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ITIES PRESS (HK)
  

 
 
 

   

九五籤有警示 唱高調事無成

丁望

原載:信報2013.2.14星期四
   時事評論版(A19版)
   思維漫步 專欄
上網:2013.2.15

  關鍵詞:九五籤,六十籤,隱碼,破解,公共治理,高調,事無成,破窗現象,民怨
  
引述歷史典籍
  出游數歲,大困而歸,兄弟嫂妹妻妾竊皆笑之(史記•蘇秦列傳)。
  包無魚,起凶(易經•四十四卦)。

  癸巳蛇年初二,車公廟有求籤之舉。本港求得第九十五號下籤(下稱「九五籤」),籤文如下:

  「駟馬高車出遠途,今朝赤腳返回廬,莫非不第人還井,亦似經營乏本歸。」

  寺廟的籤文、卜卦的卦語,或是古典名著(如《紅樓夢》)寄寓於禪語的「溫馨提示」,都是模稜兩可,藏有人生哲理或生命旅程的隱碼。隱碼的破解,要正視相關的社會現實而不疏離「原創」(籤文原意)。本人擬以公共治理的視角,試為九五籤解碼,並不針對個人。

  非政通人和 蘇秦非客商

  九五籤的含意是什麼?各界議論紛紛,說得最多的是「誰是小人」。車公廟的解籤者則稱:「政通人和,人和政通。」此說似北京名為「服務大局」(維穩大局)的政治宣傳。

  廟外的解籤者說:「此籤提及蘇秦出門做生意,最終卻失敗得要赤腳回家,被家人看不起。」報紙的報道如無出入,則「蘇秦出門做生意」與史實不符。

  在戰國時代合縱連橫潮中,蘇秦(?-前317)並非「出門做生意」失敗赤腳回家;戰國時並無科舉,何來籤文中的「不第」?據《史記•蘇秦列傳》,蘇秦是說客、謀略家,以游說為業,最初頗為失意:「出游數歲,大困而歸,兄弟嫂妹妻妾竊皆笑之。」後來,他游說齊、燕、韓、趙、魏、楚六國結盟抗秦成功。  

  九五籤的「主題」,並非「誰是小人」,更不是「政通人和」,本欄的歸納是六個字:「唱高調,事無成。」

  籤文第一句的「駟馬」,是指四匹馬牽拉的馬車,古時四匹馬為一乘,皇族、權貴的「馬千乘」,是指四千匹馬。「駟馬高車」是指高大車門的華麗馬車,為權貴的身份象徵,如同毛澤東時代中南海的紅旗牌大轎車。

  把九五籤置於當代語境中,其文意是:富貴人家很體面(高調)遠行,今日卻赤腳返回屋堙A不知是否考試落第而回到市井,還是在官場經營失敗而耗掉「機會成本」。其警示,就是前述的六個字。

  所謂經營,在當代語境中並不只指做生意,政府的社會公共治理也講求「現代經營」,其內核是善治。

  對照六十籤 反諷味道重

  籤文、卦辭、禪語,可以聽一聽,卻不必迷信或神化。有些籤文不算「工整」,如九五籤的第一、二句,都是「烏」(U)韻,最後一句的「歸」並不押韻。

  廟籤、卜卦生根於民間,有歷史文化的淵源,其「社會功能」,本欄粗分為三大類:預期、警示、勸喻。一是對未來的預期(美好或欠佳),諸如年初二沙田區求得的車公廟第六十籤(下稱「六十籤」);二是對施政偏失、困境、危機的警示,例如九五籤;三是預期與警示交纏而著墨於「善」的勸喻。

  六十籤和九五籤從竹筒跳出來,都是偶然,前者不可能刻意諷刺後者,但把籤文對應來讀,令人體味到反諷的味道。六十籤的第四句「金榜標名萬古傳」,與九五籤的第三句「莫非不第人還井」對應,前者的「人逢亨通知如意」(第三句),與後者的「今朝赤腳返回廬」(第二句)對應,豈不「讀」出反諷之味?

  九五籤的現實聯想,在官場的層面是:高官赴北京述職,獲高規格接待,官方雖按例公開表態支持他,但對其施政成績未必滿意,他似乎(莫非)有罷官還市井的風險(本欄的判斷是不會中途下馬);為施政報告和特惠生果金等公關宣傳(廣告),耗去不少公帑,政策認同的凝聚力仍弱,衍生新的民怨(如抱怨特惠生果金審查變樣),這樣的施政經營是「負紅利」(乏本歸)。

  在市民層面是:官方的高調宣傳(如宜居城市),未必讓市民獲實惠(如空氣污染嚴重),弱勢群體邊緣化、貧困(赤腳)化;大量雙非兒童佔去學額,一批新界北的港童在本區進不了學校,被迫跨區上學;本港今年的經濟,有下行風險。

  邊界要清晰 民怨需緩解

  不必為九五籤猜「誰是小人」,最應該關注籤文的上述六字警示。口號和高調的公關宣傳、施政姿態,並不能取信於民。施政,是為官者在市民面前的一場考試,幹實事,有時效地處置好前朝的「遺留問題」,才能緩解民怨,否則許多市民就有「罷官」還其市井之想。

  官方的當務之急,是正視前朝「遺留問題」,特別是本港與大陸居民的「社會矛盾」,諸如雙非產婦、雙非嬰兒、雙非學童、水客亂序、奶粉緊張和非法賓館、公屋出租等。這就是公共治理應正視的破窗現象(請參閱〈思維漫步〉欄1月24日文〈破窗與碎片化 雙非困擾未了〉http://www.hkej.com/template/dailynews/jsp/detail.jsp?dnews_id=3616&cat_id=6&title_id=573241
http://www.celebritiespress.com.hk/01130124.htm


   《易經》四十四卦之爻辭曰:「包(庖)無魚,起凶。」廚房沒有魚,家人「食無魚」,是貧困之凶。港嬰缺奶粉、港童學額被雙非學童佔去和水客擠塞車站,不只響起「非宜居」的警號,也有令國際遊客卻步之險,港人的積怨甚深。


  官方應有如下政策取向:一是居民與非居民的「邊界清晰化」,不應把公共資源(床位、學額)耗費於非本地居民;二是要衡量公共資源和社會大眾的承載力(尤需正視自由行造成的超負荷之弊);三是有效保障港人的物資供應和合法權益;四是全面檢討外來人口政策,確定雙非嬰孩沒有居留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