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代名家網 CELEBRITIES PRESS (HK)
 首頁   專欄(信報)   政治   經濟
 國際關係分析   法律與公共治理   香港、台灣熱點   書評.書訊   精英文摘   歷史   文藝與歷史文化   回想錄 
    經濟 > 環保與應對氣候變化 > 馬年盼藍天白雲 不再困於PM2.5  
專欄(信報)
政治
經濟
國際關係分析
法律與公共治理
香港、台灣熱點
 

精英文摘
歷史
文藝與歷史文化
回想錄
 
 
馬年盼藍天白雲 不再困於PM2.5
─霧霾與港人的健康生命風險
 
丁望

原載:信報月刊,2014年2月號,頁94—97
上網:2014.4.18
字數:原文5,323,上網5,383

 

  關鍵詞:馬年,藍天白雲,PM2.5,環保,大氣污染,水源污染,土壤污染,載體,大氣10條,京津冀,長三角,珠三角

 
圖1,願景:重見藍天白雲。本網圖片
 

  迎接馬年,人們喜歡以「馬到成功」祝福新年。有北京市民則稱,希望新的一年不再活在霧霾(又稱灰霾)之下。有港人的「新年願景」,是「重見藍天白雲」:少一些PM2.5和霧霾,多一些藍天白雲。

  我也期盼藍天白雲,再常常看到蔚藍天空下的美麗自然景觀,如唐代詩人張若虛描繪的「江天一色無纖塵」、韓愈筆下的「青天白日映樓台」;讓人沉醉於王維的「白雲迴望合,青靄入看無」中的禪意,引發天馬行空的遐想。

  在中國大地,藍天白雲竟成了「稀缺」的自然景觀,北京居民長時間困於能見度很低的霧霾或沙塵暴;在天空無邊界之下,香港也受困於霧霾,難得見到晴朗的天氣和「水天向晚碧沉沉」(白居易)的景觀。

   霧霾及其背後的PM2.5,是第四大殺手,而且殺到香港,居民的健康、生命風險大增,而香港官方相關的環保措施卻不足,這是值得港人關注之處。


  1.室外大氣污染 320萬人早死

  1月9日,「全國環境保護工作會議」在北京開幕,環保部部長周生賢致詞,提到「認真解決關係民生的大氣污染」。霧霾是大氣污染之一。

  同一日,社科院發表《全球環境競爭力報告(2013)》,在133國的「環境競爭力」評估中,中國得48分,低於全球平均分49.6,排名87位。其中,生態環境競爭力只有36.1分,排在124位;環境協調競爭力60.1分,居106位。在亞洲各國中,日本、菲律賓居首位、第2位,中國則排在17位。

  本人對環境競爭力強弱的解讀是:與社會經濟發展水準、人均GDP有較大關係(表1),也關乎當政者對環保的「重視程度」。排名在30之前的,多為先進的發達國家;其次是中南美洲的發展中國家。

  在上述報告發表前,有留法教育背景的醫學家陳竺(中科院院士、前衛生部部長,現任人大副委員長),與環保部環境規劃院總工程師王金南等合作,撰寫研究報告〈中國積極應對空氣污染對健康的影響〉(China tackles the health effects of air pollution),發表於最新一期的醫學權威雜誌《柳葉刀》(The Lancet)(2013年12月14日總第9909期)。此文透露:中國面對環境疾病的壓力,因大氣污染而早死的人數,每年在35—50萬之間。

  上述的「報告」,不迴避大氣污染造成「早死」之害,但「早死人數」的評估偏低。

  同一雜誌在一年前(2012年12月14日)發表的社會、衛生調查研究報告〈2010年全球疾病負擔評估〉(2010 Global Burden of Disease),評估的「早死人數」是120萬;有傷殘和「健康生命年」損失者2,500萬。所謂健康生命年即「預期年壽」,「損失」即「折壽」也。

  這份歷經5年寫成的報告,具有較全面的研究深度,可信度較高。

  根據上述的「評估」,全球「早死人數」為320萬,以此計算中國佔37.5%;第二類受害者(傷殘和「折壽」者)7,600萬,中國佔32.9%。

  「評估」指出,在過去20年,大氣污染導致的疾病負擔,中國上升33%。據北京官方數據,1992-2012年的GDP年均增長率約10%;疾病負擔的大幅上升,凸顯粗放型高速增長中,民眾付出的健康代價甚大。


  2.PM2.5是載體 帶入致癌病毒

  中國大陸的生態環境惡化,與水、氣、土三大污染息息相關。工業、醫療和生活的廢物廢水廢氣排放,濫用農藥和化肥,造成水污染、大氣污染、土壤污染。香港的環境污染,最重的是大氣污染。

  大氣污染對居民健康和生命的威脅增大,上述的「評估」列出全球健康風險因素,室外大氣污染排在第7位;中國的大氣污染特別嚴重,在風險因素中居第4位。前3位是:飲食結構不合理,高血壓,吸煙及二手煙。

  大氣污染的元兇,是PM2.5;其他的成分有PM10,臭氧(O3)和二氧化硫(SO2),氮氧化物(NOx,包括一氧化氮NO和二氧化氮NO2)等。中國大陸的二氧化硫排放量居全球首位。

  PM10,指直徑小於10微米的顆粒物(天空飄浮物),前稱飄塵,1996年由環保總局改稱為可吸入顆粒物(香港官方稱為可吸入懸浮粒子),它能侵入人體上呼吸道。

  PM2.5,指直徑小於2.5微米的細顆粒物(香港官方稱為微細懸浮粒子),它可被吸入呼吸道深處卻呼不出來。

  廣州呼吸道醫療專家、中國工程院院士鍾南山這樣解釋PM2.5:「它是個載體,……含有硫酸鹽、硝酸鹽,甚至一些病毒等等,它主要的害處就是一直進,進到人的肺泡終末……進到肺泡媕Y以後只要它含有化學物質、致癌物質或者其他物質,或者是病毒,它的感染會厲害,所以它對人體的危害會比較大。」

  中科院調查研究北京市PM2.5的污染源,於2013年12月30日發表調查結果:工業污染25%,燃煤18%,土壤塵15%,生物質燃燒12%,垃圾焚燒與汽車尾氣4%,二次無機氣溶膠(大氣中懸浮的固態、液態微粒)26% (新京報2013年12月31日) 。所謂生物質燃燒,包括稻稈、麥稈燃燒,又稱秸稈(港人稱禾稈草)燃燒。

  上述數據顯示石油化學燃料排放,是北京PM2.5污染的「主來源」。

  對於汽車排放佔的比例低至4%,科技產業界提出質疑。北京市政府的調研數據,是汽車排放佔22%。

  江蘇省南京市的PM2.5污染源,則是下列四類:汽車排放37%,工業污染27%,燃料、溶劑之使用18%,油氣揮發(包括烹飪)16%(人民網2013年2月18日)。這是江蘇省環境監測中心在2013年2月公布的調研結果。


   3.珠三和京津冀 生態環境惡化

  李克強簽發的國務院37號文件(國發﹝2013﹞37號,2013年9月10日),下達〈大氣污染防治行動計劃〉(俗稱「大氣10條」)。它有這樣的「形勢表述」:

  「我國大氣污染形勢嚴峻,以可吸入顆粒物(PM10)、細顆粒物(PM2.5)為特徵污染物的區域性大氣環境問題日益突出,損害人民群眾身體健康,影響社會和諧穩定。隨著我國工業化、城鎮化的深入推進,能源資源消耗持續增加,大氣污染防治壓力繼續加大。」

  在上述「計劃」中,珠江三角洲、長江三角洲和京津冀,列為治理大氣污染的重點地區。

  在2013年3月的記者會上,國務院環保部副部長吳曉青透露,這三個地區大量排放污染物,「加劇了PM2.5的排放,更加重了霾的形成」,以致每年的霧霾天數在100天以上,有些城市超過200天。

  這三個地區,都在經濟相對較發達的東部地帶,GDP量大。廣東是第一經濟大省,2013年的GDP增長8.5%,首次「過萬億美元」,達6.23萬億人民幣(折合1萬億美元),接近韓國的經濟總量(廣州日報2014年1月9日)。

  長期高增長,超出資源、環境的承載力,生態環境惡化。珠三角不僅是大氣污染重災區,水污染和土壤污染也很重,劇毒農藥和重金屬的殘留量較多。在環保部的「地方環保紅黑榜」(2012),廣東的環保評分列各省的31位,為倒數第2(紅黑榜也列入「港澳台」,共32個統計單位)。珠三角9個城市的空氣質量指數(AQI),2013年11月超標天數達24.5%(中央政府門戶網2013年12月20日)。

  京津外圍的河北省,是鋼鐵、煤炭、水泥工業基地,這三大產業排放大量PM2.5,以致全省深受霧霾之困,省會石家莊受困尤重。據河北省環保廳公布的〈2013年河北空氣質量情況〉,河北省大氣污染物PM2.5和PM10肆虐,重度污染天數80天,佔全年的22%;空氣達標天數只有129天,佔35%。(新華網2014年1月9日)

  北京市2013年的PM2.5年均濃度,是89.5微克/立方米,與「國家標準」35微克/立方米的差距大(表2);2013年的AQI,有58天是5級、6級重污染天,約佔16%。

 
圖2,蔚藍天空下的美麗自然景觀。本網圖片
 

  4.第一類致癌物 染呼吸道疾病

  PM2.5對人體的傷害,是可使吸入過量者染上呼吸道疾病,如支氣管炎、哮喘和心腦血管疾病,甚至患肺癌或膀胱癌。

  世衛組織的國際癌症研究機構(IARC, International Agency for research on Cancer)於2013年10月正式宣布,大氣污染列為第一類致癌物。除大氣污染外,甲醛、二惡英、中子輻射等,亦列入第一類。

  美國太空(宇宙航行)署的地球氣象台(NASA’s Earth Observatory),不久前發布全球大氣污染地圖,標示受PM2.5污染最重的,是中國大陸(青海、西藏除外)和印度。

  在中國大陸,因PM2.5侵害面對死亡挑戰的地區,以珠三角、長三角和京津冀的風險最大。

  綠色和平(Greenpeace)與美國研究機構Gray Air Resolution合作,以山西、山東、內蒙的燃煤排放對公眾健康影響為研究項目,評估PM2.5之害,得出的2011年數據是:導致中國大陸地區的「早死人數」8.35萬,導致的疾病是哮喘13萬例、慢性支氣管炎14萬例。數據於2013年7月公布。

  晉魯蒙在31省煤炭耗量排名中列一、二、三位。在這三省,除了以煤炭發電造成的污染排放之外,居民煤球取暖、廚房燒煤,也是釀成PM2.5之害的原因。

  綠色和平與美國「格雷天空解決方案」(Gray Sky Solutions)合作,對京津冀燃煤污染的專業研究報告,顯示196家煤炭發電廠排放大量PM2.5,導致2011年京津冀的「早死人數」,是9,900;染上呼吸道一類疾病者,接近70,000人次。


  5.制訂大氣10條 治理霧霾天氣

  中國大陸生態環境惡化,與近幾年各地追求GDP高增長造成的高污染有關,也關乎「歷史遺留問題」和環保欠帳。

  五十年代蘇聯式的工業化,毛的大躍進、全民煉鋼,九十年代的「趕超發展」,都向重工業、石油化學工業傾斜,鋼鐵、煤炭、石化、火力發電(燃煤發電)、水泥的增長過度(有的甚至產能過剩),就是「歷史遺留問題」。產業結構不合理和粗放型增長模式(高投入、高耗能、高污染、低效益),增加PM2.5和霧霾治理的難度。

  增強環境保護和生態修復,是胡溫新政(2002—2012)的「頂層設計」標誌之一。溫家寶總理主導制訂了一系列相關的行政法規、中長期規劃和政策,如〈國家環境保護「十二五」規劃〉(2011年12月以「國發42號文件」下達各地),提出第十二個五年規劃(2011—2015)的環保政策、目標和量化指標(表3)。

  這份「規劃」,提及「十一五」(2006—2010)減少污染排放的一些成果,也觸及面對「歷史遺留問題」和環境惡化:

  「我國環境狀況總體惡化的趨勢尚未得到根本遏制,環境矛盾凸顯,壓力繼續加大。一些重點流域、海域水污染嚴重,部分區域和城市大氣灰霾現象突出。許多地區主要污染物排放量超過環境容量。農村環境污染加劇,重金屬、化學品、持久性有機污染物以及土壤、地下水等污染顯現。部分地區生態損害嚴重,生態系統功能退化,生態環境比較脆弱。核與輻射安全風險增加。」

  「規劃」中有「實施多種大氣污染物綜合控制」的表述,提及對鋼鐵、火電、化工、建築材料(如水泥)等行業的「重點防控」,在京津冀、長三和珠三開展PM2.5和O3(臭氧)等污染物監測,在2015年時霧霾等「明顯減少」。

  按「規劃」和「大氣10條」,一小部分城市已建PM2.5監測站。2015年的目標是:地級市(如廣東中山、佛山,廣西桂林)以上城市全部建成監測站。京津冀、長三和珠三,在2014年需建立重污染監測系統。


   6.香港治PM2.5 啟步遲規劃弱

  中國大陸對PM2.5和霧霾的治理,還在啟步階段,「頂層設計」在地方的「落地效果」仍是未知數,在相當長時間內,大陸的PM2.5和霧霾對香港天氣、環境的負面影響,仍然會比較大。

  香港自身的環境污染中,水污染和土壤污染輕,大氣污染則偏重。中國大陸上述三個地區的重化工業污染、燃煤污染、秸稈燃燒污染,在香港並不存在(或很輕)。但汽車排放、建築裝修污染(甲醛污染),在大陸製作而有原料污染的家具,對港人的健康和生命威脅在增大。

  香港中西區8:00—19:00的PM2.5濃度,1月10日前後常接近90微克/立方米,與北京2013年的全年平均濃度89.5微克接近,顯得偏高(「國家標準」是35微克)。深夜23:00—24:00,濃度則在40微克以下,折射汽車排放的負面影響減少。

  與大陸相比,香港缺乏應對PM2.5和霧霾的全面系統政策、規劃,連PM2.5監測亦未完善,大氣指標的公布仍落後。

  大陸的一些城市,在2011年開始試測PM2.5,北京市於2013年1月1日全面啟動PM2.5監測站(35個),網絡平台遠強於香港。香港環保署的PM2.5平台,在2013年12月30日才開始,數據和圖片還相當粗糙,與北京市的差距較大。

  對於香港受到周邊地區PM2.5和霧霾的負面影響,港官有意淡化。官方缺乏相關訊息發布,更未普及市民對PM2.5的常識,令許多港人有官方未盡責的遺憾。香港「沉默的多數」宜建立對霧霾的憂患意識,為護衛我們的居住環境理性地發聲。

 
 表1,全球環境競爭力排名
 表2,北京市PM2.5濃度與AQI(2013)
 表3,治理PM2.5規劃指標
 

 

 

 

全球環境競爭力排名
表1


北京市PM2.5濃度
與AQI(2013)
表2


治理PM2.5規劃指標
表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