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ITIES PRESS (HK)
  

 
 
 


權色交易火熱 醉在媚娘溫柔

丁望

原載:信報2011.9.29 
   時事評論版(A21版) 
   思維漫步 專欄
上網:2012.12.18

  關鍵詞權錢交易,權色交易,上床黨,色慾,包奶現象,摸石過河,共同情婦,媚娘
  評介人物楊紅衛,張二江,徐其耀,李玉書,李嘉廷,陳同海,杜世成,王守業,李耀祺
  引述歷史典籍
  食色性也(孟子)。
  能法之士必強毅而勁直;不勁直,不能矯奸(韓非)。

  權錢交易、權色交易,是北京官方文件常見的術語。這兩種交易衍生的上床黨,則是官場活躍的族群。許多貪官被稱為「生活糜爛」的淫官,包養情婦的數量多。

  北京的官方媒體,日前發表關於雲南「吸毒州長」、彝族正廳級貪官楊紅衛的調查報道,稱他養情婦數十個,與黨政機關女下屬「保持不正當兩性關係」,「極盡尋歡作樂之能事」:「辦公室、宿舍均成為他淫亂的場所」。像楊某那樣的貪官,多不勝數。

  色慾,本是人性,如《孟子》云:「食色性也。」恩格斯(1820-1895)在《家庭、私有制和國家的起源》說得更「白」:「不言而喻,體態的美麗、親密的交往、融洽的旨趣等等,曾經引起異性的性交慾望。」(據中共中央編譯局經典版譯文)當然,色慾及性行為不應超越法律、制度、道德的邊界。色慾如果是權錢交易和權色交易的催化劑、損害了公眾的利益,則是罪惡。

  從摸石過河 到趕超發展

  自九十年代後期「趕超發展」(新躍進)以來,GDP持續高增長,以城鎮化為名的圈地起高樓和招商引資火熱。官場的權錢交易、權色交易日益猖獗,部門和地方官員的「包奶現象」,也從「摸石過河」轉向「趕超發展」。

  起初,官員包奶還是隱密型。對於道德、紀律,有人還有「羞人答答」之態。如今,包奶成為官場張揚的「時尚」,有人還寫「性日記」和「包奶經」,毫無羞恥心。

  「摸石過河」時,官員包養一個情婦(包二奶),試試政治風險,發現紀委和組織部少有動靜,風險甚低。後來,色膽壯起來了,養情婦「趕超發展」為三奶、四奶,甚至九奶、十奶。

  中共浙江省台州市(地級市)市委宣傳部長蘇某,只是月薪三幾千元的正處級官員,竟包14奶。在台州這個小城,這數量被稱為「包奶頂峰」。

  地方官「趕超頂峰」的後勁大,「超頂峰」的紀錄一個又一個出現。湖北的中共天門市(縣級市)市委書記張二江(正處級),在當權七年內竟包107奶,被稱為「全國包奶頂峰」。不久,江蘇省政府建設廳廳長徐其耀以148奶的紀錄,破「包奶頂峰」。

  如同官員貪污的花樣百出,包奶也有官員的「個人特色」。四川省樂山市(地級市,郭沫若家鄉)副市長李玉書(副廳級),幾年內包20奶,全是16至18歲的女孩,網民調侃他該得「二奶青春獎」。

  深圳市沙井銀行某官員被稱為「最豪爽包奶王」,包5奶二年半花費8,400萬元人民幣。芝麻小官何來8,400萬?挪用銀行金庫的錢就行了。貪污、挪用人民之幣那麼「方便」,是「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一大特色。

  從單槍匹馬 到共同情婦

  「摸石過河」包奶時,幾乎是單槍匹馬式,也是偷情式,恰似恩格斯在《家庭、私有制和國家起源》對騎士的描寫:「睡在他的情人(別人的妻子)的床上,門外站著侍衛,一見晨曦初上,便通知騎士,使他悄悄地溜走而不被人發覺。」

  如今,官員「趕超時髦」,幾個有利益聯結者的「共同情婦」,應運而生。

  最聞名的「共同情婦」,是原在雲南省邊境小鎮零售香煙的李某。這位自越南移居雲南的法越混血兒,因姿色佳和擅長建立人際關係網,很快在雲南官場活躍起來,結識了彝族大貪官和色官李嘉廷(中共雲南省委副書記、省長)。

  在李省長「引薦」之下,她結識了一批有權勢、財勢的京官,成為中石化一哥陳同海(曾任浙江寧波市市長,其父陳偉達曾任中共中央政法委員會副書記)、青島市委書記杜世成等高官的「共同情婦」,讓「哥們兒」(老友記)共享枕席之樂。這就是政界人士私下津津樂道的:「樂於媚娘的魅力,醉在媚娘的溫柔。」

  這位「共同情婦」神通廣大,在陳、杜因大肆貪污入秦城監獄後,竟能「順利移居香港」。

  官員養奶花費大,靠貪污、受賄的贓款維持。在土地、工程、災後重建、醫療衛生物資供應等項目中,他們為自己和情婦斂財,數額甚大:李嘉廷1,800萬,海軍副司令員王守業中將超過3,000萬,海南省港澳國際集團董事長李耀祺7,000萬,陳同海接近2億。

  法治軌道外 權力無窮大

  權色交易的火熱,暴露「一黨領導」體制在法律、制度、道德等方面的弊端。

  權力缺乏有效的制約,導致部門或地方的家長式決策、行政和特權氾濫;財產申報制未建立,利益申報制不健全,讓貪官有「方便」之門。社會在法治軌道之外,權比法大,權力極度集中,司法不公正,是腐敗叢生的根源。

  地方官嚴控傳媒,阻撓民眾上訪、維權,使民眾監察體系無法形成,加劇官場腐敗。這也是不可忽略的因素。

  另一因素,是政令不暢,問責制虛擬化。溫家寶總理於2007年簽發495號命令,頒布〈行政機關處分條例〉,禁止「包養情人」,違者撤職或開除等。現實是:除非包奶者貪污被關押,地方當局並未執行問責,公眾的利益備受損害。

  治亂用重典,殺大貪官手不軟。手軟,哪能遏制以公權謀取非法私利?戰國時代韓非的話頗值得大家思索:「能法之士必強毅而勁直;不勁直,不能矯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