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ITIES PRESS (HK)
  

 
 
 
 

心有千千結 遊行步步難

丁望

原載:信報2014.7.3星期四    
   時事評論版(A19版) 
   思維漫步 專欄
上網:2014.7.9
字數:原文1,888,上網2,188


大遊行標語反映民意.網絡圖片

  關鍵詞:七一遊行,和平請願,一國兩制,法治,自由,真普選,牆角困境,牆角效應,自力救濟,群體抗爭,民間社會
  引述詩詞典籍:

  更那堪,斜風細雨(劉克莊:賀新郎)。
  民慮之於心而宣之於口,成而行之,胡可壅也?(國語.周語)

  在酷熱的天氣下,「更那堪,斜風細雨」(宋詞人劉克莊:〈賀新郎〉),約50萬七一遊行者舉步艱難。即使在雷聲、驟雨交錯的時段,警方在銅鑼灣也不肯多開放道路,讓遊行減輕阻滯。遊行者特別是老人和兒童,陷於寸步難移之困。他們的忍耐、和平、有序,凸顯香港傳統的秩序文化之美。

  遮打道靜坐的一群人,打算在2日上午8時離場,並不妨礙商業區的正常活動。警方卻以「阻差辦公」之名拘捕超過500人。面對青年學生和平、不抵抗的請願,官方指令警察採取大規模的拘捕行動,是否「必要」和適當?引起社會的爭議。

  官方行動背後的政治意涵,本欄的解讀是:一.對靜坐抗議者的「秋後算帳」,二.對準備參加「和平佔中」者的預警,三.應對「佔中」行動的預演。


七一大遊行,約50萬人參加.網絡圖片


  心結三大類 牆角效應強

  明知有「熱烤」似的炎熱,也獲悉驟雨的預報,約50萬港人仍走上街頭和平請願,只因心有千千結。

  從遊行者的標語、口號、演講、談話、歌曲考察,他們的心結可歸納為三個關鍵詞:法治,民主,民生。

  遊行者面對的現實及其訴求是:一.面對白皮書和北京一系列「紅色輿論攻勢」,表達按「基本法」維護「一國兩制」的意向、對守護香港法治和自由的執著;二.尋求有「真普選」的民主之路;三.面對官方政策、施政的一些失誤,關注港人的生存空間,對新界東北的大拆遷、對「自由行」缺乏有效「量化控制」、對雙非童搶學額等尤為焦慮,因而期待官方正視民意、民疾,在決策和施政方面接受民間監察。

  從近80萬人參加「622全民投票」、法律界的「627靜默遊行」,到雨中的約50萬人七一大遊行,都是港人的「自力救濟」之舉,以和平、理性的方式,表達「自己救自己」的意向。

  自救的「內核」,是法治和自由,面對移動「兩制邊界」、干預司法獨立、壓縮自由權的危機,說一聲「不」;爭取的,是能體現「投票人意志」的真普選。

  港人一系列的「自力救濟」,本欄稱為物極必反的「牆角效應」。6月24日發表於本報「中國21」欄的拙文〈白皮紅臉黑客:投票催化劑〉,論及港人被擠壓牆角之困:「港人有生存空間被擠壓之苦。擠到牆角,還能不發出抗議之聲?」

  所謂牆角效應,正如歷史典籍《國語.周語》云:「民慮之於心而宣之於口,成而行之,胡可壅也?」港人心有千千結,以理性方式發出抗議聲音,參與虛擬的投票或和平請願、遊行,是被擠壓在牆角上的「自力救濟」。官方豈可胡亂堵塞?


  公信力偏低、民意認受性弱的政府,面對「民慮之於心」和「宣之於口」時,能有一份包容的雅量、面對民眾理性溝通的勇氣,無疑是「第一選項」。官方不能面對青年學生的和平請願,卻動用過分的警力、過量的武力,對付自願離場、毫無抵抗者,有女性青年學生被扭臂叉口而痛苦流淚。

  這些「場景」經電視紀錄片的不斷「疊印」後,官方借事立威之想,並不能達致樹立「權威」的目標,不可能提升施政的公信力,反而令許多港人和國際關注者同情遭到武力對待的學生,懷疑武力行動的正當性。

  陷牆角困境 有學生抗議

  在七一大遊行或較早前的社會抗爭中,八十後的年輕人、九十後的學生,大大提升了「活躍度」;有些和平請願活動,青年學生已是「主角」。這是繼前幾年抗議高鐵倉促「上馬」之後,群體抗爭的新發展。

  學生和年輕人有關懷社會、正視民疾、守護香港法治和自由的責任感,是社會改革和發展的一個動力。雖然年輕人難免偶有偏激的意見和「擦邊球」之舉,但整體而言,抗議活動是在和平、理性的軌道上。

  香港有悠久的民間社會(公民社會、市民社會),如果沒有學生、年輕人挺身而出參與抗議活動,才是反常現象。

 美國的政治學者塞繆爾.亨廷頓(Samuel P. Huntington, 1927-2008),在《變動社會的政治秩序》(Political Order in Changing Societies)一書稱,學生通常是重要的平民政治力量,「如果總統府是權威的象徵,那麼學生會所在的建築物就是反抗的象徵」。從高鐵、國教到奶粉水客、新界東北和普選的議題,香港的學生和年輕人走在前頭,是民間社會成長、發展的常態。

  他們之不能不走上廣場、街頭,關乎「牆角困境」,在退無可退的牆角,他們一定會抗拒不合理的壓力,並嘗試走出「牆角困境」。

  他們之不能不走上廣場、街頭,關乎「牆角困境」。在退無可退的牆角,他們一定會抗拒不合理的壓力,並嘗試走出「牆角困境」。

  不要老訓話 應釋出善意

  面對社會群體抗爭,北京、香港的當權者應了解和正視港人的「牆角困境」,誠意關注民情、民疾,並緩解港人的「牆角困境」。例如,嚴格遵守基本法,不要附加政治僭建物;再如,減少「自由行」和單程客名額,避免公帑和社會公共資源的外耗(雙非童跨境上學等),不要再壓縮港人的生活空間和享有公共資源的空間。

  官方如不能以本地居民為本位,有效保障港人的合法、合理權益,不可能建立港人的歸屬感、對「一國兩制」的安全感,也不可能建立或提升官方的公信力。

  面對社會群體抗爭,一味靠變相恫嚇和「強勢維穩」的姿態,是難以緩和官民關係,也不可能改善(香)港(大)陸關係。


  在「622全民投票」前,有退休京官警告港人「不要破壞社會主義」;在香港官方七一集會上,有高官聲稱,「不要破壞香港繁榮」。這類「我說你聽」的訓話、變相的恫嚇,暴露官員缺乏修辭學的功力。居高臨下,習慣以貶義詞提出假定的政治罪名,只能惹來民眾的反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