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ITIES PRESS (HK)
  

 
 
 
  

金字塔頂層 中南海八強

中共十八大與高層權力重組
(1)

丁望

原載:信報月刊    
   2012年10月1日10月號(總427期)
   頁6-12
上網:2012.10.29

  關鍵詞:中共十八大,權力重組、定格量化,傾斜吸納,金字塔頂層,八強
  評介人物:習近平,李克強,李源潮,張德江,俞正聲,王岐山,汪洋,劉延東,張高麗,孟建柱,劉雲山

  中共十八大與十八屆一中全會,是功能不同的兩個層次會議。前者的主要議題,是聽取和審議十七屆中央委員會、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的「報告」,產生十八屆中委會、中紀委;後者則產生政治局及常委會,並通過常委會提出的書記處人選。

  「一黨領導」體制是「高度集權」的,其結構是金字塔型,越近頂層,權力越大、人數越少。中共中央的決策權集中於政治局特別是常委會和總書記,故官方媒體有「頂層設計」的術語。

  本文略析有登金字塔頂優勢的政界紅人,觸及精英評估的制度基礎、秩序文化,在黨政職務預設機制和定格量化之下的「八強」。


  1. 政治精英評估 秩序文化視角

  在「一黨領導」體制下,權力的轉移、接班群的挑選是「規劃型」。

  「規劃」的意涵之一,是從中央到地方的接班群,都由中共中央或地方黨委規劃、運作。在換屆前多年就把一批人列為「培養對象」,並有相應的「職務安排」,例如五十年代出生的習近平(現齡59歲)、李克強(57歲),在2007年10月的十七屆一中全會破格提升為政治局常委。次年,他們又分別獲任國家副主席、國務院常務副總理,確定了接班(接替胡錦濤、溫家寶)的順位。在十七大之前,他們只是普通中央委員,有地方資歷而沒有中央部長、書記處書記或政治局委員的台階。

  「規劃」的意涵之二,是黨政高層職務(政治局及其常委會、書記處成員)、地方黨委一把手等,都是「等額選舉」,實是沒有「選項」的命令型投票,不同於一人一票、體現「投票人意志」的選舉型。中共黨章寫的「黨內民主」仍只是「美麗的口號」 。

  儘管是「規劃型」的權力轉移,但「規劃」的運作,有一些法律、制度的規範。前者包括中共中央主導、人大通過的「國家法律」(如公務員法)、國務院的行政法規(如政府信息公開條例)、執政黨規章(如黨政領導幹部職務任期暫行規定)。

  權力體制的制度規範,則有對年齡、任期的限制,本文稱為年齡邊界(官方稱「離休線」)、任期邊界。還有本文稱為定格量化、黨政職務預設機制的制度約束。

  法律、制度的規範,有的已形成剛性約束,如年齡邊界(副部、部級分別為60歲、65歲,高於部長的高層職務72-73歲),任期邊界(政權高層職務兩屆10年)。有的制度如黨政職務預設機制、定格量化,大致已常態化。當然,也有法律、制度是「軟約束」或「白條化」。

  學術研究範圍內的政治精英評估,不同於小道新聞的「隨意猜想」。精英評估之有可能性,是因為權力轉移有一些法律、制度的基礎。如果沒有制度、模式可循,精英評估的可能性便不存在。此外,前面提及的「規劃型」安排,也使精英評估有脈絡可尋。

  本文對政治精英的評估,是構建於秩序文化的概念上。權力轉移的秩序文化,包括法律、制度的約束,精英優勢形成的差序(精英優勢的強或弱,影響升遷的先後次序)。

  在本人的秩序文化研究體系中,精英優勢包含年齡優勢、學歷優勢、資歷優勢、台階優勢、政績優勢,系統經驗(如地方經驗)優勢、族群(少數民族或女性)代表性優勢、政治血緣(家庭背景、部屬或派系關係)優勢、上層關係優勢;也包括藉資歷、經驗、台階、血緣等優勢構建的順位優勢和替代優勢。其中,年齡、政治血緣、上層關係的優勢,對升遷的影響尤大。

 

1 2 3 4 5 6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