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ITIES PRESS (HK)
  

 
 
 


三月兩會期間 政權高層重組

丁望

原載:信報
   2013.2.28 時事評論版(A19版)
   思維漫步 專欄
上網:2013.4.4

  關鍵詞三月兩會,黨政換屆,高層職務預設機制,定格量化,年齡邊界,任期邊界,國務院,人大

  2月26日至28日,中共十八屆二中全會在北京舉行,討論「國家機構」和政協領導層的建議人選。

  「國家機構」指人大、國務院、國家軍委會和「兩高」(最高法院和最高檢察院);政協則是中共中央主導的統一戰線機構,主要成員為中共和九個政客組織(八個所謂參政黨和工商聯合稱民主黨派)。

  十二屆人大、政協的首次會議,將按照「黨意」完成高層人選的「投票」程序。

  中共十八大和一中全會,與十二屆人大首次會議,是中共黨政換屆高層重組的會議平台。在權力轉移的初始制度中,政權機構與中共中央的重組,有黨政高層職務預設機制、定格量化機制;早就豎立的年齡邊界和任期邊界,已形成剛性約束。

  黨政換屆時 有預設機制

  對於政權高層重組的評估,可沿著上述的制度框架,破譯官方在「3月兩會」前釋放的政治符號,構建新的權力圖像。

  預設機制、定格量化和年齡邊界、任期邊界,不是北京官方術語,而是本欄對制度規範的概括。

  黨政領導層換屆的互動,在於黨政高層職務預設機制。在「3月兩會」換屆重組中,預定出任國家主席、國務院總理、人大委員長、政協主席者,先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

  2012年4月,本人在一間大學的學術研討會宣讀論文〈世代的量化與胡錦濤後的接班群:以解構和歷史的視角分析政治世代和政治菁英〉,論及預設機制,並評估政治人物的精英優勢:習近平、李克強、張德江、俞正聲具入常的資歷優勢、順位優勢等,將分別接任國家主席(接胡錦濤)、總理(接溫家寶)、委員長(接吳邦國)、政協主席(接賈慶林)(請參閱信報月刊2012年10月號拙文,頁11)。

  在2012年11月的十八屆一中全會,這4人獲任政治局常委。在即將舉行的「3月兩會」,他們的預設職務諒無政治懸念。

  人大國務院 有兩個邊界

  評估政權高層重組的制度因素之一,是年齡邊界和任期邊界。前者指高層職務的年限,中共十六大至十八大的「七上八下」規則,確定新一屆入職的年齡臨界點為67歲,退下的年齡邊界為68歲;「七上八下」的剛性約束,形成高層的進入、退出機制。2012年十八大舉行時,臨界點指出生年份為1945年。

  人大、國務院和「兩高」高層,也受中共中央的「七下八下」約束。「3月兩會」與黨代會相隔半年,兩者的年齡邊界自有「量化時差」:2013年政權換屆時,高層職務的年齡臨界點是68歲(1945年出生)。69歲(1944年出生)者則超越年齡邊界。

  任期邊界是指高層職務的任期限制。中共中央主導的八二憲法,在66條、79條等條款規定,國家主席和副主席,委員長和副委員長,總理、副總理和國務委員,最高法院院長和最高檢察長,任職不得超過兩屆,即最長任期10年。

  統戰機構政協不同於政權機構,並無一刀切的任期邊界,年齡則是「量化寬鬆」。

  定格量化下 退出比例高

  「3月兩會」的高層重組,與定格量化機制息息相關。

  定格量化的意涵,是確定領導層的不同規格,並量化其席位。就國家主席、國務院、人大、政協而言,一把手的「定格」是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人大第一副委員長兼黨組副書記(書記由委員長兼)、國家軍委副主席,「定格」為政治局委員。

  在黨政高層職務預設機制和定格量化機制之下,原來擔任上述職務者,如在中共十八屆一中全會未獲政治局常委或委員職務,將在「3月兩會」中退下。例如胡錦濤(71,2013年齡,下同)、吳邦國(72)、溫家寶(71)、賈慶林(73),不是十八屆政治局常委,原來擔任的國家主席、委員長、總理、政協主席,在「3月兩會」完成換屆時終止。

  他們的退下,又與年齡邊界或任期邊界有關。

  除上述4人外,還有一批副總理、副委員長,因屆兩個邊界(或其中一個邊界),將在「3月兩會」後退出政權高層。

  在4個副總理(包括常務副總理)中,主管三農、民政、民族等的回良玉(69)要退下;李克強、張德江將分別升任總理、委員長,王岐山已出任中共中央紀委書記。

  在5個國務委員中,主管國防的梁光烈(73)、主管外交的戴秉國(72)要退位;劉延東、馬凱(政治局委員)諒轉任副總理;孟建柱在中共十八大後接任中共中央政法委書記,或將專職於此機構。

  在13個副委員長中,中共黨籍的王兆國、路甬祥、烏雲其木格、華建敏、陳至立、司馬義•鐵力瓦爾地(6人)將退位。

  原任副委員長的周鐵農、蔣樹聲、桑衛國,在去年12月的「參政黨」換屆改組中,分別不再當民革、民盟、農工民主黨主席(因年齡偏大),九三學社的主席韓啟德,因已任副委員長兩屆10年,將退出人大。

  在定格量化機制下,這些「大黨」的主席有副委員長席位(小黨如台盟、致公黨的主席及大黨的常務副主席,有政協副主席的席位);上述4人不再任「參政黨」主席,失去了當副委員長的「身份代表」。

  在「3月兩會」中,高層幹部退出的比例高:四大班子一把手100%;9個副總理和國務委員留原位的,或退下或換座位;13個副委員長是「退10留3」的格局,退位者佔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