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ITIES PRESS (HK)
  

 
 
 


慶豐包歌德潮 大大餐但丁熱

丁望

原載:信報2014.2.27
   時事評論版(A23版) 
   思維漫步 專欄
上網:2014.3.26


買一份同樣套餐放在總書記曾用餐的桌上,
狂照一通
。網絡圖片

  關鍵詞慶豐包,大大餐,獻媚,歌德,但丁,膜拜,芒果,愚昧
  引述歷史典籍
有好者,下必有甚焉者矣。(孟子.滕文公)

  北京政局向左拐彎,越拐越左,形成「亞文革」景象:毛式造神又來了,個人崇拜又熾熱。「習大大慶豐包」成為造神的最熱「景點」,前往北京月壇北街慶豐包子鋪吃肉包和照像留影,成了「2014年最流行的事」(金陵晚報語)。

  北京新浪網有博客留言:「在一小時內,有十多桌客人來這堹d影。不僅是顧客……,許多媒體(記者)也聞風趕到現場,買一份同樣的套餐,放在總書記用餐的桌子上,用長槍短炮一通狂照。」

  博客附打油詩:「慶豐小店客如梭,只為民臀坐帝桌(座)。……相機齊照犬高阿(吠)。」(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04f0030101buly.html) 膜拜式的點餐、留影,與文革時的朝拜芒果相似,都有個人崇拜的亢奮。文革初期,「偉大舵手」把非洲朋友送的芒果賜幾枚給清華大學工宣隊,有人把它展出供群眾膜拜。

  後來,各地有塑膠芒果朝拜儀式。很多人半輩子沒見過芒果,苦苦排隊遠望芒果,在高呼毛萬歲的激情中說:這芒果香噴噴。塑膠複製品竟會香噴噴,這就是文革時的「神話」!

  肉包鋪留影 習大大好萌

   陝西一帶的口語習俗,稱總書記為「大大」,是「爸爸」、「伯父」的尊稱或逢迎語;有些北京農村泛指長輩,如香港常用的「阿爺」。在政界稱人老爺子(如鄧小平)或阿爺,就是大家長、權威大人物,這樣的稱呼恰是現在新權威主義的一個標誌。

  日前,幾家官媒談「漫畫形象」,都用「習大大好萌」之句。「好萌」意即可愛得不得了,令人著迷,比香港廣府話的「好得意」更有感情,折射「著迷者」的權威崇拜。

  且看《北京晨報》的現場採訪:許多顧客進入慶豐包子鋪,大聲點「習大大套餐」,「店員聽後微笑著開始複述菜單:二兩豬肉大蔥包、一碗炒豬肝、一份芥菜。」

   跟著的「神話」是:店主「將習主席坐過的桌椅珍藏……,用一樣的桌椅將空地填上了」,顧客進店「就拿著手機將自己買包子的過程錄影。」

  「神話」不只誕生於北京,也有武漢的一份:有人早上乘高鐵去北京,排隊吃慶豐包子、留影,晚上再坐高鐵回去。

  神話之三來自《北京晨報》的調查。據〈化名「慶豐包子鋪」也能買車票〉一文,春運繁忙時火車一票難求,在實名買票制之下,記者化名「慶豐包子鋪」居然「成功訂到車票」。

  更「神」的,是許多人競猜大大的政治謎語。有自稱解謎權威者這樣「解說」:
  慶豐,是清風的諧音,謎底是「兩袖清風」;炒肝,是操(炒的諧音)心幹活(有講廣府話的湊熱鬧者「解」為炒官);芥菜,是戒財的諧音,訓誡官吏莫貪財;21元套餐,就是「不管三七二十一」都要去「洗洗臉」,讚美「洗臉除塵」的整風運動。

  鼻子忽覺香 狂歌失尊嚴

  每次有「大權威」喊口號,都有像郭沫若那樣的歌德派,更有許多愚昧的但丁派。

  所謂歌德、但丁,不是指德國人詩歌德(1749-1832)、寫神曲的意大利作家但丁(1265-1321),而是指一味歌功頌德者、緊跟(但丁的諧音)長官意志或隨大流表態者。「原創人」是清華大學教授、曾留學美國的水利工程專家黃萬里(1911-2001,黃炎培之子)。

  不久前,有人迎合「中國夢」,寫〈花謝舊金山〉一文,說在航機失事中喪生的女孩,「如果」知道浙江省委宣傳官「關注」她,「會驚喜地睜大眼笑瞇瞇」。喪生者還能「睜大眼睛」,為「中國夢」笑瞇瞇,太「神」了。如今,歌德者對慶豐包的「神化」也瘋狂。

  「神化」之例前一段落已寫。現在又舉頌詩兩句:「昨天鼻子忽覺香,因聞主席慶豐逛。」再舉一粉絲贊語:「習總吃民間食品慶豐包子,從哲學高度來說,是真實體現了他的核心政治主張,即人民立場。」

  吃二兩豬肉包居然扯到「哲學高度」,令人想起文革時歌頌模型芒果者言:要以「哲學高度」去理解這次展出,認識毛澤東思想登上馬克思主義最高峰。

  儘管有歌德派和但丁派(爭著排隊吃大大餐、留影、膜拜「替代座位」),但有人「保持清醒」。「大湘社區」張琦的博文曰:「仿佛……穿越到某個君主專制時代。所有臣民,無不以溜鬚拍馬、讒媚奉上為人生事業的第一要義,尊嚴、信仰、創造性、主動性蕩然無存。」

  華國鋒撤椅 無座位膜拜

  《人民日報》的人民網,則刊出〈中紀委曾決定調查華國鋒三件事〉一文,提到「有人把華國鋒在中央黨校作過報告的椅子送到博物館」,是不正當的個人崇拜活動。

  華氏很快給中紀委回信,說已責令撤走那張椅子。沒有「座位膜拜」,足證克制了個人崇拜之慾。

  主編人刊此「歷史掌故」,是對當今權要的迂迴進諫。

  在自由、開放的法治社會,高官進平民餐廳,大家都視為平常事,不會有轟動效應。美國奧巴馬總統曾光顧「麥當勞」,與人寒暄幾句;九七前的香港總督彭定康,入小餅店品嘗讚嘆蛋撻。事後,沒有人去膜拜座位、留影,更沒有文人會厚著臉皮說什麼「哲學高度」。

  慶豐包歌德潮、大大餐但丁熱的背後,一是上層政治宣傳「主旋律」的個人崇拜亢奮,二是「但丁」者的愚昧。這就是:「上有好者,下必有甚焉者矣。」(孟子.滕文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