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ITIES PRESS (HK)
  

 
 
 


紅樓夢不了情 豈可砍掉文革

丁望

原載:信報2013.11.7星期四    
   時事評論版(A21版) 
   思維漫步 專欄
字數:原文1,888,上網2,096
上網:2013.11.28

  關鍵詞紅樓夢,不了情,文革,綁架曹雪芹,紅衛兵,口號,牛鬼蛇神,意象藝術,時空維度
  引述典籍: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王維.終南別業)。象外之象,景外之景(司空圖.與極浦書)。來之無窮(司空圖.二十四詩品)。

  北京的「亞文革」(或稱紙上文革、網絡文革)正在熱。想不到香港竟發生一宗怪事:近日上演的現代芭蕾舞劇《紅樓夢─夢紅樓》,被刪去文革背景的情節。

  這齣芭蕾舞劇,由德國多蒙特芭蕾舞團和香港芭蕾舞團合作演出,首演後被刪去關於文革(1966-1976)的背景投影和紅衛兵的群舞。

  在「自由度」很高的國際都市香港,發生行政干預藝術創作(甚或是政治審查),是極為荒謬的。荒謬在於官員或行政主管有意象藝術的盲點,也不了解毛澤東和文革與《紅樓夢》的關係,特別是許多紅衛兵口號源自《紅樓夢》。

  賈寶玉獨舞 有時光隧道

  《紅》劇的編劇王新鵬,否認同意「砍殺令」。他有中國大陸的教育背景,也受過西方現代舞蹈藝術的洗禮。他在《紅》劇加入與文革有關的背景投影和群舞,是在營造時空的維度。如同台北「雲門舞集」在關於祖先移民題材的現代舞劇中,加入「歷史畫面」一樣,是意象藝術常見的表現手法。

  對於賈寶玉在紅牆前的獨舞,本欄的詮釋是:從民國到文革的背景投影、紅衛兵的獨舞或群舞,映現時代的變遷,讓觀眾沿著時光隧道,思索生命和愛情的價值。其象徵意涵,是賈寶玉式的「不了情」(對摰愛的戀情、對悲劇的傷感),並不因時空的變化而消失;即使面對類似文革的浩劫,對愛的追求、對摰愛的眷戀也不磨滅。這就是對生命和愛情價值的執著。

  沒有藝術的時光隧道,賈寶玉的獨舞會顯得平面化。時光隧道創造的時空維度,恰如王維(701-761)詩句「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的禪意,留給觀眾思索的意象。這就是唐代詩評家司空圖(837-908)說的:「象外之象,景外之景」(〈與極浦書〉),「來之無窮」(《二十四詩品》)。

  在「砍殺令」風波後,11月1日演出的《紅》劇,已恢復「原貌」,這是令人欣慰之處。但字幕有不少「多餘的話」,如寶玉含玉而生,是幼稚園式的「提示」。難道傳統京劇表演時,要在字幕上寫上演員抖水袖「是幹什麼」?藝術的意象,有賴觀賞者的常識、藝術品味去「意會」,而不是「保姆式的提點」。

  綁架曹雪芹 毛大談鬥爭

  毛澤東和文革與《紅樓夢》頗有關係,這是不研究文革史的人未必了解之事。

  1970年,本人為「明報月刊叢書」主編《毛澤東選集補遺》,詳閱大量官方未公開出版的文稿,發現文革與《紅樓夢》有很深的關係。原擬寫一本研究文革與《紅樓夢》的書,因事忙而擱置,但仍情繫《紅樓夢》、不忘文革,本欄擬與讀者分享一點「研究心得」。

  文革與《紅樓夢》的關係,可歸納為兩點。第一,毛以第4回〈薄命女偏逢薄命郎 葫蘆僧判斷葫蘆案〉,作為「國民教育」教材,鼓吹階級鬥爭;第二,紅衛兵造反口號,多源於《紅樓夢》,這是獲自「偉大舵手的教導」。

  提到第4回,毛說:「這一回是《紅樓夢》的總綱……四大家族都寫到了。……階級鬥爭很激烈。」(《毛澤東思想萬歲》頁556)。四大家族指賈、史、王、薛四府。

  在毛的影響下,江青大力推介第61回,以賈府的「廚房奪權鬥爭」,鼓吹「鬥爭走資派」。

  毛綁架曹雪芹(1715?-1764?),按「政治需要」解說《紅樓夢》,把極有藝術價值的小說,說成是「歷史小說」,並扯到階級鬥爭、無產階級專政,是對文學藝術的糟蹋。

  文革時,紅衛兵最熱的口號有:敢把皇帝拉下馬,白刀子進紅刀子出,粉身碎骨,兩面三刀,東風壓倒西風,都源自《紅樓夢》。

  從拉下皇帝 到白刀子進

  在《紅樓夢》人物中,毛特別欣賞鳳姐能幹,說「這個人很厲害」。大概是因為她心狠手辣,「機關算盡太聰明」。

  早在1958年3月,毛在成都會議上批周恩來的「反冒進」,號召高幹「要有王熙鳳的『捨得一身剮,敢把皇帝拉下馬』的精神」。周雖是「宰相」而非「皇帝」,毛引鳳姐語是要高幹「狠批」周。

  鳳姐語見於《紅樓夢》第68回,原話是:「拼著一身剮,敢把皇帝拉下馬」,毛改動了兩個字。文革時,他常引此話,成為紅衛兵的流行口號,也是清算劉少奇(國家主席)的政治號召。

  流行很廣的「白刀子進紅刀子出」,是紅衛兵「造反有理」和暴力化的「興奮劑」。它源自《紅樓夢》第7回,是賈府老僕焦大喝醉了罵主子的話。

  1966年6月1日,《人民日報》發表題為〈橫掃一切牛鬼蛇神〉的社論,按「毛指示」(造反有理)號召:「以毛澤東思想為武器,橫掃盤踞在思想文化陣地上的大量牛鬼蛇神。」接著,各地紅衛兵就高喊「白刀子進紅刀子出」,「活學活用」焦大的狠話,去恫嚇、折磨「牛鬼蛇神」;又以不怕「粉身碎骨」(《紅樓夢》第34回)一語,表示對毛的「無限忠誠」。

  毛對紅衛兵的無法無天一清二楚。1967年2月,他對阿爾巴尼亞「親密戰友」巴盧庫說:「有的戴黑眼鏡、口罩,手堮陬蛓牷B刀到處搗亂、打人、殺人。」

  從紅衛兵的口號,再回到《紅》劇的伸延解讀。文革背景的投影,不只讓觀眾在回顧歷史中思索賈寶玉式的「不改初衷」,也瀰漫憂患意識:文革一類的動亂,使許多人妻離子散家破人亡(毛有「六不怕」之說:不怕扣罪名、撤職、開除黨籍、離婚、坐牢、殺頭,民眾則視為「六可怕」);人們的「願景」是:不再有文革一類的左折騰,讓人免於恐懼,愛得更踏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