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ITIES PRESS (HK)
  

 
 
 

   

北京毛派出擊 回到造神時代

丁望

原載:信報2013.5.23
   時事評論版(A21版)
   思維漫步 專欄


文革時造神活動的亢奮

  關鍵詞政治生態,左轉,極左派,極毛派,毛無過錯論,封建殘餘說,文革遺毒論,個人崇拜,造神時代
  引述歷史典籍
引述歷史典籍:庖有肥肉,有肥馬,民有飢色,野有餓莩(孟子.梁惠王)

  中共十八大後的政局逐漸明朗。最近的政治景觀,突顯政治生態「左轉」。所謂左轉,是相對胡溫新政時期(2003-2013)而言。

  「左轉」的一大標誌,是新總書記反覆強調毛澤東(1893-1976)的歷史地位,與三十多年的改革開放不可分割,肯定並重新學習毛澤東模式(學習雷鋒、軍官下連隊當兵等)。極左派和極端毛澤東派(極毛派)則「乘此東(習)風」,重塑毛的「高大形象」,實際是宣揚毛無過錯論,回到個人崇拜的造神時代,迴避左禍甚至為文革辯護。

  極左派和極毛派對深改派官員、自由派學者的出擊,除了關乎毛的「評價」,還涉及兩個方面。一是關於政治理念和社會價值觀,他們著力抨擊自由化特別是普世價值;二是關於蘇聯東歐解體的原因。出擊的「針對性」之一,是溫家寶在總理任內的封建殘餘說和文革遺毒論。

  涉毛過錯說 有兩段雷語

  極左派泛指八九學潮之後的老左派,不少是宣傳官。他們支持某權要的「七一講話」(1991),強調敵對勢力論和「穩定壓倒一切」,批判自由化,強化專政職能。較早前,他們圍攻改革家溫家寶的普世價值論和獨立思考說;近來的出擊,則針對自由派學者的毛過錯說。

  極毛派是山寨式的新左派,以2007年以來支持薄熙來「誦語錄唱紅歌」的重慶模式者為主。他們抨擊文革浩劫論、文革遺毒論,煽動毛式的個人崇拜,其「輿論陣地」是烏有之鄉、毛澤東旗幟等網站。薄案揭發(2012年3月)後,網站被查封,他們利用微博和小型演講會,鼓吹替薄翻案,繼續「批溫」。

  極左派最近的發難,以本月中旬評論「改革開放前後兩個歷史時期」(以下稱「評論」)為「標誌」;它強調,新總書記評價了毛的「偉大功績」,「具有重大意義」。

  極毛派在5月的活動,如烏有之鄉的「支持習主席」演講會、南下長沙「趕茅」行動(驅趕原定在長沙演講的茅于軾,他一直批毛過錯),則是山寨式的出擊。

  近日北京、武漢等地網民留言被轉帖最多的,是他們稱為「最雷人」的兩段話:

  一是「評論」的「雷語」:「所謂毛澤東發動大躍進餓死三千萬,……是有人刻意編造的虛假數據。」「不能在毛澤東時代自己曾經餓過幾天肚子,就把……三十多年的改革開放割裂甚至對立起來。」

  二是「烏有之鄉精神領袖」張某的「雷語」:「即使大躍進餓死二千萬人,文革鬥死二百萬人,我還是要喊毛主席萬歲!」

  餓死三千萬 是歷史事實

  1958-1962年,大量居民(大都是農村居民)餓死,且發生吃人吃屍悲劇,這是無法否認的歷史事實。三千萬人餓死的數據,並非「敵對勢力」刻意編造出來的,而是中共老黨員幹部和學者,根據解密檔案、官方人口統計數字的估算。

  中共黨史專家、曾任社科院院長和政協副主席(此職在「黨和國家領導人」之列)的胡繩(1918-2000),在他主編的《中國共產黨的七十年》(1991)指出,1960年「農村人口死亡增加」,「全國總人口比上年減少一千萬,……河南信陽地區……有九個縣死亡率超過10%,為正常年份的好幾倍」(頁381)。胡氏只寫一年的數據。

  在胡氏之前,研究人口的蔣正華教授(後曾任人大副委員長),於1986年以動態參數估算模型,算出1959-1961年(大飢餓高峰期)餓死者一千七百萬。

  在胡氏之後,國務院原統計局局長李成瑞(退休後被稱為「毛派」)在1997年的估算,1959-1961年餓死者二千二百萬。 李之後,學者對1958-1962年的餓死者估算,都是三千萬或以上。

  大飢餓期間,毛澤東並非如極毛派的「神話」:「三年不知肉滋味」。據警衛、廚師、服務員的回憶而寫成的《毛澤東遺物事典》,有此記載(1961年2月26日):

  「幾位工作人員會同廚師為毛澤東精心製作的一套菜譜。……是毛澤東的日常伙食。其中包括下列這些異國風味的魚蝦:蒸魚卜丁、鐵扒桂魚、烤(炸)桂魚、軟炸桂魚、烤魚青、莫斯科紅烤魚、吉士百烤魚、烤青菜魚、波蘭煮魚、鐵扒大蝦、烤蝦圭(原文如此)、咖哩大蝦、罐燜大蝦、軟炸大蝦、生菜大蝦等等。……考慮到毛澤東喜歡紅燒肉,特別為其安排了小乳豬,這樣就能做到肥瘦適中,面面兼顧。」

  毛與民眾的巨大「落差」,令人想到《孟子.梁惠王》言:「庖有肥肉,有肥馬,民有飢色,野有餓莩。」

  抹不掉記憶 應反思左禍

  歷史是抹不掉的「存在」,鄧小平(1904-1997)說的「左的二十年」,許多官員和學者議論的大飢餓,都是大家記憶中的「存在」。以「維護領袖權威」或「反自由化」為名,要抹去大家記憶中的「存在」,是不可能的。

  英國學者哈多克(B.A.Haddock)的《歷史思想導論》(An Introduction To Historical Thought),論及馬克思時說:「革命失敗本身是一個教育過程,它有助於清除滲透在人們過去的政治行為中的神話和幻想。」

  毛的大躍進和人民公社(1984年解體)失敗了,失敗提供了「汲取歷史教訓」的思考空間,從家長制的個人崇拜、造神的亢奮中醒悟,是改革開放的催化劑之一。現在應以人為本深化改革,持續改善民生,實現民眾對自由、平等、法治、公義的期望,而不是回到神化個人、迴避左禍的「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