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ITIES PRESS (HK)
  

 
 
 


中美亦敵亦友 利與害仍交纏

丁望

原載:信報2011.1.20
   時事評論版(第19版)
   思維漫步 專欄


胡錦濤抵達華盛頓展開訪美行程。

  關鍵詞中美關係,亦友亦敵,第一假想敵,藍色海洋戰略,經貿關係

  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胡錦濤,正在美國訪問,在北京時間19日抵達安德魯斯空軍機場時,發表書面講話闡述訪美目的:「增進互信、加強友誼、深化合作,推動二十一世紀積極合作全面的中美關係繼續向前發展。」

  中共中央主導的外交活動,可分為四個層次。最高的是胡氏主持的上層外交(元首外交);第二層次,是由溫家寶總理主持的政府外交,國務院及其外交部負責具體的工作;第三層次,是中共中央書記處和中央對外聯絡部(簡稱中聯部)主持的政黨外交;第四層次,是對外友協中共黨組牽頭的所謂民間外交。

  胡氏訪美與奧巴馬總統的會談,自是在宏觀政策、全球戰略層面。他在機場的書面講話表示:「我期待著同奧巴馬總統就中美關係及共同關心的重大國際和地區問題深入交換意見。」

  胡奧會談將於北京時間20日舉行。對於「深入交換意見」的範圍,本欄的評估粗分為四大類:全球戰略和地區安全,雙邊經貿關係,全球金融危機和人民幣匯率,各自表述的「關心的問題」(如美國對台軍售、中國人權狀況)。

  胡氏出訪前 有舖墊工程

  中美的雙邊外交,早有制度化構建;對話磋商和危機處理機制,運行常態化。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平台、全球戰略對話平台,推動了雙邊的廣泛磋商,為胡氏訪美做了「鋪墊工程」。

  在胡氏訪美前,不同層級的互訪,亦為胡奧會建立了基礎。去年秋以來,中方訪美的高級官員,有中共中聯部部長王家瑞,政治局委員兼國務院副總理王岐山(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平台的中方領頭人),國務委員戴秉國(中美全球戰略對話平台的中方主持人),中央軍委副主席徐才厚和副總長馬曉天等;美方訪華者,則有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多尼隆(戴秉國的談判對手)、防長蓋茨等。

  中方更為重要的出訪,是溫家寶到紐約參加聯合國大會,並在華盛頓與奧巴馬會晤。溫氏就中美關係發表演講,闡述官方立場。

  在胡氏訪美前,商務部的採購團在美國大派訂單,為胡氏訪美「壯行」。幾個大型國企宣布與美國大型企業「投資合作」,聲稱「促進美國改善就業」,頗有第一大債主「施捨」的宣傳味。

  中方一系列出訪、採購、簽訂投資合作協議,為胡氏的訪美展開遊說、營造「友好氣氛」。王家瑞在華盛頓主持「中美政黨高層對話」,與民主黨代表、曾任國務卿的奧爾布賴特和共和黨代表、曾任助理國務卿的威廉姆森對話,就與政黨遊說、議員遊說有關。而19日在華盛頓舉行的「第二屆中美清潔能源務實合作戰略論壇」,則意在推進雙邊的清潔能源合作。

  透過「友好人士」展開遊說,以採購、投資建立第一債主的「善意形象」(增加進口美國貨、提供就業機會),雖難以影響美國的「主流輿論」,卻可迎合一部分人的「利益訴求」,對減輕美國人對「中國崛起」的恐懼感或有一些幫助,也有助於胡氏與奧巴馬的談判。

  第一假想敵 彼此都防備

  現階段中美關係的特點,或可以「一分三共」來概括。一分,指有一系列嚴重的分歧;三共,是指共同利益、共同責任和共同關心的重大問題。

  中美標榜是戰略夥伴關係,確也有全球戰略安全的合作領域,但實際是各自把對方列為第一假想敵。

  中美關係和陸台關係,如同歡喜冤家,亦友亦敵,利害交纏。中國大陸和台灣的和平或戰爭,對中美雙邊關係和利益博弈的影響至深,中國大陸的軍隊以武力攻打台灣「完成統一大業」為目標,美國則有協防台灣的承諾和道義責任,這使中美的亦友亦敵關係更為複雜。

  中美的重大分歧,不只在對台協防、軍售和不以戰爭手段改變台峽和平現狀,還在於美國在亞洲的「戰略再出發」。

  一方面,是增強與日、韓的軍事合作,提升在東北亞的制空權和制海權;另方面,是「重回東南亞」,有與東盟若干國家「聯防南海」之想。美國的戰略意圖,是防備中國軍事崛起可能東擴、南下和攻台。這種防備性而非假想進攻中國的戰略,被視為「包圍中國」。

  中國軍事實力的提升、藍色海洋戰略(涉及潛艇)的部署,在現階段是防禦性(包括保護石油等戰略物資的國際補給線),但美國和許多國家視為有「對外擴張預謀」。

  戰略安全的防衛、互不信任衍生的戒心,使中美的關係難有突破。

  在務實層面 有合作空間

  但是,雙方有務實層面的共同利益,如全球防止核擴散,應對朝核、伊核危機,化解國際恐怖主義危機;共同的利益,促成相關的合作。

  中美都是經濟規模大、國際影響力大的國家,對全球安危有共同責任。對於應對全球金融海嘯和後危機、應對氣候變化、推進聯合國改革,都有必須承擔的責任,因而有對話、合作的空間。

  胡奧會談可能的成果,諒主要在經貿方面。在減低雙邊貿易的不平衡、促進清潔能源開發和技術合作領域,或有一些共識和實質的協議;對於牽制朝核恐嚇和東北亞地區安全,或也有「諒解」或合作。

  對於美方關於加快人民幣升值的壓力,中方不會「完全遵命」,卻或有適度妥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