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ITIES PRESS (HK)
  

 
 
 


三中前大批判 涉蘇東波糾結

丁望

原載:信報2013.11.1
   時事評論版(A21版) 
   思維漫步 專欄
字數:原文1,888,上網2,315
上網:2013.11.3


1991年8月19日,葉利欽帶領民眾抵抗蘇共政變.網絡圖片

  關鍵詞左轉彎,左局,大批判,819講話,819事件,蘇東波,思想失控,社會矛盾,民怨,九評,反自由化,姓社姓資,和平演變
  引述歷史典籍:
  如壅大川,潰而不可救禦也(國語.晉語)。
  廢義則利不立,厚貪則怨生(國語.晉語)。
  聚斂之臣用,則經常之法壞,而下不勝其弊焉(新唐書.食貨)。
 


  中共的十八屆三中全會,定於11月9日至12日舉行,將有經濟體制和行政體制的改革方案出台,但不會啟動真正的政治體制改革。

  政局持續大左轉,官方宣傳系統大力宣傳新權要的819講話,加強意識形態的控制,並重樹毛澤東的「高大形象」。除了「五月左拐彎」時「狠批」憲政論、普世價值、新自由主義等,近來還猛轟民間社會論,清華大學某教授已經「劍出鞘」;各地在強化專政職能,「圍剿」呼籲建立公務員財產申報制的新公民運動。

  有北京學者稱,現在的「左局」,很像1957年「鳴放」後的反右。本欄則認為,與九十年代初的「左潮」更相似。

  819講話和政局急左轉,關乎錯綜複雜的因素。關鍵因素之一,是莫斯科的819事件、蘇共倒台和蘇聯解體的「歷史教訓」,本欄權稱為蘇東波糾結。蘇聯和東歐的改革、民主波潮(蘇東波)及其深遠的影響,是極左派和極毛派鼓吹強化意識形態控制的一個藉口。

  八一九事件 稱思想失控

  在8月19日的「全國宣傳工作會議」上,新權要發表長篇講話,強調「把意識形態工作放在極端重要的位置抓緊抓好」,「牢牢掌握」領導權、管理權、話語權。在819講話和較早前的幾次演講中,他觸及莫斯科的819事件、蘇共倒台和蘇聯解體的「歷史教訓」。在2012年12月的「廣州戰區南巡」中,他慨嘆面對蘇共倒台「竟無一男兒」挺身而出。

  就時間而言,在819事件22周年發表「重要講話」,有對蘇共「悼亡」並汲取「歷史教訓」的政治意涵。

  1991年8月19日,改革家、俄羅斯聯邦總統葉利欽(1931-2007)在莫斯科帶領民眾,抵抗蘇共「老左」亞納耶夫(蘇聯副總統)的政變(扣留在克里米亞休假的蘇共總書記、蘇聯總統戈爾巴喬夫),不久蘇共倒台、蘇聯解體。

  819講話前後官方宣傳的「主旋律」,是思想意識失控、西方自由化的顛覆,為蘇共垮台和蘇聯解體的「根本原因」,因而必須汲取「歷史教訓」,大大加強意識形態的控制,展開大批判,增強反和平演變、反西化和「國內外敵對勢力」的顛覆。

  最尖銳矛盾 由民生引發

  對於政局的大左轉,深改派官員、思考型學者有兩大困惑。

  第一,819事件的發生,並不只是意識形態「失控」,更重要的是制度弊端,特別是高度集權和斯大林式的「一言堂」,官場特權化和貪污腐敗,城鄉二元結構和城鄉差別、貧富懸殊,社會無法治,弱勢群體有生存危機。長期積累的民怨未得釋放,加快蘇聯的解體,如《國語.晉語》云:「如壅大川,潰而不可救禦也。」

  對於「無一男兒」說,胡耀邦子胡德華說:「埋怨蘇聯的領導人背叛,埋怨蘇聯人民沒信仰,埋怨帝國主義的顛覆,而唯獨不從內因查找問題。這對嗎?」

  對於應對執政黨面臨的危機,他說:「一種是疏一種是堵,如果說的更加具體一點的話,就是我們是堅決鎮壓,不許說話,不許討論,不許有不同意見,更不許有尖銳的意見。……誰要反對我就開坦克來跟他幹。一種方式就是我們順應民意,把真相都告訴大家,求得人民群眾的諒解。

  著名國際關係學者、前社科院美國研究所所長資中筠說:「總結蘇共被替代的歷史,……不應不管蘇共怎樣傷害了俄羅斯民族的元氣,傷了多少人」,不能「只想到維持某個王朝繼續下去」。

  第二,當前的「主要社會矛盾」,並非所謂西方和敵對勢力的和平演變、自由化、西化和顛覆,而是類似蘇聯的體制弊端和「民生問題」。

  10月28日,《學習時報》發表兩篇署名文章:〈中國目前社會矛盾的基本根源是民生問題〉、〈如何看待中蘇論戰與「九評」問題〉,有迂迴進諫的隱碼。

  前一文述評「現在的重要社會矛盾幾乎都是民生問題所引發的」,包括勞資、貧富、幹群的矛盾,徵地拆遷引發的「社會矛盾」,民眾對基本社會保障和「收入公正分配」的利益訴求。施政應有效解決這些「社會矛盾」。

  後一文由中共中聯部原研究室副主任執筆,述評六十年代中蘇大論戰中的「九評」和鄧小平對時局的論斷。提及819事件後,「國內不少人……要求公開刊文批判戈爾巴喬夫,……肯定九評。」小平認為,「九評」關於評蘇共大國沙文主義是「正確」的,但關於馬克思主義還是現代修正主義的意識形態爭論,「雙方都講了許多空話」,政黨之間不再「搞意識形態的爭論」。

  由防左為主 到姓社姓資

  此文未提到小平「防左為主」之說。他在1990、1991年關於蘇聯東歐和「國內形勢」的多次講話,是針對八九學潮後的「左潮」。

  接替趙紫陽的新領導人,反覆強調兩種改革觀,和平演變和資產階級自由化的「威脅」,並重提階級鬥爭和「政權專政職能的重要性」。這些「左論」,在他的「七一講話」(1991)有系統的闡述,政界衍生「問一問姓社還是姓資」和批自由化的「左潮」。

  1994年任中共中聯部部長的李淑錚,接受北京《經濟日報》的專訪時透露,蘇聯東歐政局「演變時期」,有人「主張把反和平演變提到主要議程上來」,小平對主要領導人說:「不能看成一片漆黑」,要堅持改革開放發展經濟。他提出十六字方略:「冷靜觀察,沉著應付,站穩腳跟,韜光養晦。」告誡:「防左為主」。

  小平的一系列講話和1992年的南巡,扭轉了「左潮」。

  現在的北京政局,是回到毛、江的老路。意識形態的「大批判」,如同「九評」批「現代修正主義」,空話、口號多。言必稱2M(馬克思、毛澤東),並不能解釋許多「改革事物」和政策,私有經濟就過不了馬克思的剩餘價值論。

  《國語.晉語》謂:「廢義則利不立,厚貪則怨生」,《新唐書.食貨》云:「聚斂之臣用,則經常之法壞,而下不勝其弊焉。」當今的執政者要正視體制弊端和「主要社會矛盾」,有效整治官場特權和貪腐,緩解民怨,建立真正的法治,達致司法公正和社會的公平、正義。

  (後記:本文上網前略有補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