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ITIES PRESS (HK)
  

 
 
 


亞文革與徐克的〈智取威虎山〉

──革命樣板戲和紅色主旋律論


丁望

原載:信報月刊2015年2月號,頁86-89
上網:2015.9.8
字數:原文5,053,上網5,234


復活毛樣板,回到毛老路

  關鍵詞:文革,亞文革,樣板戲,智取威虎山,戲曲革命,愛國,社會主義核心價值,土匪,俠味,毛紅旗,英雄崇拜,虛假,愚民
  評介人物:毛澤東,江青,徐克,楊子榮,雷鋒

  2015年新年前後,香港導演徐克的3D片〈智取威虎山〉在大陸影院創下高票房(至1月7日超過7億元人民幣),又受到中共黨報的熱捧。

  中共中央機關報《人民日報》和地方黨報《北京日報》等,都讚頌〈智〉,把它視為北京文藝座談會(2014.10.15)後的新樣板,稱它「鍛造成了一部思想性、藝術性、觀賞性『三統一』的年度大作」(表一)。

  《人民日報》的人民網/中國共產黨新聞網,還轉載《南方日報》(中共廣東省委機關報)的專訪,讚賞徐克的「愛國主義情懷」,引述他的一段話:「1979年,我在紐約唐人街給華僑義務放電影,第一次看到〈智取威虎山〉上一版電影〈林海雪原〉時,就感覺到一種很強烈的民族意識。……心埵釩亃j烈的祖國情懷。」

  這種罕有的宣傳攻勢,是「亞文革」的新景觀。

  西方的大媒體,也關注〈智〉(The Taking of Tiger Mountain)的熱炒。《紐約時報》和倫敦英國廣播電台(BBC)發表了評論。

  本文以〈智〉為研究的載體,要點是:脈絡、背景、亞文革。脈絡,是梳理從革命樣板戲到新樣板的脈絡,觸及紅黑交纏的武俠化,與官方宣揚「愛國主義」主旋律的「巧合」;背景,是分析熱炒〈智〉的政治背景,涉及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論、英雄崇拜;亞文革,是述評熱炒〈智〉的另一面:繼續推動意識形態大批判。

  東北林海雪原 紅黑鬥智故事

  〈智〉的原創,是曲波的長篇小說《林海雪原》。它與吳強的《紅日》、梁斌的《紅旗譜》同於1958年出版,同是歌頌中共革命的「黨性文學」。不久,上海京劇院把它改編為「革命現代戲」,取名〈智取威虎山〉。

  在毛澤東(1893-1976)支持下,江青(1915-1991)插手「戲曲改革」,於1963年起指導〈智〉的編劇、演出。1967年,〈智〉和〈紅燈記〉等定為八個革命樣板戲。


上世紀六十年代樣板戲〈智取威虎山〉.網絡圖片

21世紀改良版樣板戲〈智取威虎山〉


  〈智〉的故事,發生於1946年7月國共內戰爆發前後的東北戰場,距離遼瀋戰役(1948年9月至11月)約2年。當時,中共在東北的武裝部隊東北民主聯軍(共軍,紅軍),一方面與國軍(白軍)作戰,另方面在森林區展開「圍剿土匪」。

  所謂土匪,是原東北的山寨黑幫,也有潰敗的日偽軍和失散的國軍少量官兵。〈智〉的主人公楊子榮,是東北民主聯軍「偵察英雄」,深入土匪窩與山寨王座山雕鬥智獲勝,完成「黨的革命任務」。

  江青插手上海京劇院的〈智〉,重墨於「樹立正面人物的高大形象」,發表了一系列的「指導談話」。在文革初期的1969年,《紅旗》雜誌發表長文,頌揚她對〈智〉的指導,功在塑造了楊子榮革命英雄的高大形象,突出他的「階級仇恨」、崇信毛澤東思想和共產主義信念,宣揚了毛的以階級鬥爭為綱、無產階級專政論

  八個革命樣板戲和許多「黨性文學」,對社會主義革命和英雄的描寫,大都有扭曲事實配合「政治需要」之處,這是「文藝為政治服務」的通病。例如關於東北四平戰役的描寫,幾乎都是歌頌共軍的大勝。

  中共黨史中的四平戰役,即國軍戰史中的四平街會戰(在今吉林省四平市一帶),會戰的初期(1946年4月至5月)是國軍大勝、共軍慘敗,參與東北戰事的白崇禧(1893-1966)將軍,在回憶錄已揭露了真相

  革命樣板戲之缺乏藝術吸引力,就在於造假,正面人物只是政治概念的化身。有北京研究樣板戲者稱,「用毛澤東思想武裝起來的高大完美英雄形象,……使得教條化、公式化等弊病蔓延開來,嚴重破壞了戲曲藝術的創作規律」

  改良版樣板戲 武俠味為票房

  徐克的〈智〉,是改良版的樣板戲。它保留原創的「革命主旋律」,著墨於「正面人物」楊子榮的革命信念和「英雄氣概」;但改變了人物政治概念化的毛病,讓楊子榮深入土匪窩時帶有「匪氣」,又有武俠片中的那種俠義,也讓「反面人物」座山雕的戲多一些。

  對於徐克的「改良」,我的解讀是:避免人物形象的政治說教,在紅黑交纏、土匪與「革命戰士」雙重身份交錯中,塑造英雄人物的個性。這是在中國大陸特定的「語境」中,影片能賣座的一個原因。


  改良版的樣板戲,畢竟有其局限性。「愛國主義」和「革命英雄主義」的渲染略重,或有意「引導」觀眾對中共「革命理想」的認同。《紐約時報》Ben Kenigsberg的〈A Battle of Bandits and Wits in Civil War Era China〉(智鬥土匪在中國內戰時期:徐克導演的〈智取威虎山〉)稱〈智〉有民族主義的亢奮,這是思想意識的偏失。一部要在大陸市場創票房的影片,自難有思想意識的深層反思。

  對於史實的表述,〈智〉也有些不符之處。它和北京媒體的相關評論,都稱1946年中共在東北的偵察隊為「解放軍」,這是東北民主聯軍之誤。東北民主聯軍改稱為東北人民解放軍(東北野戰軍),是1948年1月的事

  徐克拍製〈智〉,第一訴求諒是票房,未必如一些評論說的刻意逢迎新權要的「愛國主義」和紅色主旋律論,但他把文革樣板戲「改良」為武俠型的賣座片,倒是有助「革命英雄主義」的政治宣傳。

  〈智〉的賣座,除了因有武俠味,給人新鮮感之外,還與不少人不了解文革真相甚至「懷念文革」有關。文革既得利益者仍有潛在力量,「文革遺毒」並不輕。

  亞文革正擴大 續批判自由化

  官方熱捧〈智〉,有其特定的「政治需要」,與「亞文革」和新權要的紅色主旋律論息息相關。

  關於「亞文革」,在拙文〈「亞文革」輪廓:從再造神到大批判、大集權〉,有這樣的表述:

  「所謂亞文革,以通俗的話來說是疑似文革,指類似文革的一些模式、舉措,令人有文革好像又來了的感覺。……新權要並無打出文革旗號,社會上沒有正式稱為文革或新文革的政治運動,但一些執政理念、社會管控舉措,有類似毛澤東思維或文革模式之處,例如個人崇拜和造神,對知識界的大批判、大清洗,權力的更集中和大權獨攬。」


  近期「亞文革」的推進要點,是召開「全國宣傳部長會議」(2015年1月)和「全國高校黨建工作會議」(2014年12月),下達〈關於堅持和完善普通高等學校黨委領導下的校長負責制的實施意見〉(俗稱高校20條,2014年10月),強化對大學和思想意識的管控,擴大對知識界自由化的大批判。在戲曲、電影、電視方面,壓縮古裝戲、帝王將相劇目,增加宣傳「愛國主義」的現代革命題材,強化節目的政治審查。

  另一要點,是讓社科院黨官發表重提階級鬥爭論的長文,並加強宣傳與「維穩」有關的敵對勢力論。

  人大副委員長、前國務院衛生部部長陳竺發表長文,對貫徹新權要「一系列重要講話」的表態,特別引起知識界的關注。他強調,要按指示,「鞏固馬克思主義在意識形態領域的指導地位」,繼續批判普世價值論、憲政民主論、新自由主義、歷史虛無主義,並「增強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

  陳氏引述的,都是新權要的講話及其指定批判的「錯誤思想」。他的表態,折射新權要高舉毛紅旗、重樹毛高大形象的決心,智識界的大批判有變為「新常態」之勢。

  復活毛式樣板 宣揚英雄崇拜

  高舉毛紅旗,涉及以英雄模範樣板宣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毛時代大力宣傳的雷鋒、焦裕祿、沂蒙紅嫂、硬骨頭六連又「復活」了,與毛有關的楓橋經驗、古田精神等,再次被廣泛宣傳。

  在宣傳這些毛時代樣板時,宣傳部門又廣泛宣講新權要的「三自信」和「三絕對」。「三自信」是對社會主義道路、理論、制度的自信,「三絕對」是絕對服從、絕對忠誠和維護領導人的絕對權威,被視為「社會主義核心價值」的重要部分。

  北京文藝座談會的舉行,則有強化紅色主旋律論的意涵。所謂主旋律,是指宣傳社會主義優越性和核心價值觀,歌頌正面人物和維護領導人權威;文藝創作要弘揚「愛國主義」,塑造好正面人物特別是「革命英雄」,創造文藝的「正能量」。

  這種紅色主旋律論,源自毛的階級鬥爭論、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1942)。毛關於「輿論統一」和文藝的觀點,「內核」是以階級鬥爭為綱,歌頌黨、社會主義的光明面,使民眾有「聽黨的話,做黨的馴服工具」的絕對服從慣性。


  高舉毛紅旗、宣揚紅色主旋律論,特別強調正面人物、正面宣傳和正能量。在「三正」背後,是包含「階級仇恨」的英雄崇拜意識。其內涵,一是對政治權要的崇拜,這是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史中一直存在的個人崇拜和造神運動;二是宣揚對「愛國主義」的狂熱、對革命英雄的崇拜,並以此強化紅色思想教育。

  涉及文革評價 知識界有爭議

  在中共黨內或黨外,造神運動與英雄崇拜一直有爭議。最引起爭議的,是英雄樣板的虛假。例如六十年代樹立、現在大力宣傳的「雷鋒」,就一直有虛假宣傳,甚至捏造美國「西點軍校學雷鋒」的故事。共青團中央機關報《中國青年報》的一篇署名評論指出:「雷鋒……生前也愛趕時髦,也穿皮夾克、戴名表,還有些虛榮心……,樹典型不必高大上,為了讚美某個人不能極盡誇張,更不能造假。」10

  復活毛式政治樣板和革命樣板戲,在知識界的爭議還牽涉毛和文革的評價。思考型的學者認為,翻製江青的樣板戲,以類似文革的一套展開「社會主義核心價值」的政治宣傳,阻礙了「文革遺毒」的清除,回到神化政治權要、推行愚民政策之路。


  中共十一屆六中全會(1981)的決定,批判了毛晚年的錯誤,否定文革:「文化大革命是一場由領導者錯誤發動,……帶來嚴重災難的內亂」,「不是也不可能是任何意義上的革命或社會進步」;「對於文化大革命這一全局性的、長時間的左傾嚴重錯誤,毛澤東同志負有主要責任」,「黨內個人專斷和個人崇拜現象滋長起來,也就使黨和國家難於防止和制止文化大革命的發動和發展」。當時的總書記胡耀邦(1915-1989)說:「要徹底消除文化大革命的消極後果。」

  現在回到毛的政治老路,淡化文革的社會禍害,引起許多人的困惑,他們對「文革遺毒」的憂患感更重。

  註釋
 1 http://culture.people.com.cn/n/2015/0108/c22219-26346800.html
 2 徐克:〈智取威虎山〉給我新的世界觀,
http://cpc.people.com.cn/n/2014/1218/c87228-26228731.html
 3 上海京劇團〈智取威虎山〉劇組:努力塑造無產階級英雄人物的光輝形象,紅旗(北京,月刊)1969年第11期,頁62-71。
 4 丁望:民國白崇禧 遺恨四平街,信報(香港)〈思維漫步〉專欄2013.10.10,頁A19,http://forum.hkej.com/node/106376
 5 王林育:樣板戲的產生及其創作模式,當代中國研究(北京,雙月刊)2000年1月第1期,頁66-74。
 6 NYTimes.com, 2015.1.5
 7 中共中央組織部等:中國共產黨組織史資料,中共黨史出版社(北京,2000),第4卷,頁262。
 8 信報月刊(香港)2014年9月號,頁66-69。
 9 Austin Ramzy, A Chinese Propaganda Icon Loses a Layer of Myth, NYTimes.com, 2015.1.6
 10 王石川:「西點軍校學雷鋒」的謠言何以盛行,中國青年報(北京)2015.1.6,頁2。

〔表1〕中共黨報評徐克的〈智取威虎山〉


日期,報紙:署名文章

內容摘要

2014.12.24
新京報: 〈徐克「智取」樣板戲一個字,有血性〉

徐克的〈智〉對於樣板戲京劇〈智〉的致敬顯而易見;
妖魔化樣板戲不可取,徐克的〈智〉把剿匪故事「講得驚心動魄蕩氣回腸」,「鍛造成了一部思想性、藝術性、觀賞性『三統一』的年度大作」。

2014.12.25
北京日報:〈紅色經典戲拍成過癮俠客片〉

「徐克把革命樣板戲改造成江湖俠客片」;「片中的戰爭動作戲和英雄俠義形象,……呈現在觀眾眼前」。

2014.12.25
人民日報:〈英雄永遠值得仰視〉

「在犬儒主義盛行、英雄主義缺席的今天」,〈智〉體現傳承,「唱響中國電影市場上的主流聲音」,傳達「主流價值觀」,「對現有的主旋律模式實現突破」。

2014.12.26
北京日報:〈學學徐克如何「智取威虎山」〉

把〈智〉「改造成具有武俠片風格的類型片,……是徐克的拿手好戲」;他「能夠準確拿捏革命主旋律題材」,人物武俠化「卻並未脫離其所處的現實環境」。

2014.12.29
北京青年報:〈智取威虎山鏘鏘三人行〉

徐克說:「希望這部電影能夠填補現代人內心的空虛」;張涵予(演員)說:「今天的中國更需要英雄,……英雄都是靠信仰」。

2014.12.31
人民日報:〈喚醒我們心中的楊子榮〉

〈智〉是「一部根據革命傳奇打造、叫好又叫座的現代英雄史詩」;「銀幕需要英雄,時代呼喚英雄」,〈智〉的結尾,有「對青年人建構英雄意識的隱喻」。

2015.1.8
文匯報(上海):〈徐克版〈智〉票房破7億〉

徐克版的〈智〉,「最大價值在於證明了今天這個時代仍然需要英雄,而用英雄來滋養民族心靈」。

 註:〈智取威虎山〉在表內均簡化為〈智〉;內容摘要欄內,凡加「」的引文為原文,其餘是作者的摘錄。

〔表2〕中共高官說「革命文藝」和樣板戲


姓名:引題

談話(批示)摘要

毛澤東:「死人」
(1963.12.12批示)

「社會主義改造在許多部門中,至今收效甚微,許多部門至今還是死人統治著。」

毛澤東:反面人物
(日期不詳)

「也寫反面的人物,但是這種描寫只能成為整個光明的陪襯。」

江青:談京劇革命
(1964.7)

「如今舞台上都是帝王將相、才子佳人,是封建主義的一套」;
「一定要樹立起先進的革命英雄人物來。上海的〈智〉,原來劇中的反面人物很囂張,正面人物則乾癟癟。領導上親自抓,這個戲肯定是改好了。」

江青:正面英雄人物
(1964.7)

「塑造正面英雄人物是一切文學藝術的根本命題。」

江青:〈智〉是革命戲
(1965.4)

有人說,〈智〉是「話劇加唱」,是「白開水」,「這個戲是革命的。……要搞出樣板來」。

習近平:文藝為政治服務
(2014.10)

社會主義文藝要堅持「為社會主義服務這個根本方向」,「應該是把社會效益放在首位」;
「文藝不能當市場的奴隸」,「要把愛國主義作為文藝創作的主旋律,引導人民樹立和堅持正確的歷史觀、民族觀、國家觀」,「看到夢想就在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