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ITIES PRESS (HK)
  

 
 
 

   

德班氣候大會 爭論量化約束

丁望

原載:信報2011.12.8
   時事評論版(A21版) 
   思維漫步 專欄

  

  聯合國的德班氣候大會,將於12月9日閉幕(11月28日開幕),為京都議定書後續協議建立共識的「願景」,未必能實現。

  在南非海港城市德班(Durban)舉行的氣候大會,正式的名稱是「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第17次締約方會議」(COP17)。

  像去年在墨西哥的坎昆大會、前年在丹麥的哥本哈根大會,與會者爭論激烈;爭論的「關鍵議題」,是京都議定書的後續減少排放承諾與量化指標。

  德班大會的爭論之引人關注,本欄的解讀是:一,京都議定書後續協議談判的艱難歷程,大量排污和氣候暖化的困惑;二,「北京邊界」與「華盛頓邊界」的差異。

  京都議定書 後續談判難

  德班大會與聯合國氣候框架公約、京都議定書息息相關。前者在1992年締結於巴西里約熱內盧(1994年生效),俗稱里約熱內盧公約,簡稱「公約」。它建立了應對全球暖化的框架和談判的基礎。其最大著墨點,是確定發達國家與發展中國家的承擔原則:「共同但有區別的責任」。

  1997年簽署的京都議定書(2005年生效),是對「公約」的細化,確定發達國家在2008-2012的強制減排目標,發展中國家則以自願原則減排,不受量化指標的約束。

  京都議定書的第一期減排量化約束,將於2012年底到期。2007年在印尼的峇厘大會,討論2012年後第二期減排承諾的談判時間表,號稱「峇厘路線圖」。它的「標誌性」,是為京都議定書後續協議、「公約」下的長期合作行動展開「雙軌談判」。

  2009年的哥本哈根大會,不歡而散;2010年的坎昆大會,未達致實質的全面的共識。

  在談判舉步維艱的背後,是各國在工業化城市化中大量排放溫室氣體(GHG, greenhouse gas),生態環境繼續惡化,氣候的暖化加劇。

  在京都議定書限排的六種溫室氣體中,二氧化碳排放量(簡稱碳排),對氣候暖化的影響甚大。全球石化能源排放的二氧化碳,1990年二百億噸,2008年增至近二百五十億噸。聯合國環境規劃署(UNEP)於今年11月23日在倫敦發表的報告稱,2020年的碳排不超過四百四十億噸,全球溫度的上升才可能控制在攝氏二度之內。

  西方發達國家美國和發展中國家中、印(度)、俄,都是排放大國。中國的二氧化硫排放量,早就居全球首位,碳排則於2008年超過美國居第一。

  中國碳排佔全球的比重是:1992年11%,2000年13%,2008年23%。

  中美大角力 關乎兩邊界

  中美是碳排特大國,卻不受京都議定書的量化約束。因後者早已退出京都議定書締約方;前者則是發展中國家(人均GDP:2005年一千七百美元、2010年四千美元,居全球一百名之後),不必像發達國家那樣受強制的減排規範。

  碳排特大國在量化約束之外,是全球氣候談判的大障礙,引起各國爭議。近幾年氣候大會的爭論,主要是中美的角力。

  本欄對於中美分歧的詮釋,一是量化與非量化約束:華盛頓邊界與北京邊界的差異;二是擁抱京都議定書與另起爐灶之爭:對「共同但有區別的責任」解釋有異。

  美國表示,願意接受強制減排的量化約束,「前提」是中國等碳排大國也受量化約束,不能停留於自定的減排目標;它們的減排必須符合「三可」:可衡量(可測定)、可報告(可透明)、可核實(可監察)。這種「立場原則」,本欄稱為「華盛頓邊界」。

  北京則稱按京都議定書的分類,發展中國家只履行自定減排目標的責任。這就是「北京邊界」。

  中美的差異,還在於中方擁抱京都議定書的激情、美方另起爐灶的傾向。這是關乎對「共同但有區別的責任」之不同解釋。

  京都議定書是中方的「保護傘」。中方僅自定減排目標,並視此行動為承擔減緩全球氣候暖化的「共同責任」;強調發展中國家應享有不受量化約束的「區別待遇」。

  德班大會的中方代表團團長解振華(國務院發改委主管環保的副主任),重申大會要堅持「公約」和京都議定書的基本框架、堅持「共同但有區別的責任」,著力點就在於責任的承擔「有區別」。

  共同有區別 西方新解釋

  美國認為,從京都議定書簽署的1997年至今,各國的經濟實力、碳排、氣候暖化的變化很大,應面對現實的變化商討遊戲規則,大有突破(或疏離)京都議定書另起爐灶的傾向。

  西方發達國家對「共同但有區別的責任」有新的解釋。在2010年坎昆大會前,他們說,發展中國家堛熒s興經濟體(如金磚國家巴西、俄羅斯、中國、印度),經濟已崛起,中國更成為第二大經濟體,應承擔與經濟未崛起的發展中國家「有區別的責任」;所有的碳排大國都要承擔強制減排的「共同責任」。這種新解釋,對德班大會有頗大的影響。

  中國及發展中國家的碳排大國,不接受這種解釋,導致坎昆大會不能達成後續減排目標的全面協議。

  在強勢者各說各話、各不相讓之下,氣候大會缺乏柔性空間。《荀子•不苟》云:「與時屈伸,柔從若蒲葦,非懾怯也。」《易經•繫辭》謂:「剛柔相推,變在其中。」中美如能在各有得失中適度妥協,氣候大會便有可能建立初步共識;中方如堅持向「有區別」傾斜、美方繼續向「共同」傾斜,德班大會便難有「圓滿的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