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ITIES PRESS (HK)
  

 
 
 


地方官性侵略 女下屬服農藥

丁望

原載:信報2009.8.12 
   時事評論版(13版) 
   思維漫步 專欄
上網:2012.12.18

  關鍵詞性勒索,性侵略,性貢品,初夜權,貪腐,權色交易,短缺,異化現象,弱勢群體
  評介人物斯大林,托洛茨基,恩格斯,陳同海,杜世成

  在「一黨領導」體制下,官吏的性勒索、性侵略,是常見的官場「腐敗現象」。

  從斯大林、布列日涅夫時代的蘇聯,到叫喊「三個代表」的中國大陸,有權勢者向下屬或求助者索「性貢品」──包括「獻處」(獻出「初夜權」),早已司空見慣。俄羅斯十月革命的軍事指揮者、列寧的戰友托洛茨基(1879-1940),在其名著《被背叛的革命》說:「他們以為自己可以為所欲為……那些宣傳家庭道德和強迫的『母性的快樂』的福音家,對於婦女所作的赤裸裸罪惡,因為地位的關係而免於法律制裁。」

  中國大陸地方官的性勒索、性侵略事件,近期頻頻發生。最具「轟動效應」的,是湖北巴東縣野關鎮「夢幻城」的年輕修腳女,遭到縣政府招商辦公室主任強索「特殊服務」,她憤而持修腳刀將官員殺死,事後獲得各地民眾的同情和「聲援」。

  陝西西安市政府質監局副處級美女張某,卻沒有「修腳西施」的「勇敢」,在遭到局長性勒索和秋後算帳後,竟服農藥敵敵畏自殺。

  這一類事件的背後,一是許多地方官吏的特權意識和侵佔意識;二是幹部素質偏低,有「權色交換」的亢奮。

  權力美餐 索女性初夜權

  八十年代初期,筆者根據研究文獻和知情者的訪談,研究短缺經濟下的幹部特權和性勒索,寫成《初夜權》一書於1995年出版。

  本書分析的著墨點之一,是在物質(包括住房)短缺和就業、出國機會短缺下,權力的異化現象──掌權者向女性的性勒索或性侵略;其中,對「獻出初夜權」的勒索,是特權的一大象徵。

  幾十年改革、開放、發展的積累,使國民經濟處於高增長狀態。從五十年代到八十年代前期的短缺經濟,已經消失;卡住民眾日常生活的糧票、布票、油票,亦早進入歷史博物館。但是,就業、升遷的機會仍處於緊缺之態,官場的貪腐更加猖獗,性勒索仍是女性普遍面對的困惑。

  從已曝光的貪腐案和訪談個案來觀察,不少地方官並不尊重「人的尊嚴」,對於女下屬或上門辦公事、求助者(還有服務行業從業者),往往視為「權力美餐」中可取可用之「物」,因而利用其「權力的威懾力」施展性勒索,甚至性侵略。

  西安市質檢局36歲的張姓女幹部,外型亮麗,有軍人家庭背景,又當過質檢局的共青團委員會副書記,在一個小衙門堣]算「有來頭」的,但也逃不了「被侮辱被損害」的災難。

  她本當了副處長,新的局長來了之後,遭他猥褻,後因「不聽話」而受到秋後算帳,她想不通服敵敵畏自殺,自殺前留下遺書「說冤情」。

  類似張女的遭遇,在地方官場並不鮮見。像張女那樣家庭背景、有共青團人脈者,尚且受到性騷擾、性勒索。在社會上無助的弱勢群體,為伸冤、討工資而上訪或求助者,面對更多的性侵略。

  弱勢群體 被侮辱被損害

  北京《農民日報》曾報道被拐賣的不幸女性,竟遭「打拐辦」──打拐辦公室的官吏強姦;四川仁壽縣古建鄉和平村的中共黨支部書記朱恩奎,把被拐賣到四川的一位雲南年輕女子叫喚去「單獨問話」,把她強姦。至於公安派出所官吏強姦報案者、嫌犯,「盲流」收容所官吏姦淫「盲流女」,也常常發生。最近北京的聚源賓館、地方官「截訪」(攔截上訪者)的變相拘留所,也發生強姦安徽女上訪者的事件(信報「香江論叢」主筆練乙錚在8月10日有中肯的評論)。

  對於不少操專政權或掌上訪攔截權、看管權的人來說,弱勢群體就是他們的權力奴隸,這正是任意打罵或性侵略發生的一個原因。

  恩格斯(1820-1895)的名著《家庭、私有制和國家的起源》,有許多描寫或評論性戰利品和「污泥生殖」之處。他說:「在荷馬的史詩中,被俘虜的年輕婦女,都成了勝利者肉欲的犧牲品。……荷馬的史詩每提到一個重要的英雄,都要講到同他共享帳篷和枕席的被俘姑娘。這些姑娘也被帶回勝利者的故鄉和家堨h同居。」把他的話套到現實中,恰正是惡劣官吏「性奴役」的寫照。

  共享情婦 貪官交換遊戲

  與性勒索、性奴役不同的,是有權勢者與下屬或求助者的「權色交換」,在後者有「性進貢」後,讓後者升職或在官場步步高陞,而經商者則獲得社會上短缺的資金、土地、物資,讓他成為「先富起來」的人。

  中石化總經理、公子黨名人陳同海,與「山東第一吹官」、青島市委書記杜世成「共享情婦」,就是「權色交換」或權色交易的實例。

  免於性騷擾或性勒索的恐懼,成為女性的「關注點」,有不少人更呼籲要有初夜權的自主意識。這使人想起這樣一段話:「領主……不得在農民娶妻時與其妻同睡第一夜,或在結婚之夜,當新娘躺在床上時,跨越該床及該女子,作為自己統治的標誌。」

  這是西班牙國王裴迪南詔書中的話,時在1486年。在當今官場腐敗中,許多女性「免於恐懼」的懸念,就在於能把握初夜權的「自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