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ITIES PRESS (HK)
  

 
 
 


八二憲法人權條款的白條化

──首個「憲法日」之前對法治的思索(1)

丁望

原載:信報月刊2014年12月1日12月號,頁84-87
上網:2016.6.30
字數:原文5,373,上網5,753


網絡大V熒屏上「公開認罪」。網絡圖片

  關鍵詞:法治,良法善治,人權,秩序文化,八二憲法,人權條款,自由權,遷徙自由,被通知權,失聯,尋釁滋事,示眾,口袋罪,白條化,體制弊端,黨大於國,黨在法上

  
  今年的12月4日,是八二憲法頒布32周年紀念日。中共中央和人大決定,把這一天定為「憲法日」,將有首次的「憲法日」活動。

  制訂大量法律 不等於有法治

  10月下旬的中共十八屆四中全會,通過了〈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推進依法治國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稱憲法是「黨和人民共同意志」、「黨和人民意志的集中體現」;維護憲法權威,「就是維護黨和人民共同意志的權威」。

  在中共黨史和相關文獻中,所謂人民主體地位、人民民主、人民當家作主是偽命題,權力的主體實際是執政黨,人民從未是「主人翁」。在「無產階級專政」的執政論和高度集權下,執政黨及其領導層實行全權主義;在執政黨內,連「黨內民主」也還在期待中,社會並未走向真正的法治之道。

  中共中央主導制訂的法律,早已汗牛充棟。有大量的法律,並不等於有法治。

  真正的法治(rule of law),不同於藉「法治」之名以法律制國、制民(rule by law),後者只是體現執政黨意志或家長意志的法制。

  我對於法治的簡要解讀是:良法善治。法律以人為本,規範和限制公權,保障基本人權;在良法的基礎上,建立相關的制度,形成司法獨立、法律之前人人平等、程序公正的司法體系;構建尊重自由、平等、公義的價值觀和邁向民主、文明社會的秩序文化。

  走向法治之道,首先要建立邁向文明社會的憲法體系,包括憲法及違憲審查機制。

  就規範、保障人權而言,中共中央主導制訂的八二憲法、相對五四憲法、七五憲法、七八憲法有些「進步」,但仍遠遠不足。本文述評八二憲法的人權條款1,分析它面對的白條化之困、黨在法上、權大於法的「一黨領導」制度弊端。 

  從公民自由權 到私有財產權

  八二憲法及其修正文本的所謂人權條款(表1),主要是第13條的私有財產權,第33條的法律平等權和基本人權保障,第35—40條的公民自由權,第48、49條的性別、婦老幼保護權。其中,私有財產權和基本人權的保障,是2004年第4次修正加入的。

  除了私有財產權和人權保障之外,其餘的公民自由權條款,在五四憲法、七五憲法、七八憲法中都有。五四憲法還有「公民有居住和遷徙的自由」

  憲法沒有實際的操作性。操作性的產生,有賴與憲法條文有關的「國家法律」(由人大通過、國家主席頒布)或國務院行政法規(由國務院總理簽署頒布)。

  與憲法人權條款有關的主要法律,有民法通則、刑法、刑事訴訟法(簡稱刑訴法)、民事訴訟法(民訴法)、行政訴訟法(行訴法)和集會遊行示威法、婦女權益保障法等(表1)。

  胡溫新政期間(2003—2013),胡錦濤提出新三民主義與和諧社會論,溫家寶主導構建科學發展觀;相對於前朝,他們有較強的改革傾向。

  溫氏主導國務院制訂了〈全面推進依法行政實施綱要〉(2004)、〈國務院關於加強法治政府建設的意見〉(2010)等。八二憲法的2004年修正文本加進一些人權條款,與此有關。2012年11月,胡錦濤在中共十八大的「報告」提到「保障人民知情權、參與權、表達權、監督權」,但仍未寫入法律中。

  2012年3月通過的刑訴法第2次修正文本,增加或改善了一些關於「程序公正」的條款;這些改革構想,關乎胡溫新政特別是溫家寶的法治理想、司法改革觀

  胡溫新政和司法改革構想,受到「左的干擾」。周永康在政法系統大權獨攬(2007—2012)、薄熙來頌毛唱紅打黑的重慶模式(2009—2012),造成改革的大障礙。

  在前朝權要遙控宣傳、政法系統之下,「維穩」的極左舉措,而胡錦濤又缺乏衝破阻力的魄力,使八二憲法和法律的人權條款受到更大的挑戰,人身自由一類的人權大受侵害。

  城鄉二元結構 沒有遷徙自由

  在八二憲法或較早的憲法中,人權條款是政治裝飾品,毛時代的白條化尤為嚴重。

  所謂白條化,是指官方不能兌現的欠單。在「一黨領導」體制下,人權條款沒有實際效力往往是「常態」。例如,五四憲法第90條規定「公民有居住和遷徙的自由」、「住宅不受侵犯、通信秘密受法律的保護」,便是沒有法律效力的「白條」。

  毛澤東(1893—1976)搬入斯大林(1879—1953)的計劃經濟(命令經濟)體系,實行城鄉二元化的工業化政策,形成城市和鄉村的二元結構,農村人口禁止向城市流動。

  嚴格的戶籍管制,剝奪了農民的居住和遷徙自由。即使有城市戶籍而分居兩地的夫妻,申請同居一城也大受限制,結束「牛郎織女」的等待時間長。


  住宅不受侵犯和保護通信秘密自由,也是「假大空」。

  1955年反胡風(1902—1985)和肅反期間,官方按毛意旨搜查胡風與朋友間的書信,整理出「胡風反革命集團」材料,毛下筆批示,把書信中的一些話羅織為政治罪名。在每次政治運動特別是文革時,各級拍板者、掌權者任意抄家、搜檢私人函件,是人人都熟悉的「專政手段」。

  關於居住和遷徙自由,在七五憲法刪除了,這倒使民眾再無享有此自由的懸念。直至現在,這項自由在憲法中仍然空白。

  一天通知條款 找藉口剝人權

  八二憲法頒布後,官方推行經濟體制改革,經濟大有發展。1978—2008的經濟增長率,年均超過9%,經濟規模(GDP總量)已居全球第二,外匯儲備為全球第一。但是,官方保障人權、改善人權的狀況,仍遠遠落後。

  中共十八大(2012年11月)後,政局左轉,新權要重樹毛的「高大形象」,批判憲政民主論;各地黨政官員以維穩之名侵害人身自由、羅織罪名更為厲害。這是備受爭議的倒退。

  2012年3月頒布的刑訴法第2次修正文本,有關於基本人權保障的條款。例如第50條,嚴禁刑訊逼供(舊文本亦有)、不得強迫自證有罪(新增);第73/83條,被監視居住、立即拘留,應在24小時內獲通知,此即被通知權。這是小幅度的改善。

  但是,它附加了限制條款:「涉嫌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動犯罪通知可能有礙偵查」的,不得獲24小時內通知的權利。

  這項限制自由權、知情權的規定,成為各地政法委員會等「專政機構」的「方便條款」。「執法者」以「國家安全」為藉口,拒絕通知被帶走、拘留者的家屬,使他們失去知情權,社會上也衍生「失聯」的術語(指失去聯繫不知去向)。

  非常有諷刺味道的,曾長期掌專政權的周永康、李東生(公安部正部級常務副部長),失勢後也「失聯」,其親屬未獲24小時內通知的知情權。

  北京中國政法大學的王建勛教授,曾批評刑訴法修正草案保留上述限制,是「秘密偵查合法化」。他指出:「刑訴法自始就缺乏憲政精神的指引,缺乏對程序公義的尊重。」他認為拘留後不通知家屬的限制,「與法治原則不符,……是令人不寒而慄的條文。」

 

表1,八二憲法和法律對人權的主要規定


八二憲法,□引題●條文

相關法律(概要)

 □私有財產權
 ●13條:「合法的私有財產不受侵犯」,保護私有財產權,徵收或徵用私有財產給予補償(2004);保護私有財產的繼承權(1982)

 .民法通則(1986):「合法財產受法律保護」,禁非法查封、沒收(75條),公民有財產繼承權(76條)
 .物權法(2007)、土地承包法(2002)等,保護私人物權、農村土地承包權

 □基本人權
 ●33條:「法律之前人人平等」(1982),「國家尊重和保障人權」(2004)

 .刑法(1998):罪刑法定,適用的法律平等(3/4條)
 .刑訴法(2012):未經法院判決,不得確定有罪(12條)
 .國家賠償法(1994):人身、財產侵權賠償

 □公民自由權
 ●35/36條:公民有言論、出版、集會、結社、遊行、示威、宗教信仰自由(1982)
 ●37—40條:人身自由、人格尊嚴、住宅不受侵犯,通信自由和通信秘密受法律保護(1982)

 .集會遊行示威法(1989):申請集會遊行的審批和法律責任
 .刑訴法(2012):因罪嫌受監視居住或立即拘留,需24小時內通知(73/83條)

 □性別、婦老幼保護權
 ●48/49條:婦女「享有同男子平等的權利」,「禁止虐待老人、婦女和兒童(1982)

 .婦女權益保障法(2005)、老年人權益保障法(1996)、未成年人保護法(2006)

 註:八二憲法欄內,(1982)和(2004)指1982年原版文本、2004年第4次修正文本;有「」為文本的原文,無「」為作者的概括。
 相關法律欄內,括號內數字指首次頒布或修訂的年份。

 

註釋:

 1.北京官方並無「人權條款」,這是作者對關於保障人權的法律條款之概括。
 2.1957人民手冊(大公報社,北京,1957),頁57。
 3.丁望:無罪推定原則 程序公正之路,信報2013年9月5日,A17版,http://www.celebritiespress.com.hk/01130905.htm
 4.溫家寶說:「法大於天,法治天下」,「憲法和法律的尊嚴高於一切……一切組織和機構都要在憲法和法律的範圍內活動」,「法的核心就是公平,這要靠人公正執法」。他又說:「改變以黨代政、權力絕對化現象」。
 5.
http://www.caijing.com.cn/2011—09—05/1108410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