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ITIES PRESS (HK)
  

 
 
 
  

十八大定主調 著墨於科發觀

丁望

原載:信報2012年11月6日
   時事評論版(A20版)
   政經十八大特輯
上網:2012.11.11

  關鍵詞十八大,主調,七二三講話,旗幟,三段論,科學發展觀
  相關人物胡錦濤,溫家寶,馬克思,毛澤東
  引述典籍
  度德而處之,量力而行之,相時而動,無累後人(左傳)。

  中共每屆黨代會召開前,政治局會議或「省部級主要領導幹部專題研討班」開班式,都會釋放政治符號。局外人可透過符號的解碼,詮釋黨代會的主題、今後五年的政策取向。

  7月23日,胡錦濤總書記在上述開班式發表演講(以下稱「七二三講話」),闡述「沿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道路奮勇前進」。

  9月28日和10月22日的政治局會議,對十八大的定位是:「在全面建設小康社會關鍵時期和深化改革開放、加快轉變經濟發展方式攻堅時期召開的一次十分重要的大會。」

  先舉大旗幟 再加三段論

  十八大前,外國的大報、通訊社和各地小道網,熱炒兩條所謂來自中南海的「內幕消息」,一是十八大「去毛化」,只提「社會主義旗幟」;二是修改黨章「去毛化」,並「首次」寫入科學發展觀。

  這是「想當然」,暴露提供「內幕消息」的北京「小道掮客」,連十七大文件和黨章都沒有翻過。

  胡錦濤在十七大的「報告」,闡述十七大的「主題」:「高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旗幟,以鄧小平理論和『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為指導,深入貫徹落實科學發展觀,繼續解放思想,堅持改革開放,推動科學發展,促進社會和諧,為奪取全面建設小康社會新勝利而奮鬥。」

  十七大後,官方關於「指導思想」和理論框架的表述,都固定於「旗幟加三段論」的形式,「三段論」含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和科學發展觀。這種表述方式,常見於中共中央和國務院的文件。

  在五年後的「七二三講話」,胡氏仍重申「旗幟加三段論」,只是三段論之後的用字有些差異。

  強調「旗幟」,而不突出馬列主義、毛思想的表述方式,是胡溫新政的一大標誌。

  表述方式的改變,與官方對歷史(黨史)的分期、評價有關。

  十七大後,官方對改革開放前(1949-1978)與改革開放時期(1979-)的分期清晰化,稱前一期以馬列主義指導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有與中國現實脫節之處;改革開放以來,致力於馬列主義的「中國化」,從中國的「實際情況」出發、「發展」馬列主義,探索「理論創新」。

  這樣的表述,才能「解釋」開放「僱傭勞動」(違背馬克思的剩餘價值論)和私人所有制(私有產權)。

  強調「旗幟」,有淡化馬列主義(原典)和毛思想的效果,但不是去馬化、去毛化。

  「旗幟加三段論」的表述,已流行多年,並非十八大前的「新鮮事」,不能「假想」十八大有「去毛化」的議題。

  科學發展觀 是理論創新

  「七二三講話」聲稱:「堅持以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為指導。」意在解釋「旗幟」,包含馬列主義、毛思想。這是早在2007年寫入黨章的內容。

  不過,胡氏強調解放思想、創新理論。他說:「勇於推進實踐基礎上的理論創新,形成和貫徹了科學發展觀。」

  他對科學發展觀的定位是:「為全面建設小康社會、加快推進社會主義現代化提供了有力的理論指導。」

  這種定位,也關乎黨史分期新觀念:馬克思的暴力革命論,列寧的無產階級專政論,對「指導」中國社會主義革命(暴力革命)起了很大作用;但改革開放時期才提出的「小康社會」目標,其「理論內核」是科學發展觀,必須以科學發展觀,在本世紀中期實現「全面小康社會」。

  胡溫主導確立的科學發展觀,已寫入十七大修改的黨章,稱「以人為本、全面協調發展的科學發展觀,……是我國經濟社會發展的重要指導方針,是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必須堅持和貫徹的重大戰略思想。」(總綱),又把「學習科學發展觀」,列為黨員必須履行的義務(第一章第三條)。

  對於「旗幟」的表述和科學發展觀入黨章,極左僵硬派特別是極端毛派諸多抨擊,說是削弱毛思想。薄熙來在重慶時,挺薄的烏有鄉網、毛澤東旗幟網等,一直圍攻溫家寶(科學發展觀的文件主要擬草人)。
「七二三講話」提到:「深入貫徹落實科學發展觀,……面臨一系列極具挑戰性的矛盾和困難。」

  科學發展觀的著力點之一,是解放思想,推動改革和發展,在改革、發展中尋求社會的穩定。這種理念,不同於極左僵硬派的「穩定壓倒一切」(維穩論)。

  「七二三講話」重申「全面深化經濟體制改革」(未提政改)。又稱:發展社會經濟的「本質要求」,是堅持科學發展。

  改三高三低 可持續發展

  對於科學發展觀的內涵,本欄的解讀是:以科學的視角決策和施政,不能違背科學常識、科學管理的理念,以「長官意志」行事。正視並改變經濟高速增長背後的「三高三低」(資金、人力、資源高投入,能源和材料高消耗、高污染,低效率、低效益、低端產品),轉變經濟發展方式。

  提倡科學發展觀,是要建立量力而行的「機會成本」約束,創造人和環境、社會和諧的可持續發展空間,如《左傳》云:「度德而處之,量力而行之,相時而動,無累後人。」

  十八大將強化科學發展觀的「指導地位」,意味胡錦濤等要延續過去十年的改革,並保持改革理念、既定政策的後續影響力,深化經濟體制的改革(不會有真正政治體制改革的啟動)。

  但是,體制弊端造成的深化改革障礙仍難以消除。地方吏治腐敗、貪污猖獗,許多地方官、國企官和奸商的利益鏈,仍危害環境生態和社會公平。沒有政改和權力的有效制約,難以實現社會和經濟的「科學發展」。