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ITIES PRESS (HK)
  

 
 
 


北京周恩來熱 觸及文革傷痕


丁望

原載:信報2006.5.3 
   時事評論版(第12版) 
   思維漫步 專欄
上網:2007.7.20


周恩來(1898—1976).網絡圖片


   胡錦濤出訪美國前後,北京等地有一股周恩來熱。電視台分別播放中美建交口述歷央紀錄片、西安事變劇集,凸顯周恩來在政治、統戰和外交領域的角色地位。

  今年是周恩來病故和第一次天安門事件30周年,西安事變70周年、反冒進50周年。雖然官方沒有紀念周恩來的集會,但一些報刊和電視台對周有回顧式的報道和評論,自也觸及文革傷痕;其中,涉及《新情況》事件、同基辛格會談「講錯話」事件。

  1973年發生的這兩個政治事件,不僅關乎中美建交和戰略的談判,也是文革史中重要的冤案。事件暴露的家長專制弊端,是至今仍應記取的「歷史教訓」。

  罵人屁話連篇 警告勿上賊船

  《新情況》事件發生於1973年6、7月。當時,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總理周恩來在重病中。早在1972年,他不僅有心臟病,還患膀胱癌,但仍深受毛澤東和四人幫的政治迫害。

  《新情況》是外交部的內部刊物,1973年6月18日出版的153期,發表美洲太平洋司幹部的研究文章,題為〈對尼克松──勃列日涅夫會談的初步看法〉,分析美蘇簽訂防止核戰協定有欺騙性,稱「美蘇主宰世界的氣氛更濃」。周恩來看後批示外交部,可參閱此文。

  毛澤東在外交部的「聯絡員」王海容(毛親戚王季範之孫女)、唐聞生(英語翻譯員),向毛匯報此事,毛大發雷霆,罵外交部「與中央……幾年來的意見不相聯繫」,毛的觀點是「當前世界的主要傾向是革命」,是「大動蕩,大分化,大改組」,而外交部的分析卻突出「美蘇主宰世界」。

  周恩來於7月3日寫檢討認錯,毛還是不讓他靜心治療癌症,於4日召見極左派王洪文和張春橋,再罵周恩來和外交部,說:「這類屁文件,我就照例不看,總理講話也在內,因為不勝其看。」他還告誡外交部年輕幹部,不要上喬老爺、姬老爺的當「誤上賊船」。明罵外交部長姬鵬飛、副部長喬冠華,實是拿周恩來出氣。

  毛越罵越起勁,還罵「外交部一個甚麼屁司」(指亞洲司),最後針對周恩來說:「大事不討論,小事天天送,此調不改動,勢必搞修正。將來搞修正主義,莫說我事先沒講。」

  屁話連篇的訓詞,居然把罵「林彪反黨集團」的話「誤上賊船」也用上了,足證對周恩來的咬牙切齒。周為外交部寫〈《新情況》153號錯誤何在?〉,於7月15日送毛澤東審閱,並表示將另寫報告,檢討他自己應負的責任。此時,毛的怒氣稍消,批曰:「檢討不要寫了」。

  周葉與美會談 毛責投降主義

  4個月後,周恩來受到更陰險的攻擊,這是他和軍委副主席葉劍英與基辛格會談引起的。

  1973年11月中旬,基辛格第2次訪北京,與毛、周等分別會談,討論蘇聯攻打中國的可能,在最後一輪與周的單獨會談中,他提出幾項中美具體的戰略合作建議,周表示要向毛報告,由毛決定,並無任何承諾。有人(王海容、唐聞生?)向毛匯報,說周在會談中「態度軟弱」。毛大為光火,於17日召周恩來和外交部官員訓話,說「搞聯合時容易右」,實指周犯了「右傾錯誤」。稍後,政治局奉命批周、葉,江青大罵「搞投降主義」,稱黨中央與周的鬥爭是第11次路線鬥爭;姬鵬飛和美太司司長章文晉等,均受批周的牽連。會後,江要毛安排她和姚文元當政治局常委。

  政治局批周雖在12月告一段落,但1974年1月毛下令批孔批周公,江青又咬緊了周恩來,周的病情更加惡化,政治上則孤立無助。喬冠華繼室、接近毛澤東的譯員章含之,在《風雨情》有這樣一段懺悔語:「在那個特定的歷史條件下沒有一個被捲入的人能夠蔑視權威,主張公道……我為了自身的生存與『前程』,隨著那洶湧而至的濁浪說了違心的話,做了違心的事,傷害過好人。尤其是在周總理蒙受屈辱時,我們並未能為他做一點事減輕他的壓力。」

  大家長極專橫 恩來是小媳婦

  1973年的兩件事,周恩來都沒有錯。《新情況》分析美蘇想「主宰世界」,只是對外交動態的陳述,並非向家長權威挑戰,否定毛的「主要傾向是革命」和「形勢大好」觀,早在1970年9月,周恩來在九屆二中全會公報送審稿中,就寫入毛的這種「論斷」,還寫入毛的另一句話:「新的世界大戰的危險依然存在」。至於他與基辛格會談,有譯員在場,有紀錄呈報毛澤東,何來投降主義?

  歷史的嘲諷是:毛澤東當時的「論斷」都錯了。1973年之後,美蘇和中蘇都沒有開戰,更未發生第三次世界大戰;「世界的主要傾向是革命」論,也是一廂情願,相反的卻出現共產黨政權解體的「蘇東波」。

  「一黨領導」體制下的家長專制,本有中國封建帝王專制和蘇共斯大林模式的遺毒。毛澤東又很像中國明朝的朱元璋(1328-1398)和蘇聯的斯大林(1879-1973),猜忌多疑,常捕風捉影羅織罪名;脾氣暴躁,喜怒無常,一發火就整人。周恩來只是家長專權下的小媳婦,雖小心翼翼,雖絕症纏身,仍備受折磨。

  《管子》謂:「上明則下敬,政平則人安土。」晚年的毛澤東極為昏庸,哪有真正令人敬佩的權威?政治不寬平又何來民眾的安居樂土(十數萬人偷渡香港)?毛死後,四人幫豈能不迅速崩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