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ITIES PRESS (HK)
  

 
 
 


個人崇拜熾熱 官場競相獻媚


丁望

原載:信報2013.7.25 星期四 
   時事評論版(A19版) 
   思維漫步 專欄
上網:2013.8.16


毛澤東橫渡長江。

  關鍵詞:一黨領導體制,家長制,個人崇拜,造神,獻媚,文革,文革遺毒,整人,人的狼化,和尚打傘
  評介人物:毛澤東,柯慶施,李井泉,江青,郭沫若
  引用歷史典籍:多樹諂諛,以害忠良(後漢書.張綱列傳)。諂諛在側,善議障塞(墨子.親士)。依託權門,傾覆諂諛,以求容媚(後漢書.丁鴻列傳)。

  北京的極左派和極毛派,正忙於籌辦12月毛澤東(1893-1976)壽辰(冥壽)120周年。最近的紀念毛橫渡長江(以下稱「橫渡」)47周年,是大規模造神活動前的「熱身」。

  他們以1966年的「橫渡」,作為頌毛讚揚文革的「切入點」,強調毛在73歲時「橫渡只等閑」,顯現發動文革的魄力、鬥爭「黨內走資派」的決心;今後要高舉毛旗幟,發揚毛的「革命精神」。

  極毛派的山寨式網絡,仍以頌毛挺薄批溫為「主旋律」,對改革家溫家寶的封建殘餘論、文革遺毒說,罵得特別兇。

  批文革左禍 評造神荒唐

  體制內的深改派和被稱為自由派的思考型知識分子,則呼籲各界關注文革遺毒,繼續根據中共十一屆六中全會(1981)的〈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全面批判文革,遏制個人崇拜、愚民的造神運動,實現「黨內民主」。

  《人民日報》旗下的人民網,日前發表署名文章〈文革起源:毛澤東個人專斷損害了民主集中制〉,論述毛關於「階級鬥爭」論的錯誤,「個人專斷作風」和個人崇拜的加劇,是發生文革動亂的主因。這是回應了封建殘餘論和文革遺毒說。

  針對「橫渡」的頌歌,有官方網重刊47年前「橫渡」後的「神話」(1967):「最最幸福最激動人心的好消息:……醫學界檢查了毛主席的身體,從毛主席的健康身體可以斷言,我們最最敬愛的領袖毛主席能長壽到一百四十歲到一百五十歲以上!這是全中國人民和全世界人民的最大幸福!這是我們革命事業必定勝利的根本保證!我們敬祝毛主席萬壽無疆!偉大的導師,偉大的領袖,偉大的統帥,偉大的舵手毛主席萬歲!萬歲!萬萬歲!」

  在「預言」毛可活到150歲時,又稱「根據醫學界最新研究成果」,毛的「最親密戰友」、「永遠健康」的林彪(1907-1971)副主席可活到120歲。

  「神話」之外的事實是:毛在83歲時「會見馬克思」,林彪則在64歲時乘軍機「外逃」,摔死於外蒙古。

  「神話」的重刊,有調侃極毛派造神之意,也折射造神運動,加劇了官場的獻媚風氣

  諂諛兩特點 逢迎和整人

  在「一黨領導」體制下,獻媚(或曰諂諛)有兩大特點,一是逢迎大家長、大大小小當權者,討好他們,在民眾的疾苦前「閉上眼睛」;二是順著「家長意志」、「長官意志」整人,或趁逢迎的機會秋後算帳,享「打擊報復樂趣」。

  第一種獻媚,有柯慶施的「三分大話」、李井泉的「跳起來」吹「豐產衛星上天」,還有以諂諛為樂的郭沫若說「親愛的江青同志」。在毛之後,獻媚的荒唐事仍一直發生,最近有人寫韓亞「七六空難」,竟有死後「中國夢」:死後笑瞇瞇、跳起來。

  第二種獻媚,在毛時代的左折騰、九十年代以來的「反自由化」,都有許多「樣板」。在1959年廬山會議上或會後,不少黨官逢迎毛整彭德懷(1898-1974),把講真話談及「大躍進」浮誇風的彭氏指為反黨反社會主義的右傾機會主義分子,還順著「家長意志」指他「堻q外國」,說他率軍事代表團訪東歐時,單獨會見赫魯曉夫(1894-1971)。事實是他並無單獨會見「老赫」,他們各自不通俄語、華語,即使會見也得透過翻譯交談,何來「堻q外國」?這是簡單不過的常識。

  北京「軍事博物館」的館員馬沈,曾在《北京日報》發表文章,稱原總政治部副主任蕭華(1916-1985)批彭時「在堻q外國上作文章」;他指出:「蕭華批彭帶有很深的個人成見,彭曾指著蕭華罵,別再將總政文工團的女孩子往毛澤東那堸e,別再作這種選妃子的事。」

  彭氏不滿高級軍官以「性貢品」獻媚,招致橫禍,最後死於秦城監獄。

  中共黨史專家、曾任政協副主席和社科院院長的胡繩(1918-2000),對「黨內鬥爭」有全面的論述。他說:「從黨的歷史上看,任何時期都有陰暗面」,「出現了一些善於整人的『健將』。一些整人的手段,如怎樣抓小辮子,怎樣扣大帽子,……不是到文化大革命才發生的。」

  上述的「整人獻媚現象」,加劇人的「狼化」,「踩著他人往上爬」者喪失人性,只有昧著良心整人的狼性,恰如《後漢書.張綱列傳》云:「多樹諂諛,以害忠良」,又如《墨子.親士》謂:「諂諛在側,善議障塞」。

  集權家長制 和尚打傘也

  獻媚之風熾烈的主因之一,是「一黨領導」體制的弊端:權力「高度集中」而無有效的監察機制,自不可能有真正的「黨內民主」。在集權於大家長或地方長官之下,形成權力不受約束的、一言堂式的家長制或長官制。

  熱中個人崇拜和玩弄權術者,都是「和尚打傘」──無髮(法)無天,既樂於下屬獻媚和造神的「群眾運動」,也不斷整人,以維持個人崇拜和強制推行極左政策。從斯大林到毛澤東、霍查、齊奧塞斯庫、金正日,都留下極左禍害的紀錄。

  「一黨領導」體制下的家長制,又衍生人身依附的派系化和「狼群現象」;「後台」和關係網,對政治生活的影響至深。《後漢書.丁鴻列傳》描述的「依託權門,傾覆諂諛,以求容媚」,竟也是「一黨領導」體制的「官場景觀」。

  主因之二,是「上有所好」和獻媚有「利益的回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