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ITIES PRESS (HK)
  

 
 
 

   

只有歌德但丁 誰信國民教育?

丁望

原載:信報2012.7.26星期四
   時事評論版(A19版) 

   思維漫步 專欄
上網:2012.8.15

  關鍵詞:國民教育,歌德,但丁,真實,正當性
  引用歷史典籍:公生明,偏生闇,……誠信生神,誇誕生惑(荀子)


  香港官方推行的學校「國民教育」,因公帑資助的一本手冊而積怨更深。7月29日,關注「國民教育」的家長會有大遊行,他們呼籲:「爸爸媽媽齊來叫停國民教育。」

  在「一國」屋簷下,香港享有思想、言論的自由(兩制差異之一),在維護這種自由之下,開設「國民教育」課程,讓學生多了解當代中國(1949-)的「真相」,原非壞事。

  「國民教育」的課程設計、教材和參考書,對當代中國的陳述如果隱瞞了很多真相,其評論盡是「歌德」和「但丁」,便淪為愚民教育,必引起民怨。

  行政治教育 積社會民怨

  所謂歌德、但丁,並非指寫小說《少年維特的煩惱》和詩劇《浮士德》的德國詩人歌德(1749-1832),寫神話《神曲》的意大利詩人但丁(1265-1321),而是指「一黨領導」體制下,一味歌功頌德、逢迎政治權貴,盲目緊跟(但盯)「長官意志」。

  其「原典」,是北京清華大學水利系名教授黃萬里(1911-2001)的小說〈花叢小語〉,發表於1957年6月「大鳴大放」時(毛澤東施「引蛇出洞」術)。不久,毛下令清算黃氏,指他為「右派分子」。

  這篇小說諷刺只會逢迎拍馬屁、「專事歌功頌德」者,也調侃「但知盯住黨員幹部隨聲附和」者(但盯與但丁同音)。小說發表後,「歌德派」和「但丁派」之稱流傳。

  香港的「國民教育」,實際就是「當代中國通識課程」,包含當代中國的歷史、政治、經濟、社會。這種課程,原可以放入選修的中史科。

  把「當代中國通識課程」稱為「國民教育」,單獨設一科,原亦未始不可,社會各階層卻是怨聲載道。民怨積聚之因錯綜複雜,本欄的解讀是:

  一,官方資助出版的參考書,繞過正常招標的程序,引起違反行政中立(本欄不稱「政治中立」)的質疑。

  二,由北京某大學從事「政治教育」者編寫參考手冊,而他又不了解(或有意模糊)兩制的差異。許多港人認為,編寫出來的,是「政治教育模式」的宣傳品。

  三,官方對「國民教育」的定位,是培育學生的「愛國感情」,有濃厚的政治教育訴求,而「愛國」的意涵因兩制差異而有爭議;教育局關於學生的「愛國評估」,引起的爭議更大。

  四,一些教材、參考書和「指引」的編寫,以「歌德」和「但丁」為主調,刻意隱瞞歷史事件的真相,學生不能真正了解當代中國的「真實全貌」。

  質疑正當性 家長大遊行

  在公共治理中,公權力行使的順暢或阻滯,關乎政府政策和施政的「正當性」、民意的認受性。

  從課程設計到公帑資助的參考書,「國民教育」的「正當性」受到質疑,因而難以凝聚「政策共識」。「正當性」受疑衍生民眾的困惑,是因為「偏頗」、缺乏誠信,恰如《荀子•不苟》云:「公生明,偏生闇,……誠信生神,誇誕生惑。」

  由陳惜姿任發言人的「國民教育家長關注組」,在報上發表聯署聲明,表達如下觀點:「教育局頒布《德育及國民教育科課程指引》中的『國民教育』概念,偏頗、倒退和落後……教學示範中更不乏荒謬和匪夷所思的例子,令我們感到擔憂和憤怒。」這份聲明正是對官方「正當性」的懷疑。

  本欄7月12日文〈官方國民教育 豈能迴避極權〉,論及通識教育類的「國民教育」,「教材的編寫,必須尊重事實,以客觀比較的視角分析。通識教育是傳授知識、培養學生獨立思考和分析事物的能力,絕非政治宣傳、愚民教育」。

  「國民教育」的教材和參考書,是否尊重事實,得看看是否對當代中國歷史有全面、不偏不倚的述評,特別是不迴避重大的歷史事件,如五十年代,毛澤東(1893-1976)「學習」蘇聯的全盤集體化,推行高速農業合作化的偏失,大躍進(1958-1960)的「浮誇風」與三千多萬人餓死;再如10年文革(1966-1976)浩劫,八九學潮與六四事件,九十年代後期的城鎮化、圈地運動與四千萬失地農民的邊緣化等等,都是不能迴避的。

  勿隱瞞真相 應糾正偽說

  教材的編寫,還要正視並糾正北京官方政治宣傳中的虛假「樣品」。譬如,中共建黨日為7月1日,是毛澤東造假的「樣品」。中共一大實召開於1921年7月下旬,通過黨綱正式成立的日期是8月2日(本人於2001年7月4日發表的〈還歷史本來的面目〉一文已詳析)。7月1日建黨是「偽說」,對學生和家長負責任的教材,應該寫出真相。

  在市面上看到的一些教本和參考書,不僅說中共建黨於「七一」,還按「官說」,稱毛在遵義會議上成為中共最高的軍事領袖,遵義會議「奠定了毛主席的領導地位」。事實是:在1935年初的遵義(貴州省內)會議,中共中央成立軍事三人小組,毛只是協助周恩來(1898-1976)的成員之一,處於拍板地位的是周氏。當時,還沒有「毛主席」之稱;中共中央的最高領袖,是處於總書記地位的張聞天(1900-1976)。

  美國著名歷史學家奧斯卡•漢德林(Oscar Handlin, 1915-2011),在《歷史中的真理》(Truth in History)一書論析歷史的「真實存在」,提及人們「從歷史紀錄中發現真實」。香港的「國民教育」,無疑要尊重歷史事實,學生需要的是歷史的「真實」,而不是謊言,也不是盲從個人、崇拜權威和政治說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