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ITIES PRESS (HK)
  

 
 
 

入神堂三鞠躬 新權要說靈魂

丁望

原載:信報2014.1.2
   時事評論版(A15版) 
   思維漫步 專欄
字數:原文2,800,上網:3,100
上網:2014.2.28


中共中央政治局七常委在毛紀念堂鞠躬.網絡圖片

  關鍵詞:活靈魂,三靈魂說,實事求是,群眾路線,階級鬥爭,政治運動,羅織罪名,宏觀經濟政策,脫離實際
  引述歷史典籍:
百姓皆注其耳目(老子)

     12月26日,毛澤東(1893-1976)「誕辰」(冥壽)120周年的紀念活動,在北京、長沙等地「隆重舉行」;中共中央政治局全體常委,入毛紀念堂行三鞠躬禮。官媒發表一系列評論,如〈牢牢把握意識形態工作主動權〉,傳遞政局左轉的強烈訊號,折射新權要建立「政治強人」形象的意向。

  在座談會上,新權要發表講話,頌揚毛的功績,重樹毛的「高大形象」。他提到「毛澤東思想活的靈魂」,稱「活靈魂」有「三個基本方面」:實事求是、群眾路線、獨立自主;他又說,毛是偉大的民族英雄,必須「永遠高舉毛澤東思想的旗幟」。

  在北京,有極左派、極毛派表示贊同「三靈魂」說;思考型文人則說,要從歷史事實中判斷有無「三靈魂」。有網民留言稱,並未感受到毛的「活靈魂」,「拷問」毛何曾有過「實事求是」?

  在政治層面 長期有左禍

  「實事求是」的意涵,本欄簡要的詮釋是:執政、決策、行事必須以人為本,尊重事實,尊重知識,尊重科學;不脫離實際,不忽視民意,不超越資源和環境生態的承載力;增進民眾福祉,創造可持續發展空間和文明社會。

  毛或毛時代是不是「實事求是」,得沿著歷史脈絡梳理事實,分辨真與假,從歷史真相中客觀地評價。

  在政治層面,毛的執政觀、施政決策,建立於無產階級專政(執政黨專政)論和階級鬥爭論。他又有「鬥爭亢奮」,強調階級鬥爭要日日講,甚至編造出「黨內走資本主義道路當權派」。他既習慣以階級鬥爭和無產階級專政之名發動政治運動,又熱中於「黨內鬥爭」。

  在權力高度集中之下,他發動的一系列政治運動、黨內鬥爭,與「實事求是」背道而馳。

  五十年代初的土改、鎮反暴力化,製造了大量冤案,形成關、管、殺過濫的「左折騰」之禍;思想改造運動(包括批胡適、俞平伯的《紅樓夢》研究和電影〈武訓傳〉),則對知識分子的傷害沉重。

  1954的反高饒,1955和1956的反胡風和肅反,1957的反右,1958的批周恩來「反冒進」,1959的反彭黃右傾機會主義,1962的反習仲勛「利用小說反黨」,1963和1964批李維漢、王稼祥右傾投降主義,1965的批羅瑞卿(都是任意羅織罪名的政治迫害),與「實事求是」何關?

  十年文革(1966-1976),是一場黨內大混戰、社會大浩劫。從彭陸羅楊事件、劉少奇走資本主義道路、林彪反黨集團,到1975、1976的鄧小平右傾翻案風、天安門反革命事件,哪有「實事求是」?

  一系列的政治事件、政治運動,暴露毛並非實事求是的人,這是「三靈魂」說引起爭議之處。

  在經濟層面 未實事求是

  毛時代(1949-1976)的工業化和「國防建設」,特別是尖端軍事科技的研試、軍火生產和出口,自有成果,但宏觀經濟政策和經濟規劃,大都與「實事求是」背道而馳。

  疏離「實事求是」或逆「實事求是」而行,並非始於大躍進(1958-1960)。早在1955年的農業合作化(初級農業合作社轉為高級農業社)高潮,就是好大喜功、脫離實際。

  違背「實事求是」的一個「特色」,是急於求成、脫離現實的可能性,以致勞民傷財。毛模仿斯大林強制性的全盤集體化,以高壓手段迫農民走快速的集體化之路,違背了農民的願望:耕者有其田,並以自己的土地「解決溫飽」。農民受農業社幹部的管控,失去土地經營權和收益處置權,漸漸喪失自耕農的自由;幹部的「官僚主義」和貪腐,既降低農耕的效率,也損害農民的切身利益。

  接下去的人民公社(1958-1984),是加快農業集體化、向共產主義過渡的政治運動,農民陷於沉重的「左禍」。毛的決策,並非「實事求是」;強制的政治運動,並不是符合民意的群眾運動,而是「運動群眾」。

  中共中央在1960-1962發布的文件,不得不承認農村的「五風」(共產風、浮誇風、瞎指揮風、強迫命令風、幹部特殊風),損害農民利益甚深,引起農民不滿。

  七十年代末期,改革家萬里等到安徽深入農村調查,發現許多農民過的是農奴般的生活,吃不飽甚至缺褲子穿。

  與人民公社息息相關的大躍進、全民煉鋼(土法煉鋼),更是脫離實際,「敢想敢說敢幹」的「蠻幹」,何來「實事求是」和「群眾路線」?

  因脫離實際 積聚民怨深

  脫離實際、勞民傷財的左禍,還在於文革時「農業學大寨」一類的政策。各地的填湖造田、砍林造梯田(還有全民煉鋼時砍林燒土高爐),濫施化肥和劇毒農藥「爭取豐收」。這些違反科學常識之舉導致水源、土壤深受污染,森林生態失衡,對生態環境的破壞很大、遺害甚深。

  違背「實事求是」的另一「特色」,是漠視民疾。各級當權者以家長意志、長官意志行事,只顧「衛星上天」,只管好大喜功的「面子工程」,不理會民眾的健康和生命風險。

  例如各地一哄而上的「土法築水庫」,導致後來「豆腐渣」崩潰奪命事件,1975年河南東部和安徽西部的56座水庫在大洪水中崩潰,超過40,000人被淹死。當災民在樹上呼救時並未獲得救助。一位官報記者在《炎黃春秋》發表的見聞錄透露:「爬在樹上的,幾天幾夜吃不到東西,睡不上覺,疲憊不堪,有的手腳麻木了,眼巴巴看著他們一個個撲通、撲通地從樹上掉下來,落水而死。」

  亂編造罪名 文革後平反

  違背「實事求是」的第三個「特色」,是毛整人缺乏正當性,靠編造罪名和製造鬥爭恐怖氣氛立威。以胡風事件為例,胡風與中宣部當權者周揚不和,在書信中發牢騷。毛竟下令搜查胡風及友人的書信,斷章取義羅織罪名。

  他於1955年5月指令《人民日報》發表〈關於胡風反黨集團的一些材料〉並撰編者按,稱胡風等是「反黨反人民的文藝集團」;6月為第三批材料寫按語,竟稱他們是「暗藏在革命隊伍堛漱洐痔R分子」。後來,胡被判無期徒刑。

  毛培植的江青集團於1976年10月垮台後,中共黨內的「醒悟群」,正視違背「實事求是」的左禍。改革大家胡耀邦(1915-1989)提出「實踐檢驗真理」,吹響改革的號角。

  「實踐檢驗真理」的意涵,是任何理論、政策、施政必須在現實社會中受檢驗,改變脫離實際的舉措,變通馬克思、毛澤東過時的觀點。「實踐檢驗真理」論擊退「兩個凡是」論,為改革開放打開了「理論缺口」,農村包產到戶得以推行,最終使人民公社於1984年解體。

  人民公社解體的「歷史經驗」,一是毛建立人民公社並非「實事求是」,積聚民怨甚深;二是農民普遍厭惡農奴化的人民公社、追求「自耕農」的自由。讓人民公社解體,把農村家庭承包制入憲,是一群改革家緩解民怨、化解社會危機之舉,這才是「實事求是」的改革。

  在政治領域,文革的翻案和文革前政治事件的平反,也證實毛並非「實事求是」的人。1977年後,在胡耀邦的努力和葉劍英、陳雲、鄧小平支持之下,文革前的政治事件除高饒案外均獲平反。平反胡風的「中央文件」指出:「凡定為胡風反革命分子的,一律改正,恢復名譽。」證實毛的錯誤。

  有無三靈魂 讓民眾評說

  新權要說「三靈魂」,大引「毛語錄」,也引兩句古語:「知政失者在草野」,「政之所興在順民心,政之所廢在逆民心」。

  他和官媒均未說出處。前者是出自東漢文人王充(約27-約97)的《論衡.書解》,溫家寶曾多次引用;後者則出自《管子.牧民》。

  知施政之得失者,確是在野的民眾,此即《老子》謂:「百姓皆注其耳目。」包產到戶能興就在於順民心,人民公社之解體就在於逆民心。這是從古訓中思索當代史應汲取的「歷史教訓」。

  一個執政黨果真能實事求是、以人為本「走群眾路線」(體恤民疾尊重民意)和獨立自主,便可能走向真正的法治之道和「人性社會」;民眾的基本人權獲得有效保障,便可能有獨立思考的「活靈魂」。

  (後記:本文發表後,又在〈中國21〉欄發表〈熱議三靈魂 分清真與假〉一文,補充分析「三靈魂」說。現把兩文合併成一文上網,文字略有刪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