究文革的人」,是明報的一些人【註1】。香港也是報道文革實況的傳播中心,媒體發表評論亦多。

  評說文革50年,不能沒有香港,亦不能沒有金庸。

  金庸的成就、對社會的貢獻,並不只是武俠小說。以研究的視角觀察金庸的人生,或可分為四大板塊。


  一,包含武俠小說、電影劇本、遊記、歷史隨筆的文學領域;
  二,包含報紙、雜誌、叢書的新聞出版領域;
  三,包含報道、分析的批判文革領域;
  四,包含參與香港基本法諮詢和往北京「朝聖」的政治網絡。

  第四板塊或可界定為1982年開始,權稱為「金庸1982邊界」,這個板塊在社會上有爭議;對於前三大板塊,社會評價是高的。

  我把金庸對文革的批判,單獨列為一個板塊的原因,是他對歷史盡的一份責任,也是冒了最大政治風險的一件事,值得大書特書。

  提供大平台 護言論自由

  評說文革50年,為什麼不能少了金庸?

  首先,金庸以社評為平台持續批判文革,有「和文革對著幹」的決心;

  第二,他以明報創辦人的身份,提供了報道、分析、討論、批判文革的平台:以明報和明報月刊為主,明報晚報、明報周刊、新明日報(新加坡)也有過平台;

  第三,以明報月刊叢書部為平台,出版了一系列的文革史料導讀(金庸寫序)、文革分析和文革人物傳記類叢書,北京中國社科院研究員寫的〈港澳台地區當代中國史研究狀況考察〉,提到這些出版物【註2】;

  第四,聯絡了一批關注文革禍害、護衛傳統文化的知識界精英,如史學界的錢穆、余英時、徐復觀,再如中共黨史或國共和戰史的專家張國燾、李璜等。

  2006年,金庸在《明報月刊》發表〈拚了命出版《明月》〉,這是為明報月刊創刊40周年而撰寫,提到「和文革對著幹」的事。

  明報月刊於1966年創辦時,金庸是社長兼總編輯,包括我在內的3位編輯幫他小忙(北京等地出版的金庸傳,編造出所謂6人名單)。第2年,金庸不再主編月刊,我隨他轉到報紙(明報,又稱日報;後來的明報晚報稱晚報),但仍繼續在月刊撰稿。這種經歷,令我對金庸辦報與辦雜誌的理念、「和文革對著幹」的魄力,有較深的了解。

  「和文革對著幹」不只是金庸的傳媒理念、政治取態,也是抵制極左政治運動、對維護傳統歷史文化的一份使命。他提供的媒體平台,沒有今日「自我約束」的小動作,而是護衛大家的言論自由。

  評早期明報 各地說特色

  金庸批判文革的平台,除了社評欄之外,有些武俠小說作品是否影射文革、成為「和文革對著幹」的另一平台?值得研究小說者探索。

  有一些人說,他的《笑傲江湖》(1967—1969連載)影射文革。陳素雯和馮志弘的〈《笑傲江湖》的政治諷喻與明報的轉型〉(刊台中中興大學《興大中文學報》),有詳細的述評。不過,金庸否認有影射之意。

  關於明報對文革的報道和分析,在文革期間頗吸引讀者;文革結束後,北京、香港和香港的評論頗為肯定。法律出版社(北京)的《香港報業縱橫》指出:

  「中國消息版,……在文革期間大放異彩,成為香港中國新聞的一塊牌子,是香港乃至世界了解中國的一個重要視窗。由於對文革的出色報道與評論,明報發行量迅速突破10萬份。」【註3】

  湖北人民出版社(武漢)的《金庸傳》稱:

  「關於文革的報道和評論,在香港所有的報刊中,明報是最為出色的。……到了文革,明報的銷路更是突飛猛進。……日銷量已穩住在12萬份以上,大報地位正式確立。……明報漸漸顯出它在中國報道方面確有過人之處,而且隨著這一特長的發揚,明報也事實上成為香港報紙中獨樹一幟的『中國報道』的一張大報。」【註4】

  行到水窮處 坐看雲起時

  在50年前的香港,報紙老闆能正視文革的社會災難已經不容易了,哪有「和文革對著幹」的使命感和勇氣?風險之大可達到家破人亡,諸如商業電台名主播林彬於1968年8月被暗殺喪失生命。金庸有面對風險堅持批判的執著,是對香港的一份貢獻。

  回應金庸「對著幹」之說,我曾發表一文提到跟在他後面的風險:

  「『和文革對著幹』的路艱險,最險的是1967年極左暴動時,上班要經過北角的一段地雷陣。『如履薄冰』或只是被冰塊割傷腿,地雷陣的土菠蘿則可能奪去人的生命。很幸運地,如《老子》言:『飄風不終朝,驟雨不終日』,暴亂很快平息。經受這場暴風驟雨,便特別喜歡王維的『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

  走向批判文革的不歸之路,面對文革的場景,令人擴大歷史視野,對自由、平等、法治和生命價值倍加珍視。

 註1,http://www.cnd.org/cr/ZK07/cr411.gb.html
    及 http://www.zaobao.com/special/face2face/story20090307—28590
 註2,http://www.zmw.cn/bbs/forum.php?mod=viewthread&tid=68091
 註3,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1&id=489835
 註4,http://book.sohu.com/s2015/jingyong/

.本文英文摘譯:
http://www.ejinsight.com/20161223-jin-yong-a-pioneer-in-the-study-of-the-cultural-revolu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