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ITIES PRESS (HK)
  

 
 
 


紅色基因取向 或是梁留葉陪

丁望

原載:信報〈思維漫步〉專欄,2016.11.3,A19版
上網:2016.11.6
字數:原文1,888,上網2,389


 圖1,退休法官胡國興大律師,在1027日記者會上宣布參選特首。網絡圖片。


  關鍵詞:特首選舉,一國屋簷,政治安全閥,阿爺,紅色基因,統戰對象,政治符號,肢體語言,隱碼,解讀

  明年特首的換屆選舉,由退休法官胡國興大律師揭開序幕。他在參選記者會的談話,率直而有自信,表達對社會撕裂的憂慮,抨擊特首的施政失當。但是,缺乏宏觀層面治港取向的陳述,只是碎片化的舉例,諸如調查UGL事件、單程證配額。

  本文分析參選與陪跑,要點是:在「一國屋簷」下,特首選舉並非港人自由、平等、彰顯社會公義的選舉,港人沒真正的選擇權;北京政治生態的變化與亞文革,人選的「紅色基因」和絕對忠誠;政治符號的解讀,肢體語言與場景的差異。

  預設安全閥 有指令控制

  在「一國屋簷」下,特首的所謂選舉,只是小圈子的推舉,並無港人自主的內涵。北京官方預設的「政治安全閥」,可歸納為四層。

  第一層,官方核定的1200名選委,絕大多數是紅派,具極高的可控性;
  第二層,由選委篩選候選人;
  第三層,官方可透過指令控制(對體制內紅派)、指導控制(對統戰對象)的手段,有效左右選局;
  第四層,依據基本法第45條的特首任命權,任命或不任命勝出者。

  形式的選舉,由北京官方主導;人選的拍板者,是權力金字塔頂阿爺,即高度集權下的家長,阿爺預定的人選必然「上馬」,其餘則是陪跑。

  特首的選舉,不可能置身於北京政治生態之外,香港民意不能左右選局。   

  2013年以來,北京政局左轉,局部回到毛老路,教育、文化、宗教有類似毛文革的亞文革。剛閉幕的中共十八屆六中全會,確立「核心地位」即領袖地位。會後的政治宣傳熱詞,是核心地位,英明領導,絕對忠誠;其主調是「三絕對」:絕對服從、絕對忠誠、維護核心領導人絕對權威。

  11月1日,中共北京市委機關報《北京日報》稱:「絕對忠誠放在第一位」(這是很久未上官媒的毛時代術語);新任代市長、有「福建經驗」和「浙江政治血緣」的政治新貴說,要「堅決服從核心」、「自覺維護核心」【註1】。


 圖2,11月1日,北京日報刊出頌揚「核心」的講話。

 

  釋政治符號 握手有隱碼

  近3年政治生態的變化和高層用人的取向,釋放了政治符號。本文的解讀之一,是頂層挑選特首的首要因素,是體制內具「紅色基因」者,聽話、順從的「忠臣」,能配合「強(敢)亮劍、震懾力」的大方向,絕對執行中央命令、對中央政府負責。

  除了來自紅頭文件、權威人物講話、黨媒文獻的政治符號,還有來自中南海的「肢體語言」。遠在毛時代(1949—1976),有「毛夾雞」的故事:在宴會上,毛帝夾一塊雞肉給香港紅色紙媒的費老闆,表示對「高級統戰對象」的重視;九十年代有「江握手」畫面:江帝在被接見人群中找「老朋友」,握住董老闆的手,暗示讓他「上馬」當特首;去年和今年,核心人物在集會上兩次握住香港鬍鬚司長手,被外界說成預定他「接班」,司長因此有參選的亢奮,並表達了參選意願。

  司長的亢奮,是會錯意而引起的。同是握手的「肢體語言」,釋放政治符號的隱碼卻有差異,必須了解時代背景和觀察握手的場景。「江握手」有「眾奡M他」的老友狀,握手時又有「關愛的眼神」。核心人物第一次握司長手,則是偶然碰見之態,給人「似曾相識」的表情。從中共黨史和高層權術的文獻去考察,握司長之手似非預定他「接班」之意,而是給現任特首看:你得好好幹,不然就要換人,這是權術、「預警」的隱碼。

  對中共黨史、國際共運史和「一黨領導」體制下的權術,港官往往了解不足,靠莎士比亞的劇中對白,是無法解讀中南海的政治符號。不久前,紀登奎(曾任政治局委員、副總理)的近身幹部趙樹凱寫紀登奎,觸及高層權術【註2】,港官或可作「補課」的教材。

  紅派為首選 忠誠第一位

  特首挑選的因素,包含紅派為本位與「紅色基因」、列為統戰對象的「同路人」、民主派邊緣化政客的「統戰剩餘價值」。

  明年的候選人,以「梁留葉(或其他「同路人」)陪」的可能性較大。民主派邊緣人物或是第三位,是更弱的陪跑者。如果「梁留」定案,前立法會主席自不會參選。

  梁連任的政治優勢,在於核心人物認定他是「忠臣」,曾就處置「佔中」引古語讚曰:「疾風知勁草,板蕩識忠臣。」

  梁配合北京的「政治需要」,有制裁「港獨」的強硬表態和舉措,甚至不避行政(政治)干預司法之嫌,在法院裁決相關案件前,揚言人大常委會釋法,突顯對「強(敢)亮劍」的「看齊意識」、「絕對忠誠放在第一位」的「核心意識」。

  他又配合「一帶一路」的「中國夢」,就「佔中」事向民政局局長、公務員局局長問責(免職),即順從阿爺追究青年學生「愛國感情薄弱」、超過1300名公務員發表支持「佔中」公開信(2014年10月)。

  胡官舉步艱 雜音或刺耳

  胡國興的參選,舉步維艱。北京近期十分強調「紅色基因」,內外有別的觀念濃。在「一國屋簷」下參加阿爺主導的選舉,最強的優勢是「紅色基因」,其次是「同路人」的統戰價值。胡氏在紅色官場連一個部長級的「高幹朋友」也沒有,突顯「關係網絡」之弱。

  他的參選談話雖表達港人的一些意願,但傳到北京官員耳中便太刺耳了,如「炮轟」被稱為「忠臣」的現任特首,針對人大常委831框架重啟政改,為六四平反及「如果年輕也會佔中」。胡氏不獻媚的另類聲音,或被視為「雜音」、「噪音」,難免上綱為「對著幹」。

表,基本法對特首的規定(部分)


引題,基本法條款

 摘要

對誰負責,43條

 對中央政府和特區負責

任命權,45條

 特首在當地產生後,由中央政府任命

關於中央指令,
48條8款、9款

 執行中央政府就基本法規定的有關事務的指令
 執行中央政府就中央授權的對外事務和其它事務

對立法會負責, 64條

 對立法會負責,答覆立法會議員的質詢

就職宣誓,104條

 「依法宣誓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

愛國愛港: *人大常委會831決定(2014)

 「必須堅持行政長官由愛國愛國人士擔任的原則,……普選辦法必須為此提供相應的制度保障。」




  .本文英文摘譯:
http://www.ejinsight.com/20161104-why-red-genes-is-the-only-thing-that-counts-in-ce-r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