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ITIES PRESS (HK)
  

 
 
 


   

自由和平民主 中國夢太遙遠


丁望

原載:信報2015.11.12星期四
   時事評論版(A19版)
   思維漫步 專欄
上網:2015.11.16
字數:原文1,888,上網2,600

  〈政府與中共代表會議紀要〉影印件(剪輯),1945年10月,重慶。簽署者,為國方的王世杰、張群、張治中、邵力子和共方的周恩來、王若飛。

  關鍵詞:自由,平等,法治,和平,民主,重慶談判,社會主義道路,偽命題,一黨領導,亞文革,家長制,口號治國,醒悟
  相關人物:毛澤東,蔣中正,周有光,江平,胡繩,韋大林
  引述歷史典籍:為國之基,必資於德禮,君之所保,惟在於誠信。
流水清濁,在其源也;……君自為詐,欲臣下行直,是猶源濁而望水清,理不可得。(貞觀政要)

  新加坡的馬習會談,帶出國共和談的歷史話題:重慶談判。更有「聯想性」的「聚焦」,則是緬甸的選舉,昂山素姬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民盟,NLD)佔上風,「林行止專欄」云:「民盟勝券在握,已清楚寫在牆上。」(http://forum.hkej.com/node/127140

  在北京思考型知識群,重慶談判引發的歷史思考,涉及自由、平等、法治、民主、誠信的價值觀,知識分子對歷史事實的認知、獨立思考的良知、面對謊言的醒悟;而緬甸選舉與民主新潮,則拉大了北京與內比都(前首都是仰光)的政治差距,「民主中國」之夢更加遙遠。

  從重慶談判 到政治謊言

  1945年8月,蔣中正(1887-1975)三次電邀毛澤東(1893-1976)到重慶,舉行國共和平談判。毛氏應邀於8月28日抵達重慶,與國民黨談判43天,於10月10日發表〈政府與中共代表會談紀要〉,即〈雙十協定〉。在9月18日紀念九一八抗戰茶話會,毛氏高呼「三民主義萬歲」和「蔣主席萬歲」

  1946年1月10日,國共簽訂停戰協定。1月10日至31日,政治協商會議在重慶舉行,由國、共及第三黨(民盟等)共商達成五項議案,包括和平建國綱領。

  1946年7月,國共內戰全面爆發,直至1950年6月結束。中共黨史稱此戰為「第三次國內革命戰爭」或「解放戰爭」。

  從重慶談判,到國共內戰時城市中的中共反蔣抗議運動,吸引了不少知識分子和青年學生。其因之一,是中共贊同和平、自由、民主的建國之路,而他們有改變現狀的訴求。

  中共於1949年10月1日建政後,所謂和平、自由、民主都是「偽命題」,當權者並沒有真正實踐承諾。其「社會主義道路」並非和平之路,也不在法治軌道上,而是受馬克思(1818-1883)、列寧(1870-1924)的無產階級專政論「指導」。

  在「一黨領導」體制下,連「黨內民主」都沒有,更無社會民主、民眾自由可言
http://www.celebritiespress.com.hk/99130620.htm

  讀書人醒悟 不再受愚弄

  經歷知識界思想改造(1952)、反右(1957)、大躍進(1958-1960)、文革(1966-1976)和反自由化(1981及1989)後,許多知識分子從愚昧的個人崇拜中醒悟,說出了「受謊言欺騙」的真話。

  年高109歲的文人周有光,自抗戰後期就在重慶接近中共,與周恩來相識,支持民主建國主張。後來,他發現中共的口號只是「哄騙」。在北京的一次聚談中,他提到在重慶「上了當」。

  另一思考型文人韋大林,在〈愛國是如何成為賊的〉一文說:「1945年9月,毛澤東在回答英國路透社記者的提問時說:自由民主的中國……,將實現孫中山先生的三民主義,林肯的民有、民治、民享的原則與羅斯福的四大自由。然而,『大救星』一坐上那把『舊椅子』,就全然忘記了自己的承諾,不僅大權獨攬,一意孤行,大搞政治運動,陷國家於混亂倒退之中。而且不顧人民死活,竟然在餓殍遍野之時,動用巨款為自己修建行宮,口中念念有詞『為人民服務』,卻享盡人民為他的服務。」(http://www.aisixiang.com/data/91813.html

  他又提到軍中大貪官郭伯雄、朱和平「不約而同地一口咬定,自由、民主、人權思想的傳播,是『西方敵對勢力對我們的滲透攻擊』,……必須打一場堅守意識形態陣地的『上甘嶺戰役』。難得兩位貪官如此憂黨憂國,他們是多麼愛這個不給人民自由、民主和人權的國家啊!」

  五十年代留學蘇聯的法學教授江平,在〈思考,思考,再思考〉一文,呼籲讀書人不可盲從。他提到「偉大、光榮、正確」的頌詞:

  「一個領袖,一個政黨永遠是正確的,那就等於說他是真理的化身。我們曾經被這個美好的謊言欺騙了很長時間,現在有人徹底醒悟了,有人開始醒悟了。」
http://www.aisixiang.com/data/56760.html

  曾任社科院院長的胡繩(1918-2000),也提到三個頌詞。他認為,有三個頌詞,「絕不是說黨內沒有陰暗面,沒有問題」,「有人乘機整別人,往上爬,……突出的是貪污腐敗現象大量出現。」

  口號叫得響 民權缺保障

  從毛時代到八九學潮後的「反自由化」,直至今朝的「亞文革」,暴露「一黨領導」體制的最大弊端,是高度集權,家長制一言堂排斥「黨內民主」、排拒民眾的參與權。

  高度集權的家長制,衍生權力運行的兩種傾向,一是以無產階級專政論,強調階級敵人(或敵對勢力)的破壞、顛覆,把民眾特別是知識分子對自由、民主、法治、人權的期望,上綱到敵對勢力的「亡我陰謀」,並強化「專政職能」,以強亮劍的手段,達致家長制的震懾力;二是推動造神的個人崇拜活動,以愚民政策剝奪民眾的知情權、監督權,形成人身依附。

  口號治國,是「一黨領導」體制長期的一大特色。中共十八大後,「美麗的口號」如法治、民主、自由、公平叫得很響。但掩蓋不了「亞文革」(http://www.celebritiespress.com.hk/00140801.htm)的真相:在知識界批憲政民主說、民間(公民)社會論、普世價值觀;在浙江等地,強拆教堂十字架;在鄉村,打壓因暴力迫遷而上訪的農民;在法律界,編造尋釁滋事、顛覆國家政權罪名,大肆搜捕律師。這些社會事件,折射民眾自由權未獲法律有效的保障,社會遠離文明之道。

  《貞觀政要》引諫臣魏徵言:「為國之基,必資於德禮,君之所保,惟在於誠信。」太宗謂:「流水清濁,在其源也;……君自為詐,欲臣下行直,是猶源濁而望水清,理不可得。」

  執政者應切實以人為本,如果只喊「美麗的口號」而無實踐之誠,政治能清明嗎?社會上的假大空現象能消除嗎?

註釋:
 1.中共把文件改名為〈國共雙方代表會議紀要〉,──毛澤東選集,人民出版社(北京,1966),第4卷頁1099。
 2.中國近代大事年表,近代中國出版社(台北,1981),頁141。
 3.周有光(1906-),江蘇常州人,早年在上海聖約翰大學、日本東京大學等唸書,1949年後曾任北大、中國人民大學教授,係漢語拼音方案制訂者之一。晚年的周有光,研究政治,敢講真話,呼籲中共放棄共產主義,建立自由民主社會。
 4.江平(1930-),浙江寧波人,1951-1956年在莫斯科大學法律系唸書,返北京後任教於北京政法學院(八十年代至今稱中國政法大學),1957年因講真話被列為「右派分子」,服勞役20年。八十年代,先後任北京政法學院副院長、中國政法大學校長。八九學潮期間,向中共中央建議以和平方式解決學潮。
 5.中共黨史研究(雙月刊,北京)1996年第5期,頁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