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ITIES PRESS (HK)
  

 
 
 


常識辨真假 良知斷是非

丁望

原載:信報2015.6.11
   時事評論版(A20版) 
   思維漫步 專欄
上網:2015.8.18
字數:原文1,888,上網:2,133


2015年6月18日,政改方案表決.網絡圖片

  關鍵詞:常識,真假,良知,政改方案,普選權,公平,獨立思考


  真與假的辨別,有賴常識和經驗;是與非的判斷並為公眾承擔責任,則關乎脊樑和良知。讀《紅樓夢》,喜歡第5回〈賈寶玉神遊太虛境 警幻仙曲演紅樓夢〉的「太虛幻境」對聯:「假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有當今的思考型文人,把下聯改為:「真作假時假亦真」,與上聯組成新對聯,嘲諷官場和社會上的假大空,慨嘆真假難分。

  《紅樓夢》第12回關於風月寶鑑的描寫,也有真與假的話:「你們自己以假為真。」對2015年的當代人而言,這是警句,也可以視為「溫馨提示」。

  提政改方案 有傾斜偏失

  依據人大「8.31決定」的香港政改方案,定6月17日由立法會討論並將投票。這是關乎真普選還是假普選的博弈,真假之辨,是對投票者的考驗。

  「8.31決定」在社會上引起的爭議,主要在兩個方面:一.與基本法第45條的「循序漸進」原則是否疏離?二.1200人組成的提名委員會,缺乏公眾可接受的「廣泛代表性」。

  按照基本法第45條,行政長官的產生要依「循序漸進」原則,最終達致普選。「8.31決定」的提名門檻,是1200個提委的50%;而2012年的比例是12.5%(150個)。


  提委會仍由1200人組成,未增加人數和階層代表性;2016年立法會的功能組別,則原封不動,不減少政治免費午餐。這種安排,是倒退、停滯,還是「漸進」(http://www.celebritiespress.com.hk/01140911.html),是常識之辨。

  提委會由四個組別組成,本就有對特定政治群體、利益集團的大傾斜。有港人以通俗的話概括:「由紅臉人和紅頂商人霸住位。」「8.31決定」未適應社會多元化和利益均衡的訴求,減低原來的傾斜度,讓非「紅色陣營」港人有多一些提名參與感。

  提委會的代表性不足、「紅色化」太強,壓縮了非「紅色陣營」的參與空間,令許多港人有「起步點不一樣」的困惑,產生社會公平、正義的失落感,也就難有「普選」的認同。

  連部分公務員也排拒「袋住先」,表達「要真普選」的人權訴求,如同6月10日「林行止專欄」的論析:「要真普選的公務員基於『生於亂世有種責任』,不惜挺身而出。」(http://forum.hkej.com/node/123420

  有尊嚴選民 必獨立思考

  「8.31決定」的政治賣點,是提委會提出的行政長官候選人,由全港500萬選民投票選出,並稱這是「普選」。

  這是對產生行政長官的重新「包裝」,以選民的投票去裝飾當選者的合法性、正當性。許多港人認為,這不是真正的普選,與人大代表及其領導層的「選舉」稱為普選一樣,有「虛偽性」。

  文明社會有尊嚴的選舉,是投票行為能體現「投票人意志」,而非按家長意志圈出的候選人投票,選民沒有真正的自主選擇權。

  在「一國屋簷」下,「8.31決定」不可改變。但是,按基本法第45條和附件一,政改方案需獲立法會議員三分之二多數通過,這是清晰的兩制邊界。許多港人期望有超過三分之一的議員投票否決,是基於對非實質普選的排拒,是權利自主意識的覺醒。

  香港有悠久的自由制度。思想、言論、新聞的自由,資訊的開放,教育的發達,國際化都市的視野,民間(公民)社會的激盪,使許多港人特別是受過中學教育以上者,比較有社會觀察能力、較強的「社會關懷」和社會參與意願。他們對改善人權的期望較高,公平、公正的普選權,正是他們現在追求的人權。


  在獨立思考群體中,「聽阿爺安排」和「我說你聽」的訓話模式,是行不通的。不盲從的人既沒有個人權威崇拜,也不願做「馴服工具」,對於政改方案,自有其獨立的價值判斷及真與假的辨別,對非實質普選的排拒,是很自然的。

  從共說民主 到回歸常識

  對虛假的排拒,還關乎歷史因素。所謂歷史因素,一是指對當代中國史(1949-)的了解;二是指歷史創傷的烙印,或歷史的苦澀記憶。

  許多港人了解某一歷史時段或歷史事件(如1962年大逃亡、1989年北京學潮),有人則從長輩、報刊、文獻的敘述中,感受到政治運動(如土改、反右、文革)的悲劇;還有人則目睹歷史事件的「場景」,或有自身的「時代傷痕」。這些有苦澀人生經驗或具有歷史常識者,大都有分辨真假的憂患意識。

  近期,北京知識界精英層有「從共說民主,到回歸常識」的話題,可解讀為「從歷史創傷的烙印,到對真與假的認真辨別」。

  所謂共說民主,指四十年代特別是1945年到國共內戰期間(1946-1949),中共大談民主政治,並以「實行民主」的口號,「爭取」年輕人和知識分子參加反蔣、反國民黨。但是,中共在1949年10月建政後,卻未「實行民主」,反而清算仍鼓吹民主、批評集權制的人。

  今年110歲、被稱為自由派學者的周有光,曾提及四十年代在重慶與中共要人交往,要人常說「實行民主」,一大批知識分子相信民主之說並參加反國民黨,後來才發現「我們上當了」。有這種歷史創傷的人,不再相信「實行民主」的空話,也就「回歸常識」了。

  所謂回歸常識,一是指「一黨領導」體制不可能「實行民主」,「人民民主」和「普選」只是口號;二是回到歷史常識,辨別真假。

  87歲的政治學者杜光呼籲揭示歷史真相,說:「求真去偽,求實去虛……啟蒙開智。」中央文史館資深研究員、國際政治學專家資中筠重申「還原真相,開啟民智,喚醒良知」,強調「從謊言中還原真相」,促成「全社會的良知覺醒」。

  這種對真與假的探索,值得獨立思考的港人參考。

  法治、文明的社會,必有限制公權、保障人權、普遍參與的民主制度,有真正的法治、民主,才可能有政界的相對廉潔。不少有歷史創傷或苦澀記憶的人,從政治幻想中回歸到常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